美股的2019会怎样?华尔街11大投行这样说

1评论 2018-12-25 03:40:27 来源:金融界网站 涨停板套利三天赚20%

  金融界美股讯 伴随2018年的大幕即将落下,投资者的注意力越来越多地转向了2019年的预期,而华尔街最顶尖的策略师们现在正在发布他们的看法。

  雅虎财经搜集的资料显示,在当下的牛市正在逐步走近其十周岁生日之际,专家们对未来的看法出现了越来越明显的分歧。比如,最为悲观的预期当中,摩根士丹利的威尔森(Mike Wilson)估计标普500指数2019年实质上只能是原地踏步,最终以2750点的点位结束全年。相反,最为乐观的预期当中,瑞士信贷的高勒布(Jonathan Golub)却相信,市盈率的扩张将把大盘指标推上3350点。

  以下就是华尔街这些最顶尖策略师的看法概要。

  摩根士丹利(标普500指数2019年目标点位2750点,每股盈利预期176美元):当心金融环境趋紧和经济增长减速。

  摩根士丹利首席股票策略师威尔森认为美股明年将继续表现挣扎。他给出的标普500指数2019年目标点位几乎与今年的目标点位毫无差别。

  “2018年当中,由于金融环境紧缩,增长速度见顶,股市上演了一场过山车行情,我们预计,由于企业盈利表现令人失望,以及联储暂停加息,又一波类似的行情将在新一年再度上演。”威尔森写道,“在选股时,估值将成为关键因素。”

  在威尔森观点的核心部分,就是他对盈利衰退即将发生的深度忧虑,他估计,金融环境持续紧缩和经济增长减速的影响迟早要在企业利润当中体现出来。过去两年时间里,在营收增长、利润率扩张和减税政策的推动下,盈利表现持续强势,但是这一切“在明年将难以复制”。

  威尔森此前就已经指出,从2017年12月的峰值到今年10月底,标普500指数基于盈利预期的市盈率下滑了足有18%,而疲软的盈利正是导致美股市场进入所谓“滚动熊市”的重要因素之一。“坏消息在于,在市盈率收缩的同时,2019年的每股盈利预期很可能也会停滞不前,这就意味着我们将迎来一段动荡的旅程,直至所有这些数字全部调整完毕,除非发生重大冲击(积极或者消极的),导致市盈率以超出预期的速度迅速大幅度扩张或者收缩。”

  摩根士丹利的基础预期是,标普500指数2019年目标点位为2750点,最乐观预期3000点,最悲观预期2400点。他们预计标普500指数今年年底时的点位将在2650点至2800点之间。

  “金融环境持续紧缩,经济增长速度减缓,这些必然会影响盈利,进而限制指数的上涨水平。”威尔森写道,“我们预计盈利增长明年将出现明显放缓,不过我们也意识到,在明确的证据出现,盈利预期被修订之前,市场可能暂时越过我们的基础估值和价格预期。”

  美国银行(2900点,170美元):重大变数将带来更剧烈波动。

  美国银行美林首席美股策略师萨布拉玛尼安(Savita Subramanian)估计,美股市场2019年将首先上涨,然后转向下跌。

  美银美林的判断是,标普500指数今年年底将涨至3000点,明年年底跌至2900点。

  萨布拉玛尼安的悲观预期是基于一系列近期让宏观经济前景失色的巨大变数,比如贸易冲突、地缘政治、联邦预算赤字、联储日益紧缩,以及股市波动率的抬头趋势等。此外还有其他一些不祥之兆,比如住宅建筑商行业大约一年前已经见顶——历史角度看来,这个顶部往往出现在股市顶部的两年前,又比如美银预计信贷利差2019年将会扩大,这从历史角度可能来也是一个对包括股票在内的风险资产很不利的因素。

  “现金目前颇具竞争力,而且这竞争力还可能进一步提升。现金当下的收益率已经超过60%的标普500成份股,我们还预计联储2019年底时会将短期利率提升到接近3.5%的水平,大幅度超过标普500指数1.9%的股息收益率。”萨布拉玛尼安解释道,“我们预计,股市明年将会见顶,但是看空的头寸和疲软的情绪意味着上涨可能的存在,若是贸易风险退散,局面就尤其理想,因此我们目前还是建设性的态度。”

  Jefferies(2900点,173美元):周期只是“走向成熟,而非结束”。

  “Jefferies认为,2019年不会发生经济衰退,但是伴随盈利增长速度减缓,迫使股票和债券的相对估值做出调整,收益率曲线可能接近反转。Jefferies的达比(Sean Darby)指出,“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正常化进程之下,资本追逐品质的竞争会变得更加激烈。同时,信贷利差的扩大意味着股市的波动将愈演愈烈,那些处于净现金部位,自由现金流收益率更高的企业将受到青睐。我们的2019年策略反映的是一个走向成熟,而非结束的周期。”

  “一方面,每股盈利基数效应显然并不理想(2019年预计增长8.7%,而2018年是20.9%),真实利率开始变成正数,还有强势美元看上去也将扮演顶头风的角色,但是另外一方面,富有弹性的定价权、稳定的利润率和不断改进的杜邦比率则将为股价提供可靠的支持。”

  高盛(3000点,173美元):做好防御工作。

  在2019年即将到来之际,高盛首席股票策略师柯斯汀(David Kostin)给予投资者的最主要建议就是——开始转向防御。

  “我们的2019年预期概括起来就是,美股将会走高,但是建议大家削减股票在整体配置当中的比重,并且转向高品质企业。”柯斯汀解释说,所谓“高品质”企业,就所指那些资产负债表强势、营收增长稳健、息税前利润波动低、股权回报率高、调降财测次数少的企业。

  柯斯汀预计标普500指数2019年将只有适度的一位数绝对回报率,即7%,而根据风险调整后将只有0.5%,还不到1.1%的历史长期水平的一半。于是乎,“多年以来,现金将第一次成为一种具有与股票正面竞争能力的资产”。

  高盛对2019年有三种主要预期。最基本的一种,他们的分析师估计有50%的可能性成为现实,即标普500指数从2018年底的2850点上涨5%,至3000点。可能性第二大的为悲观预期,有30%概率兑现,即标普500指数在对2020年发生衰退的恐惧情绪中跌至2500点。最后一种是可能性20%的乐观预期,即标普500指数明年年底收于3400点。

  巴克莱(3000点,176美元):经济增长速度将回归长期趋势。

  巴克莱分析师德什潘德(Maneesh Deshpande)相信,在2018年大放光彩之后,经济和企业盈利的增长速度2019年将重归之前的趋势。

  “2018年的强势经济/盈利增长是一系列因素的产物,包括财政刺激、经济走出2016年迷你工业衰退的反弹,以及企业抢在关税征收前备货的贸易等。这些显然都是一次性的因素,伴随其影响消退,我们预计明年的增长只能重新回到后信贷危机时代的长期水平。”

  尽管各种宏观经济指标尚未发出2019年将发生衰退的信号,“景气循环型股票遭到了抛售,已经说明了大家对增长的担心”。德什潘德在研究报告当中指出,“关税和工资膨胀给利润率带来的压力更是关心的焦点所在。我们估计,哪怕联储加息100个基点,给企业利息支出造成的直接影响也不过只有0.5%。资本支出并没有增长,企业从海外取回国内的现金当下主要是用来偿还债务,以及通过股票回购回馈给股东了。”

  德什潘德表示,在近期的抛售之后,美股市盈率已经降低到了201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在估值走低的情况下,哪怕盈利增长相对强势,标普500指数的价格回报率依然黯然失色。包括能源、原材料电信服务和金融在内,诸多板块都由于2019年增长预期的减缓而发生了估值收缩。

  “今年早些时候的抛售之下,市盈率都被重新调整而走低,只能在较为狭窄的区间波动,在这种情况下,价格低上涨更多就只能依赖于盈利了。10月当中的抛售意味着估值走低的第二只靴子终于落下了。”德什潘德写道,“向着公平值收缩的速度较之历史平均水平要高得多,因此,没有理由再指望出现怎样的反弹。事实上,鉴于当前的市盈率依然高于公平值,长期角度看来,继续收缩几乎是必然的。”

  花旗(3100点,172.50美元):看空情绪为看涨结果奠定基础。

  尽管发生了近期的严重抛售,但是花旗分析师们对美股的后市依然非常乐观。该公司的情绪指标显示,“标普500指数在未来一年时间之内上涨的可能性接近90%”。

  “上个月当中,标普500指数溃退7%,信息技术和通信服务板块至今依然处于持续的压力之下,非必需消费品类股就更加不必提了,这时候,我们的客户虽然还没有陷入恐慌,但感觉已经相当不适了。”花旗首席投资策略师列夫科维奇(Tobias Levkovich)在研究报告当中写道,“好消息在于,2019年每股盈利增长速度的普遍预期已经从9月间很不现实的12%下滑到了目前的9%,或许还会进一步降低到6%,这也就为企业未来达成乃至超越预期埋下了伏笔。”

  列夫科维奇还补充说,价值型股票将开始取代成长型股票而成为主角,第四季度科技股票的迅猛下跌更加剧了这一趋势。

  “鉴于那时的市场情绪,以及我们为标普500指数设定的2800点年底目标点位,我们9月间对指数的担心要比现在严重得多。”他补充道,“现在,股价正在根据新的,较低的2019年盈利预期进行了调整,价值型/成长型股票之间的相对关系也变得正常一点了。”

  JP摩根大通(3100点,178美元):指向上涨的痛苦交易。

  “我们预计,在关税和联储相关危机逐渐消散,盈利增长令人鼓舞,估值富有吸引力,企业回购减少股票供应总量,而且投资者的头寸已经很低的情况下,我们预计股市将在痛苦交易当中走高。”

  “根据我们对美国中国贸易前景的可能性分析(55%达成协议,35%停火,10%关税升级),我们将标普500指数2019年度目标点位定为3100点,每股盈利预期设定在178美元。在未来十二个月时间当中,我们预计,伴随波动情况逐渐趋向正常,通过股票回购(约8000亿美元)、部分股息收益在投资(约2500亿美元),以及可任意支配对冲基金和系统性资金流(若股票比重为50%左右则大约5000亿美元)等,将产生超过1.5万亿美元的美国股票需求。”

  蒙特利尔银行(3150点,174美元):使用更长期的眼光。

  蒙特利尔银行资本市场首席投资策略师贝尔斯基(Brian Belski)相信,在依然强势的经济增长和企业资产负债表支撑下,在风险溢价逐步压缩的情况下,美股在2019年还是会一点点走高的。

  他们的基础预期是,标普500指数将从2018年底的2950点攀升到2019年底的3150点。这样的判断很大程度上都依赖于一个重要前题,即哪怕有利率上涨、关税威胁等不利因素,在经济增长动能持续提升,通货膨胀依然可控的情况下,企业的高利润率还能够持续下去。

  蒙特利尔银行的预期中,最理想的情况下,标普500指数可以涨至3400点,要达成这一目标,需要企业再投资出现令人惊喜的上扬,经济增长也必须加速到超过预期的水平。与此同时,在他们的最糟糕预期下,标普500指数则将滑落到2500点,这一目标兑现的条件是关税大幅度打压企业利润率,股票市盈率则因为对衰退即将到来的恐惧而严重收缩。

  “确实有一些风暴正在酝酿之中。波动率显然已经回归,债券的真实回报率已经连续几年为负数。此外,企业盈利想要继续保持2018年呈现出的那种增长动力也非常勉强,而且还有许多投资者担心联储可能会在2019年犯下政策错误。”贝尔斯基在报告当中写道,“不过,我们相信,这些悲观的看法是过度专注于那些绝对数字,而缺乏长期眼光的。我们必须明白,股票所处的环境还是很理想的——接近两位数的盈利增长速度,依然很低的利率水平,2.5%到3%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速度,以及股息的增长。”

  瑞银(3200点,175美元):难过的2018年会让2019年轻松起来。

  尽管由于更高的利率、关税和经济增长减速等方面的风险,标普500指数遭遇大跌,但是今年的疲软表现恰恰为明年更好的回报率奠定了基础,这是瑞银首席策略师帕克(Keith Parker)的判断。

  帕克在研究报告当中指出,标普500指数的市盈率在2018年收缩了2以上,而在历史上,在收缩幅度超过1的情况下,标普500指数接下来一年的平均回报率大约为16%。此外,在标普500指数市盈率大幅度重新调整之后,不同的板块和类股回报预计也将扭转今年的颓势,意味着“在我们即将走进2019年时,投资者应该去考虑买入一些表现落后的股票”。企业盈利的不利因素包括更高的劳动力成本、美元的强势,以及增长的减速等,但与此同时,股票回购将持续扮演有利因素的角色。

  瑞银的基础判断是,标普500指数将从2018年底的2875点涨至2019年底的3200点。

  德意志银行(3250点,175美元):“重归之前的峰值”需要一定时间。

  德银分析师查达(Binky Chadha)强调,美国股市是在今年的“大规模重新评估”后走向2019年的。

  今年,盈利增长速度达到了当前周期里最强势的25%,而市盈率则在重估中被“严格”压缩了17%。

  “大盘点市盈率目前处于近五年来的低点,只有前两次经济增长前景遭受重大惊吓时,才会收缩到这样的水平,当时,从板块的视角观察,市盈率的收缩主要集中在景气循环股票当中。”查达指出,“在2018年大重估之后……增长速度大幅度减缓,以及衰退很可能发生的前景已经被股价予以消化了。”

  查达预计盈利的名义增长速度2019年将减缓至7%,而标普500指数每股盈利则将为175美元。

  这种减速将是一系列因素的结果。比如,到了2018年底,企业税削减就变成了一年前的事情,而今年上半年的盈利表现其实从那当中获益不少。此外,原油价格的下跌也会影响能源行业的盈利,“那些在2018年其实就对标普500指数每股盈利增长造成了压力的因素,到2019年,其影响就将变得明显起来”。贸易加权美元的强势和全球增长速度的减缓也会对盈利造成压力。

  在经历了2018年的过山车行情后,“市场要重归之前的峰值需要一定的时间”。查达指出,股市遭到波动率冲击之后的复原都需要一点时间,而“在这周期当中一直是股票需求唯一持续来源”的回购将再度成为“首要驱动力”。不过,走高的过程只能是逐渐的。

  “市场需要担心的事情,清单及很长了,在有清楚的迹象显示增长正在稳定下来之前,对于盈利见顶的担心都不大可能消散。”

  瑞士信贷(3350点,174美元):押注市盈率扩张。

  (注:高勒布已经于12月18日将最新目标点位调降至2925点。)

  瑞信的高勒布对2019年还是颇为看好的。他的目标点位为3350点,意味着他9月发布这一预期后的十六个月时间里,指数的潜在年化涨幅为大约11.4%。

  高勒布解释说,推动这上涨的主要因素将不是企业盈利的增长,而是市盈率的扩张。他预计每股盈利增长速度2019年将从2018年的23%降至7.7%,“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减税影响的消退”。其他的风险还包括收益率曲线可能的反转,以及联储的持续紧缩等。

  “尽管存在着这些明确的风险,我们依然相信可靠的经济增长和每股盈利增长,以及衰退风险依然低迷的前景,这些足以支撑市场继续上行。”

  来源为金融界美股频道的作品,均为版权作品,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转载,否则视为侵权!

关键词阅读:2019年 美股 投行

责任编辑:Robot RF13015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今日热门观点
资金流向马上开户

资金查询:

证券名称最新价格涨跌幅净流入金额(万)
任子行9.1310.00%53347.86
九鼎新材26.439.99%52031.50
顺网科技20.919.99%51860.53
中国软件71.775.68%43844.38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
    研报评级

    资金查询:

    更多>>
    股票简称投资评级最新价目标价
    徐工机械买入4.09--
    格力电器买入38.95--
    上汽集团买入29.15--
    伊利股份买入24.20--
    实时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