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药价下降将推动再生元等药企股价上涨

1评论 2017-04-22 02:11:11 来源:金融界网站 三类股即将走高(附股)

  导读:《巴伦周刊》新一期封面文章称,美国药价飙升势头得到遏制的苗头正在出现,这种情况下再生元、Vertex等较少依赖药价上涨、更多依赖患者数量的生物科技药企股价将上涨。

  社交媒体上对药品定价不合理的声讨正偃旗息鼓。2015年9月,美国总统候选人希拉里连忙声称要拿哄抬特殊药物价格的行为开刀——影射业内害人精施克莱里(Martin Shkreli),他执掌的图灵制药公司(Turing Pharmaceuticals)刚刚在一款有几十年历史、对部分艾滋病人至关重要的药物上让市场陷于被动,前一天晚上将药物价格从每粒13.50美元提高至750美元。

  虽然希拉里发出的威胁有限,距离总统大选还有一年多,但Factset生物科技股指数一周大跌17%。与之形成对比的是,3月初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发文称,将实行增强药品竞争的广泛计划:“美国人的药价将下降!”一周后生物科技股微涨1%。

  为什么这一次的结果大相径庭?也许投资者认为特朗普和共和党人太亲商,不会推出使药品行业利润大降的政策。或者也许是因为,药价飙升这么多年之后,投资者认为改革太困难、药品行业游说者势力太强大。

  投资者应该再想想。将减缓未来几年药价增速的变化已在进行。其中一些变化属于市场性变化,无需政治家采取行动。其他一些变革只需进行政策微调,不用彻底改弦更张。投资者直到最近在一系列大涨的股票中获利不菲,比如艾伯维(AbbVie)、安进(安进)和Biogen。不过现在要警惕它们。反过来要青睐那些收入主要靠推出新药、患者群体增长的公司,比如再生元(Regeneron Pharmaceuticals)和Vertex Pharmaceuticals。

  据药事给付管理公司(PBM)Express Scripts Holding,自2008年以来,使用最普遍的品牌处方药价格增长了208%,相比之下消费者价格同期只上涨了14%。这一时期仿制药价格大跌,但对药价压力的减轻有限:虽然专利药只占美国开具处方药的10%,但占药品总开支的72%。艾伯维的风湿性关节炎药物修美乐(Humira)是全世界最畅销的药物,去年销售额达160亿美元,这是合成生物药品价格如何一骑绝尘的典例。与传统化学合成药品不同,合成生物药品由生物体制成。

  修美乐以针剂形式出售,其价格从2008年一针接近700美元上涨至如今的2200美元。该药品的主要专利于去年到期,但在今年1月,艾伯维宣布该药提价8%——同一天,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部长提名人普莱斯(Tom Price)回应国会对药价大涨的质疑。

  药品规划部门和其他药价支付方谈判药价折扣。即便如此,美国修美乐折后价也是加拿大和法国的两倍多。

  开发新药,尤其是生物药品开发成本高昂,为了激励行业创新,有必要实行高药价。不过据《美国医学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去年发表的一篇分析报告,不存在多少研发成本与药价相关的迹象,美国处方药的定价主要是看市场的承受能力。

  市场将承受很多东西。促使药价下降的两大关键力量是制药商之间的竞争和药价支付方的谈判力量。2010年至2012年,数量异常之多的品牌药失去专利保护,药价增长相对温和。理论上生物科技药品竞争更激烈。到2020年,七款大卖药物专利将到期。

  比如,艾伯维去年只失去了修美乐合成物质专利。该药还有70多种其他专利:20几种制造专利、10几种剂型专利,以及几十种适应症、疗法等专利。在向投资者介绍情况时,艾伯维声称至少2022年前能避开竞争。艾伯维起诉安进侵犯专利,阻止后者推出一款生物仿制药。

  尚不清楚吵吵嚷嚷的安进如何抗议,该公司本身也在跳“专利交谊舞”保护2015年失去主要专利的关节炎药物Enbrel。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前述《美国医学会杂志》报告作者之一Jerry Avorn称,有关公司更加厚颜无耻、咄咄逼人,不仅追求实现这些战略,而且对此自吹自擂。

  Federated Investors投资组合经理Martin Jarzebowski表示,仅仅专利到期不会使药价下降的第二个原因是,生物制药很困难,只有少数公司具有相应规模和专门技术。与传统仿制药相比,生物仿制药开发、制造、营销成本更大。而且由于生物仿制药类似品牌药而非品牌药的精确复制,公司必须让医生相信,其生物仿制药与原研药效果一模一样。摩根士丹利最近在一篇生物仿制药竞争分析报告中预计,生物仿制药市场的利润将不及华尔街预期。

  药价压力的其它来源——支付方的谈判力量——在美国不如在其它国家大。其它实行全民医保制度的国家任命专家委员会谈判药价,根据药品效果做出接受或否决药品的决定。美国有很多药价支付方,其中包括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和医疗补助(Medicaid)机构、私营医保公司和Express Scripts、CVS Health (CVS、UnitedHealth Group之类的PBM。联邦医疗保险开支占药品总开支的29%,但法律规定该系统机构不得谈判D类药药价,且医保必须涵盖大多数药品——这是对担心政府越位的议员做出的让步。与此同时PBM利用其采购权力获得药价折扣,不过这些公司有时也通过将某类药品纳入药品目录而从制药公司得到折扣,从而造成利益冲突。

  据报道,特朗普支持联邦医疗保险机构进行药价谈判,这有可能使得特朗普与国会共和党人不和,通过相关法案困难。幸运的是,存在控制药价增长的较简单途径,其中部分途径业内已在实行。

  对于哪些药品价格合理做出更有效的评价是控制药价的一个良好起点。多年来《消费者报告》(Consumer Reports)在这方面发表了直白的意见,比如说哪些治疗哮喘的吸入型类固醇药物性价比最高。对于更复杂的药物,可由美国临床与经济评估研究所(Institute for Clinical and Economic Review,ICER)评估。ICER的医生和研究人员对临床数据进行研究,撰写包括合成生物制药在内的药品比较研究报告。俗话说健康无价,但ICER是利用名为生活质量调整年(QALY)的标准化指标衡量药品价值。QALY=1表示完全健康生活一年。

  比如,ICER最近一篇关于风湿性关节炎免疫调节药物的报告称,发现了一类比旧药更有效的药物,不过其定价也过高。用QALY衡量,修美乐价格最高,为每QALY 23万美元,强生的Remicade为每QALY 20万美元,罗氏公司的Actemra约为每QALY 16.9万美元。该报告得出结论,修美乐药价需下降50%-69%才合理。

  ICER的资金由非营利组织提供,影响力日益增长。去年联邦医疗保险主管部门宣布试行对B类药的不同支付方式时援引ICER的报告,称之为该部门正在探索的药品合理定价方式的一个例子。B类药是医生诊室或医院门诊部开具的药品,如某些癌症药物。纽约州与ICER进行了相关探讨,后来州长库默(Andrew Cuomo)在今年1月宣布一项提议,设立一个药品利用评估委员会评估高价药的公平价格。2015年ICER公布对赛诺菲、再生元和安进共同制造的遗传性高胆固醇新药PCSK9抑制剂价格质疑报告,PBM便不太愿意买单。

  随着如今出现安进将其药物与现有药物做比较试验的新证据,ICER称将重审对它的分析。与此同时再生元CEO施雷弗(Len Schleifer)与ICER接触探讨过敏性皮肤炎新药Dupixent的公平价格。再生元最终将该药物价格定在ICER建议的公平价格区间低端,大大低于那些过敏性皮肤炎非适应症处方药价格,其中包括修美乐(关节炎和皮肤瘙痒都属于炎症)。

  ICER创始人皮尔森(Steven Pearson)表示,再生元的事例充分说明了部分制药公司正在承认形势发生了变化。再生元未提高最畅销药Eylea的售价,Eylea是2011年批准的湿性老年性黄斑变性眼疾用药。施雷弗多年批评行业现状。他上周对本刊谈到药价大涨时表示,有些人对此视而不见,宪法规定专利保护时间有限。

  尽管如此,Dupixent的定价标志着对老办法的偏离。施雷弗称,过去的定价模式是做出决定,然后再说明理由;Dupixent的定价则是我们决定向支付方、PBM和ICER之类的组织商谈,拿出一个大家认为合理的价格。

  患者也需要更多相互竞争的药品。今年1月,独立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提出允许药品经销商和药店进口价格较低药品的法案,差一点在参议院通过——获得12位共和党参议员赞成票,这是传统战线正在转移的一个迹象。另一种观点是严厉阻止药品初期专利,以中止“专利交谊舞”(patent dance)现象。

  Janney Montgomery Scott药品市场分析师Debjit Chattopadhyay认为,这种办法近期也许不会实行,但它是一个力所能及的目标,全面医疗改革要困难得多。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必须解决积压的仿制药申请,同时与欧洲等其它控制严格的药品市场签订互惠协议。欧洲市场的生物仿制药推出比美国快得多。监管部门也可扩大药品类别,允许利用疗效类似但不一定完全类似的药品替代。

  无论由议员、雇主还是工会推动,PBM必须提高透明度。凭借充足的可替代药品和更充分的药价相关信息,PBM和医保计划方将有能力签订更多有利合同,投行Leerink Partners分析师博格斯(Geoffrey Porges)认为这是显著控制药价的关键办法之一。Porges表示,必须让他们能够说“这两种药是相同的,这种药踢出去,那种药留下”。比如关节炎C类药的价格已显著下降,从每患者9万美元降至不到4万美元。这方面可以看看Gilead Sciences的例子,该公司利润大部分由一款关节炎C类药物贡献,其股价在过去一年累计下跌了三分之一。

  Gilead Sciences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药价增速放缓有可能施压医药类股。自去年10月以来,处方药价格已微降。生物科技和传统制药业公司利润预期不断下调。如果价格增速广泛下降,迅速提价的公司或难以跟上华尔街的预期。博格斯的研究曾指出,艾伯维、安进、Biogen及辉瑞等传统制药公司药价增速相对激进。

  再生元则是另一种景象,虽然该公司过去没怎么提过价,但预计未来几年每股收益将以两位数百分比增长。其皮炎新药Dupixent有可能获得治疗过敏反应的多种疾病(其中包括哮喘)的审批。再生元目前市盈率为28倍。

  Vertex是生物科技公司通过赢得患者且药价不过高而迅速上涨的又一例子。由于囊胞性纤维症二联药试验获得积极结果,有可能通过审批,该公司股价今年以来累计大涨逾50%。

  该二联药较Vertex囊胞性纤维症现用药Orkambi疗效略显著,能显著减少气短副作用的发生。Vertex还试验了一款三联药,预计相关数据今年晚些时候公布,有可能使得该公司在囊胞性纤维症药品方面取得更大进展。Vertex今年经股票报酬调整后预期每股收益只有1.59美元,不过分析师预计五年内每股收益可超过7美元,对追求成长型股票的投资者来说该股价格合理。

  不过更一般而言,很难物色到患者数量迅速增长、不太依赖药价大涨的核心药品公司,这是一个问题。过去因该行业利润显著增长而垂青的投资者也许需要减少敞口。

  哮喘雾化药物舒喘宁(Albuterol)40多年前首次由葛兰素史克推出,当时名为喘乐宁(Ventolin)。CanadaPharmacy.com最近列出一款舒喘宁仿制药,200剂售价21美元。在美国没有舒喘宁仿制药,只有喘乐宁、ProAir之类药品。美国药品比价网站GoodRX.com最近列出的200剂ProAir雾化药售价67美元-80美元。

  为何价格差距这么大?在美国,FDA从2009年起禁用把氯氟烃用作抛射剂的雾化剂。最初哮喘雾化剂免受逐步弃用氯氟烃(破坏臭氧层)广泛计划的影响,因为这类药品是重要的哮喘药,且氯氟烃释放不多。

  制药公司从中嗅到新专利的机会,据报道已成功游说FDA废除哮喘雾化剂豁免政策。如今美国使用氢氟烷作为抛射剂。制药巨头的环保担忧产生回报。预计喘乐宁今年将为葛兰素史克带来8.28亿英镑(约合10亿美元)收入,较2016年增长5%。

  另一款哮喘药舒利迭(ADVAIR)内含类固醇和支气管扩张剂,被用于日常哮喘预防。该药主要专利于2010年到期,盘状吸入器Diskus专利今年到期。据GoodRX.com,可供一个月使用的最小剂量舒利迭Diskus售价为350多美元。Mylan有一款舒利迭仿制药准备推出,但不太清楚该药何时被批准销售。仿制药企业必须首先证明其吸入器吸入剂量精确。

  一年前研究人员在期刊《临床药理与治疗学》(Clinical Pharmacology &;Therapeutics)发表一项研究文章,称舒利迭各批次吸入剂量不同。这造成了一个问题,即在甚至舒利迭本身的生物等效性尚不清楚的情况下仿制药企业如何证明其吸入设备的生物等效性。

关键词阅读:药价 下降 推动 再生元

责任编辑:史文瑞 RF13549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更多>> 以下为您的最近访问股
资金流向马上开户

资金查询:

证券名称最新价格涨跌幅净流入金额(万)
中国联通9.049.98%231949.70
中国平安55.204.09%156800.69
华友钴业70.3110.00%123043.08
江粉磁材9.819.98%75791.34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
    研报评级

    资金查询:

    更多>>
    股票简称投资评级最新价目标价
    洛阳钼业买入6.678.40
    鱼跃医疗买入20.65--
    同花顺买入56.73--
    海螺水泥买入2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