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伦周刊》: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需要伟大的重建

1评论 2016-12-14 01:58:51 来源:金融界股票 300494还有几个涨停板?

  导读:《巴伦周刊》最新一期封面文章认为,特朗普上任后应推行为期10年、投资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其中相当部分资金由各州各市发行美国建设债券筹集。

  在这场记忆中最分裂的总统大选中,也许只有一样是每一位美国人都赞同的:整个美国正在分裂。

  实际上美国绝大多数桥梁老化,运输系统无法处理越来越多的客流量,坑坑洼洼的公路让车辆爆胎、交通阻塞,造成损害生产率的延误。正如副总统拜登对纽约破败的拉瓜迪亚机场的评价,说美国机场像“第三世界”机场已是老生常谈,即便绝大多数新兴国家的设施也令美国陈旧、不便的机场自愧弗如。因此,候任总统特朗普及其竞选对手希拉里的竞选纲领都包含大笔基础设施建设开支。如果我们对此取得一致意见,那么是什么在妨碍美国大兴土木?如果基础设施建设如此容易,那么它早已大功告成了。

  首先,这是项目规划和批准的任务。记得属于奥巴马政府经济刺激计划而本应完成的所有“准备就绪”(shovel ready)工作吗?8000亿美元刺激计划的基础设施开支只有极少数完成。

  然后是新项目钱从何来的问题。特朗普竞选时设想今后10年投资1万亿美元,但他的过渡工作网站表示将投资5500亿美元,以便确保商品和人员运输更快捷、更安全。

  然而经历了两场战争和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之后,联邦债务已飙升至将近19万亿美元,美国为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的灵活性大大缩小。

  这并不意味着不应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建设成本也许高得惊人,但考虑到生产率和某些情况下生命的代价,长期而言未能对所需基础设施投资造成的成本更高昂。

  此外,我们具有利用历史性低利率进行基础设施低成本投资的独特机会,其中包括发行100年期债券的可能性。正如最近几周国债收益率攀升所示,这一机会并非永远存在。

  增加联邦债务是强烈反对赤字的财政鹰派的主要症结。不过除了发行国债,还有其它方式为基础设施建设融资。特朗普的两位重要顾问、商务部长候选人罗斯(Wilbur Ross)和经济学家纳瓦罗(Peter Navarro)提出一个完全自筹经费的方案,利用多达1370亿美元的抵税为项目融资1万亿美元。希拉里也提出过建立所谓的基础设施银行,特朗普财务部长候选人姆努奇恩(Steven Mnuchin)对此表示支持。

  本刊为这些急需的基础设施项目提出另外一个筹资选择:再发行“美国建设债券”(Build America Bond),即发行联邦补贴以取代绝大多数市政债券免税地位的应税市政债券。“美国建设债券”是奥巴马政府2009年《美国复苏与再投资法案》(American Recovery and Reinvestment Act)的内容,但该计划在2010年底到期后未展期。

  “美国建设债券”不会直接增加联邦政府债务负担,是相较传统市政债券更有效的急需基础设施项目融资办法。而且与庞大的基础设施开支计划不同,“美国建设债券”可加入税收改革法案,而税改已成为即将上任的特朗普政府当务之急。然后各州、各市和公共部门便能自行规划道路、桥梁、水道等基础设施项目方案。

  曾经所谓的公共项目并不总是受到冷遇。从修建伊利运河到公共电力项目再到国家公路和桥梁,这些项目已成为美国市场经济不可分割的部分。虽然它们被认为是民主党和“新政”的产物,但共和党总统的名字也与一些项目有关,比如胡佛水坝(Hoover Dam)、艾森豪威尔洲际高速公路(Eisenhower Interstate Highway System)。

  也许公众对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的感觉被摩斯(Robert Moses)的遗产所破坏,这位建筑规划师从20世纪20年代至60年代一直在规划建设纽约都市区。虽然摩斯没有担任民选官职,但他能够在纽约市内及纽约周边建设大量公路、桥梁和娱乐休闲区。但摩斯不注重公共交通,批评者认为他为了实现自己的宏伟建设计划破坏了整个地区。

  摩斯的遗产无论好坏都留存至今。然而对于这座城市的破败状况。多年来的疏于建设在20世纪70年代纽约市财政危机中表露无余,当时West Side高速公路的一段高架路轰然崩塌。

  虽然其它地区的问题没有这么严重,但这个问题是全国性的。据被广泛引用的美国土木项目师协会(American Society of Civil Engineers)2013年研究报告,美国的公路、桥梁、水系、学校和交通系统的评分只有D+。大约8.5万座桥梁被称为“功能性陈旧”,1.4万座水坝“高危”。

  这是本世纪公共投资占GDP比例下降的结果。资金短缺在地面交通建设方面尤其严重。

  尽管如此,仍有人反对利用政府资金将基础设施提高到正常状态。反对者担心出现“绝路桥”之类的政治分肥项目。在“失去的20年中”,日本投资数万亿日元建设耀眼的新项目,但在经济增长方面没产生多少贡献。Wolfe Research首席投资策略师Chris Senyek估计,奥巴马经济刺激计划诞生的“准备动工”项目不到500亿美元。

  在美国,曾经只需一两年便可完成的项目如今需要二三十年。纽约人对故事背景设在20世纪60年代的《广告狂人》(Mad Men)的一个桥段将会心一笑,即第二大道地铁不久将开通。该地铁延误多年,预计将于年底前开通。相比之下,纽约最初的地铁系统不到五年便在20世纪初竣工。

  华府观察家、Horizon Investments首席策略师威利亚(Greg Valliere)表示,很多已准备就绪的项目在联邦官僚机构卡壳。而且考虑到共和党反感新的大型联邦开支计划,他们似乎对基础设施投资不太感冒。

  但不进行基础设施建设的成本甚至更大。研究美国政府总债务负担的杰出专家之一、经济学家科特里科夫(Laurence Kotlikoff)估计,所有联邦债务——国债债务加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障无着落的成本——总计199万亿美元,是通常衡量的联邦债务的11倍。

  科特里科夫今年作为备选候选人参选今年美国总统,以避免本世纪发生这样的财政灾难为竞选纲领。然而他也批评基础设施投资不充分是对公共安全的威胁,同时也是经济的负担。

  “很多成本以我们不能立刻认识到的形式发生,” 科特里科夫的竞选纲领如是说。“我这里说的是时间成本,无论是浪费在拥堵、在慢腾腾的火车中等候、等待飞机从拥挤的机场起飞。时间就是金钱,如果我们因为落后的基础设施而浪费时间,我们的生活水平也将因此下降。”

  财政鹰派表示,基础设施投资应在不用印钱或借款的情况下完成。其他经济学家认为,基础设施建设可以自筹经费,或者产生的经济回报使得借款建设是值得的。

  经济学家Daan Struyven在最近一篇报告中估计,基础设施开支的短期乘数效应为1.4倍,超过其它形式的政府开支(1.2倍)、高收入者减税(0.4倍)和企业减税(0.2倍)的乘数效应。

  至于开支应用到何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布兰查德(Olivier Blanchard)表示,维护年久失修的现有基础设施也许不如全新的项目耀眼、在政治上缺乏吸引力,但却是政府有可能取得最大效果的地方。与那些通过公共-私人合作提供融资的项目相比,维护和有用的公共项目可能还有更高的社会回报,但财务回报较低。

  美国银行信用研究部前主管高曼(David P. Goldman)认为,社会回报之一是让1/6的成年失业美国人在其技能尚未荒废前回去工作。高曼在英国杂志Standpoint撰文称,维修老化的基础设施是基本的经济要求,但这也使得很多非熟练工能够在长期赋闲之后重返劳动力队伍。与资本存量恶化相比,对美国长期经济前景威胁更大的是其就业年龄人群相当部分比例处于长期失业状态。

  和修复公路、桥梁、公共交通、水道同样迫切的是如何筹资的问题。摩根士丹利亚洲区前主席罗奇(Stephen S. Roach)表示,税收政策中心(Tax Policy Center)等机构的分析显示,特朗普的计划预计将在今后10年使联邦赤字占GDP之比提高到7%。罗奇驳斥特朗普顾问罗斯和纳瓦罗的供给面“创造性会计手法”论点,即急剧缩小贸易赤字将带来GDP和收入的激增。

  的确,无论左派还是右派都有人认为值得在利率处于历史最低水平之际借款。特朗普的首席战略专家班农(Steve Bannon)赞同前财长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的观点,最近接受Hollywood Reporter采访时表示:“保守派会发狂。我是那个将推进万亿美元规模基础设施建设计划的人。负利率全球盛行,现在是重建一切的良机。”

  据高盛估计,基础设施投资产生的回报将超过任何其它财政措施。回报在于如果破旧基础设施造成的不便减少,经济的生产率将提高。毕竟难以想象特斯拉无人驾驶汽车将如何应对城市道路上常见的坑坑洼洼。

  威利亚认为,纽约参议员舒默(Chuck Schumer)领导下的民主党对基础设施投资将比共和党尤其是财政鹰派更热衷。推动私营企业承担1万亿美元基础设施投资的1370亿美元罗斯-纳瓦罗减税计划或将通过这些项目的工人和公司纳税而得到弥补。听起来不错,但那些资金自筹的公私合作项目也许不会修补货物运输所需的桥梁或水道。

  这些领域是传统公共部门融资的用武之地,可以说更适合于州、市和公共机构。不过它们的传统融资模式——免税市政债券——并非规模达1万亿美元项目的理想融资方式。原因很简单,免税债券只对纳税的投资者(比如那些有应纳税账户的富裕美国人)有吸引力,但对那些不纳税的投资者(比如退休账户或养老金方案所有人)或非美国投资者无吸引力。

  这方面美国建设债券可发挥作用。联邦政府支付35%的美国建设债券利息,而非像对普通市政债券那样进行隐秘的补贴。于是与免税市政债券相比,直接联邦补贴弥补了美国建设债券较高的收益率。其实财政部的一项研究发现,30年期美国建设债券较传统免税市政债券节省了发行人平均0.84个百分点利息。恢复美国建设债券发行应同时减少联邦补贴,这对州和地方政府发行人仍有吸引力。

  同样重要的是,美国建设债券不会像财政部借款那样增加不断攀升的联邦债务。州和地方可选择债券融资基础设施项目,由通行费之类的收入或由州和地方政府议会而非华盛顿批准的征税偿还。

  要让美国再次伟大,必须修补破旧的基础设施,其成本无疑十分高昂。如上所述,联邦政府也许将不得不承担其中部分负担,并通过减税支持私人项目。但美国建设债券可推动美国重建,同时又不会加大已经过重的联邦债务。

关键词阅读:特朗普 私人项目 美国 总统 建设债券

责任编辑:史文瑞 RF13549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资金流向马上开户

资金查询:

证券名称最新价格涨跌幅净流入金额(万)
四维图新16.359.81%97809.40
完美世界35.706.12%55807.83
金力永磁44.0610.01%39621.58
中国软件74.354.37%36809.00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
研报评级

资金查询:

更多>>
股票简称投资评级最新价目标价
徐工机械买入4.09--
格力电器买入38.95--
上汽集团买入29.15--
伊利股份买入2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