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增长面临脱轨风险

1评论 2016-01-20 02:51:09 来源:金融界股票 完整呈现002247的打板逻辑!

  金融界美股讯: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去年晚些时候针对2016年经济计划举行会议时,中国政府的高级经济顾问们对曾经受到美国前总统里根和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倡导的经济改革进行了研究和筛选。

  中国对廉价银行贷款的传统依赖已经触及上限。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一直靠廉价贷款来刺激需求。这种依赖触及上限之后,经济顾问们不得不寻求新途径,以启动中国经济增长,其中包括削减税率和企业费用,旨在鼓励支出和投资。

  一个中国政府高官指出,“凯恩斯主义经济的古老模式,在中国已经不起作用了。”

  必须找到新方法

  在去年10月份的政策会议上,美联储官员做了属于美国的游戏策划:鉴于劳动力市场的不断改善,该央行的官员们准备上调短期利率,然而一种担忧的存在让他们变得犹豫不决。某些新冲击可能会让美国经济再次跌入衰退,并迅速将利率打压至近乎于零的低位。真若如此,美联储通过廉价信贷提供额外刺激的空间将很小。

  会议纪要显示,“一些参与者强调,对于在当前形势下使用额外政策工具一事,应保持谨慎态度。”

  在不同的全球经济力量中心,一个不祥的主题在2015年接近尾声时开始浮现。全球央行大力推行的以信贷来驱动增长的策略已经触及上限。如果决策者们想要让全球经济在2016年继续增长,他们就必须找到新的经济解决方法,其中包括致力于长远改革。

  新年伊始,全球股市遭遇大规模抛售,迎来“开门黑”。这表明投资者并不相信决策者们能完成这一艰巨的任务。

  根据摩根大通发布的数据,发达国家短期利率均值现居于0.36%。需要指出的是,很多欧洲经济体的利率已经处于负值区域。美国、欧洲和日本面向债券和其他资产的央行持有,被大幅度拉伸。困扰发达国家的较长期难题,无法通过廉价信贷来解决。这些难题包括人口老龄化,缓慢的生产力增长,以及正在束缚长期投资和税收改革的财政不平衡和政治不和谐。

  美联储副主席斯坦利 费舍尔本月发表讲话时指出,美国经济很多组成部分对更现代基础设施的需要,是不容易被忽视。我们不应该忘记一点,那就是更多有效的教育投资也会增加一个国家的资本。

  偏离增长轨道

  虽然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成功助推了美国经济的温和复苏,但是美国当前的财政政策已经偏离当前经济增长的轨道。美联储的官员们希望总统奥巴马与国会的共和党人就从长期削减预算赤字和短期延长财政政策——要么通过税收削减,要么通过支出——达成共识。然而,事与愿违,现实情况是,在当前经济增长的早期阶段和长期不稳定中,奥巴马和他的共和党竞争对手们却推行了相反的政策——短期财政约束。如此一来,新一轮衰退可能会席卷而来。

  鉴于“婴儿潮一代”退休,同时对医保计划的消耗更多,奥巴马政府预算赤字不断扩大。在这种情况下,该政府用削减税收和削减支出来回应下一轮经济不景气的空间变小了。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院长道格拉斯 埃尔门多夫指出,“未来对抗衰退时,央行们可用的弹药已经越来越少了。未来,我们要想对抗衰退,就必须使用更为强有力的财政政策。”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可能会给美联储带来一丝希望。但是,在财政政策、移民政策、教育和其他领域,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很少会“分开看”。

  基于此,美联储的官员们不得不策划他们自己的选择。比如说,考虑美国是否需要居于负值区域的利率,以及是否必须拓展或调整证券投资组合——目前的规模已经高达4.5万亿美元——旨在管理短期利率和长期利率。

  在发表讲话时,费舍尔提到了这两种选择。

  局限性越来越明显

  去年晚些时候,在欧洲央行扩大了旨在拉低长期利率和弱化欧元的债券购买计划之后,货币宽松的局限性变得越来越明显。具体来讲,当该央行的量化宽松力度不及投资者预期时,欧洲股市下跌,欧元非但未跌,反而呈现涨势。

  即便是当欧洲央行于2014年和2015年推行大刀阔斧的刺激举措以支撑欧洲脆弱经济增长时,该央行的官员们强调称,如果没有经济改革,这种政策的局限可能会浮现。统计数据显示,欧元区失业率居于10%上方——是美国失业率的两倍多——希腊和西班牙的失业率均居于20%的上方。

  每次召开新闻发布会时,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都会列举经济改革的好处,以及过度官样文章和高税收的弊端。

  去年10月24日,德拉吉指出,“一位年轻的企业家,要想开一家新店,需要等9个月、12个月才能获得授权,拿到许可证。拿到了授权后,他又会被不同种类的税收压得喘不过气来。你就别指望他能申请信贷。我们需要结构性改革。”

  在中国,市场频现的大幅度波动,部分归咎于市场对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

  相比之下,中国人民银行下调利率的空间要比发达经济体货币机构的大很多。但是,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中国政府不愿意大力推进这样的策略。2007年至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期间,中国官员通过刺激支出和投资繁荣来提振经济复苏。在经济强劲复苏的同时,房地产和工业产能出现过剩。如今,中国的领导人们正努力解决经济供应方的不平衡。

  宽松信贷已竭尽所能

  一位官员透露,“问题并不在于需求不足。我们需要的是改革供应方,以满足未得到满足的消费者对质量更高商品——比如说更安全食品和更好医疗服务——的需求。”

  在2016年,中国政府的供应方策略,包括关闭深陷产能过剩的钢铁厂等僵尸公司;通过让迁入城市的农民更容易买到房子来削减待售房屋库存;减记不良债务;推进其他旨在让经济走上更强金长期增长轨道的结构性改革举措。就像里根和撒切尔夫人曾为鼓励企业增加投资而大幅减税一样,中国也在试图通过减税来拉低企业成本。

  在致力于提振需求的同时,中国政府也在努力修复国内经济的供应方。

  一些观察家指出,削减过度产能,一直是领导层的政策目标,但是却遭到地方政府官员的强烈抵制。后者担心,这样的举措将会导致失业率上涨,同时拖累增长率。不过,一些初步迹象表明中国政府此次决心要为经济来一次彻底“检修”。

  前不久,浙江省海运集团向舟山中级人民法院提请其子公司五洲船舶的破产清算,五洲船舶成为造船业寒潮中第一家倒闭的国有造船厂。据悉,低迷数年的中国造船业在2015年依然没有迎来好转,产能过剩、融资困难等情况愈发严重,开始出现破产潮。

  瑞银集团中国经济学家汪涛指出,“我们认为,2016年重组将加速进行。对于政府而言,主要担忧当然是劳动力减少。”

  中国人民银行很可能会进一步降息,除了为了帮助企业削减成本,更重要的是通过降息来刺激需求。

  自2014年11月以来,中国人民银行已经先后降息六次,同一期间四次下调银行储备资金要求。不过,小型企业和民营企业仍很难获得廉价贷款,因为这些企业的利润呈现下滑轨迹,银行不愿意借给他们钱。另一方面,那些债台高筑且无效率的国有企业,继续借贷,导致中国债务水平上行。

  根据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发布的预测数据,当前企业债务在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比重高达160%,2008年为98%。

  部分政府官员担心,进一步的信贷宽松可能会加剧中国的债务问题,催生资产泡沫,并导致更多资金流出中国。更大规模的资本外流,将迫使中国人民银行不得不动用外汇储备来支撑人民币汇率

  对于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来说,进退两难是种常态。宽松信贷已经竭尽所能推动经济增长,已经到了该寻找新解决方法的时候了!

关键词阅读:全球股市 全球经济 美联储 经济增长 欧元区失业率

责任编辑:史文瑞 RF13549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资金流向马上开户

资金查询:

证券名称最新价格涨跌幅净流入金额(万)
广电计量25.2710.01%68991.76
春兴精工8.269.99%59107.94
远光软件12.036.84%32486.93
工业富联16.803.64%30905.70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
研报评级

资金查询:

更多>>
股票简称投资评级最新价目标价
徐工机械买入4.09--
格力电器买入38.95--
上汽集团买入29.15--
伊利股份买入2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