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迅速崛起 “微权力”投资潮

2015-09-26 01:59:33 来源:金融界股票

  当今世界,全球权力重心逐渐由政府、大企业、精英阶层等传统的权力机构,转移到普通大众手上,传统的政治与社会秩序正受迅速崛起“微权力”挑战。

全球迅速崛起“微权力”投资潮 商业见地网

  当今世界,全球权力重心逐渐由政府、大企业、精英阶层等传统的权力机构,转移到普通大众手上,传统的政治与社会秩序正受迅速崛起“微权力”(Micropowers)挑战。

  欧盟外交事务高级代表哈维尔 索拉纳曾表示:“过去25年间爆发了很多危机,其中包括科索沃战争、伊拉克战争、伊朗核问题谈判和巴以冲突等。我亲眼见证了,即使是经济最发达、技术最先进的权力大国,也会受到多种新力量与新因素的制约。他们已经很难再为所欲为了。”

  权力的分散和衰退究竟始于何时?官僚组织的典范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走下坡路的?我们很难给出答案。

  不过,柏林墙倒塌的日子—1989年11月9日,倒是一个不错的讨论起始点。冷战的结束及其所引发的现实及意识形态斗争的终结使半个欧洲大陆摆脱了专制统治,打开了曾经被封锁的边界,开辟了新的市场,也削弱了要利用经济、政治和文化资源维系一个大型国家安全体制的理论基础。那些曾经被迫循规蹈矩的人得到了解放,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行动。

  一系列事件的发生表明了旧秩序的颠覆,如1989年圣诞节那天罗马尼亚的齐奥塞斯库被处决,1990年1月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国家安全部遭到攻击。

  作为民主德国的秘密警察机关,国家安全部代表了“二战”后官僚组织发展中黑暗的巅峰之一。过去几乎封闭的经济开始对国外投资和贸易开放,这正是如雨后春笋般兴起的跨国公司所拥护和支持的。

  1990年12月,就在成千上万的德国人推倒柏林墙一年之后不久,英国计算机学家蒂姆 伯纳斯 李在位于法国与瑞士交界地区的欧洲粒子物理研究所成功通过国际互联网实现了超文本传输协议和服务器之间的通信,创造了万维网。万维网的发明引发了全球通信革命,触及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冷战的结束和互联网的诞生无疑是促进当今微权力行为体兴起的重要因素,但它们绝不是仅有的重要因素。

  要理解权力壁垒为何会出现漏洞,我们需要观察更深层次的变革,观察那些在冷战结束或互联网出现之前就已经积累和加速的转变。

  当今时代,权力面临的最大挑战来自生活的基础所发生的变化,来自我们生活的方式和地点以及生命的长度和质量所发生的变化。权力运行的环境变了。

  国际知名专栏作家莫伊塞斯 纳伊姆在《权力的终结》一书中指出,微权力崛起除因冷战结束与互联网,更关键是全球化引发的“3M革命”。

  第一个M是“数量(More)革命”,即互联网渗透后信息涌现与民众教育水平提高,令精英阶层主导地位不断削弱;

  简言之,数以亿计的曾经一无所有的人近年来拥有了更多的食物、更多的机遇和更长的寿命。

  第二个M是“信息流动(Mobility)革命”,即信息流动不断加快,传统精英难以垄断性控制信息与知识;

  第三个M是“心智(Mentality)革命”,就是普通大众已经不会再如过去那样自动地服从权威,甚至对权威采取怀疑以至不信任的态度。即社会大众意识的崛起。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认为,在近年来全球所发生的许多重大事情都是与这3M革命有关。

  无论是2011年的占领华尔街地、前年的的土耳其广场抗争事件,以往各地民众为了维护自己权益觉醒,都体现在微权力迅速崛起下,个体力量爆发,令传统的秩序与权力都受到严重挑战。

  在互联网与智能手机时代,微权力崛起更表现为不仅在于有海量的信息涌现、信息能够高速的流动,更在于普通大众不仅是信息被动接受者,而且更是信息的主动选择性及发布者,是海量信息的来源。

  在这种情况下,传统社会精英们从根本上弱化了掌控信息生成及流向的主导权,显现出传统精英大众化的趋势,即精英不是精英。

  而微权力的崛起表现在投资领域,表现为投资的大众化、投资的普及化、金融的全球化及投资的程式化。

  所谓的投资大众化,就是投资已经不是传统社会少数精英阶层的专利,而是每一个普通人增长财富、提高生活福利水平的手段。

  李克强在2014年夏季达沃斯开幕式上提出,“借改革创新的东风,在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掀起一个大众创业、草根创业的新浪潮。”

  每一个人都可能根据自己的知识、经验、财富来参与不同投 资。而且整个社会也在为大众提供各种不同的投资工具及市场。

  创业是高资金投入、高智慧投入、高管理投入、高风险系数的事情,多数情况下失败的几率远远大于成功的几率。

  一直以来,只有具备必要的资金、积累了相关经验、掌握了一定的资源、拥有风险承担能力的人,才可能去尝试创业,这一般只有精英与富家子弟才创得起业,普通人只能是先打工积累本钱,成为精英后才会考虑。

  众筹时代的到来,哪怕你只是一介草根,只要你有了足够的商业运营能力和创新的产品或模式,你就可以启动创业,其它的资源与资金,甚至包括团队,都可以通过众筹得来。之前必须是借来、买来、招来的人或物,现在都可以“筹”来。

  筹与借、买、招的区别是,筹来的东西既不必付钱,也无债务负担,给参与者的是权益回报。

  股权投资一直以来是富有的高净值人士专属权利,特别是投资于创业企业的原始股份,更是少数有钱人才能玩的游戏。因为做非上市企业股权投资,既要求投资人投得起钱,还要能够看得懂所投资的项目,有能力帮得上创业者发展。

  中国天使投资为什么是“光打雷不下雨”现象,是因为传统的天使投资必须要具备“看得中、投得起、帮得上”三个条件。

  众筹则采用“专业领投+大众跟投”的模式,大大降低了早期股权投资的门槛,过去一笔融资100万元的项目,只有拿得出100万元的人才能投得上。而能拿得出百万元现金的人,不说是富豪,起码也算是高净值人士了。

  通过众筹,则可能只有几万元现金投资能力的普通民众也有机会参与这样的项目。例如9月26日在云筹平台因为1小时快速满筹而爆红的云筹19号奇久婚庆项目,其120万元的募资标的,最后有32人参与了众筹,最低投资3万元就有机会成为其股东。这在传统的投资模式下,是不可能的。

  更有趣的是,该项目的领投人是一名长期在新加坡工作的中国公民,这样小额跨洋异地的股权投资,在非众筹时代,也是不可想象的事。

  毋庸讳言,当今社会的资源,要被创业者使用大都需要通过中介、特别价值变现渠道、人脉疏通。申请一项资证、租到合适的房子、申请特别资助、用到宣传渠道、求见一个重要人物……莫不如此。而通过众筹,这些需求,有可能轻松解决。

  因为在众筹的过程中,可能就会有拥有这些资源的人成为众筹项目的股东,股东为了提高收益机会,为投资企业服务,都是直接的、免费的,最多付出一些硬性成本。

  这样,众多创业企业获得服务和资源输入的通道直接、结构扁平、效率高、成本低。一大批靠资源中介与卡位变现者,都会在众筹面前失去光环。

  大众投资的热浪会从众筹时代开始,相信会掀起一场资本投资的革命,大众投资汇聚起来的能量将会通过股权众筹爆发出来。

  所谓的投资普及化就是指投资不是有钱人的工具、传统精英的专利,而是现代社会、政府及市场要给普通大众提供一般投资的知识、工具及市场的方式。

  金融服务要惠及整个社会。互联网金融出现,就是这样的市场与工具。

关键词阅读:净值人士 投资市场 权力行为 投资工具 全球经济增长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资金流向马上开户

资金查询:

证券名称最新价格涨跌幅净流入金额(万)
中国软件85.2510.00%175281.57
东方财富18.506.69%141836.35
四维图新18.189.98%132397.93
同花顺146.9710.00%102486.52

目前佣金比例:

资金量:

月交易次数:

算算能省多少

您目前1年佣金50000

立省50000

立即开户/转户再算一次

计算说明:

节省交易费用 = 资金量*(当前佣金-证券通万2.5)
       *交易次数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
研报评级

资金查询:

更多>>
股票简称投资评级最新价目标价
徐工机械买入4.09--
格力电器买入38.95--
上汽集团买入29.15--
伊利股份买入2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