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鲁格曼:贫富高度不均应改变

1评论 2016-01-21 02:00:38 来源:金融界股票 如何判断星期六买点?

  我想,我们首先应该弄清楚极端不均出现的三种可能的原因,再来谈经济可能因为改变受到的影响。

  首先,极端不均可能是因为不同的人在生产率上差异巨大:有些人就是能够做出比常人高百倍千倍的经济贡献。风险投资家格雷厄姆(Paul Graham)最近有一篇文章就是持这样的说法,该文影响广泛,在硅谷尤其受欢迎——毕竟那里的人们正拿着相当于普通劳动者百倍千倍的报酬。

  其次,极端不均也可能主要是因为运气。经典影片《浴血金沙》(The Treasure of the Sierra Madre)当中,一位年老的探矿人说,黄金之所以那么值钱——找到的人会暴富——是因为那些之前辛苦探寻但是却没有找到的人的心血也凝结在里面。同理,我们的经济也可能是这样,那些赚了大钱的人不见得就比其他人更聪明或者更努力,而只是在合适的时间出现在了合适的地点而已。

  最后,极端不均还可能是因为权力:大企业的高管自己为自己确定薪酬,金融家们发财则是靠着内线消息,或者向幼稚的投资者收取不该收的费用。

  其实,现实经济当中是三者皆有。我如果不承认有些人就是比别人生产率更高,那我就太愚蠢了。只不过,如果我不承认那些成功的企业家(或者不如说所有的成功者)都和运气有缘,我恐怕就更愚蠢。说他们幸运,不单单是因为他们第一个找到了可以赚大钱的理念或者策略,也是因为他们投对了胎。

  权力当然也不能忽视。如果只读格雷厄姆的文章,你可能会以为美国的有钱人基本都是创业者。可事实是,顶尖的0.1%主要都是企业高管,尽管他们中的一部分可能是参与了创业,但大部分都是循着大企业的台阶一步步爬上来的。从这个角度说来,顶尖层收入增加其实只是反映了企业高管报酬飞涨的趋势,而不是创新得到了奖励之类。

  不过,真正关键的问题当然还是在于,我们是否能够对当前流向精英阶层的一部分财富进行再分配,将其引导到其他用途,同时不破坏经济的发展?

  不要一听到“再分配”就觉得这是一个先天邪恶的字眼。哪怕高收入者是生产率的完美代言人,市场结果和道德裁判也是两回事。考虑到财富其实常常包含了运气或者财富的现实,我们确实有充分的理由去向富人收税,拿这些钱来把我们的社会建设得更强大,只要不破坏创造更多财富的动机就好。

  事实上,我们也没有理由相信这样做就会破坏财富的创造。历史显示,美国经济增长最迅速,技术革新最可观是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而当时顶尖阶层的税率要比现在高得多,贫富不均的情况也远没有现在这么极端。

  放眼当今世界,也有一些高税收,低不均的国家如瑞典等,也都是创新的温床,许多初创企业的家乡。这一定程度上很可能正是因为当地的社会安全网足够强大,鼓舞了人们去冒险——只要人们知道自己找不到金矿也不会饿死,他们就会更加乐于去寻找金子,哪怕成功之后获得的财富变少一点也没有关系。

  因此,回到我们最初的问题——富人并不一定需要像现在这么富。贫富不均是必然的,但像今天美国这样极端,却不是不可避免的。

关键词阅读:克鲁格曼 再分配 高管 生产率 格雷厄姆

责任编辑:史文瑞 RF13549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资金流向马上开户

资金查询:

证券名称最新价格涨跌幅净流入金额(万)
中国卫星29.486.93%74857.56
深康佳A5.219.92%55943.15
泰达股份5.089.96%53518.45
当升科技31.765.59%53292.70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
研报评级

资金查询:

更多>>
股票简称投资评级最新价目标价
徐工机械买入4.09--
格力电器买入38.95--
上汽集团买入29.15--
伊利股份买入2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