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的成功史

2015-08-26 02:27:48 来源:金融界股票

  导语:美国科技博客Venturebeat近日撰文,通过对Y Combinator创始人的采访解读了这家硅谷著名加速器的独特成功轨迹和发展理念。

  以下为文章全文:

  24岁的布莱恩·利乌(Brian Liou)有点紧张,但他必须全神贯注。下一个就轮到他了。利乌是Leada的联合创始人,这是一家专门帮助企业培训数据分析师的公司,他对这次机会非常重视。毕竟,他的公司两周前刚刚转型,所以不能有压力。

  过去3个月来,利乌和另外104家公司的创始人一直在为一个重要日子做着准备,那就是Y Combinator的演示日:The Day。

  这或许是这些创业者在一起度过的最重要的一天。这一天,每位创始人都要在数百名“求贤若渴”的风险投资家面前展现自己的产品,向他们证明自己的产品为何如此重要。

  每位创始人只有2分钟的时间来展示自己的产品效果,因此必须确保硬件和软件都能顺利运行。

  欢迎来到Y Combinator的演示日,这个项目已经成为硅谷科技圈的重要组成部分。

  “创业公司的起步档”

  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早期公司提交申请,希望加入Y Combinator的孵化项目。创业者不仅要经过一番等待才能知道自己提交的问卷调查是否够好,还必须成功通过面试才能被纳入候选名单。

  这一切都始于10年前在马萨诸塞州剑桥市举行的一次小型夏季活动。Y Combinator当时还没有被定义为“加速器”,尽管很多人都已经将他们视作这样一家机构。最重要的在于,该公司希望成为创业公司的一项资源。

  “我们一直都希望资助最好的创业公司。”Y Combinator合伙人杰西卡·利文斯顿(Jessica Livingston)对VentureBeat说,“我们希望帮助所有阶段的创业公司实现10亿美元的估值。”

  Y Combinator联合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曾经详细记载过该公司的创业史,但利文斯顿还分享了更多的想法:“我们2004年开始谈论融资领域的弊端。我们希望创建一个标准化的品牌基金。如果你想创办一家公司,未必非要见很多人才能实现。Y Combinator希望成为创业公司的‘起步档’。”

  当时共有8位创业者参加了格雷厄姆和利文斯顿在剑桥举行的夏季创始人项目,包括贾斯汀·肯(Justin Kan)、亚历克斯·奥哈尼安(Alexis Ohanian)和山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他最终成为了Y Combinator总裁。

  那年夏天,格雷厄姆和利文斯顿帮助创业者启动了公司,还给他们介绍了合适的帮助者,甚至邀请有经验的人前来分享建议。

  “我们最初瞄准的是程序员,希望教给他们一些企业运作方面的知识。”利文斯顿解释道。

  唐·道奇(Don Dodge)是谷歌的开发者顾问,也是一名天使投资人,他恰好参加过早期的Y Combinator演示日。“第一个演示日大约有20名投资人,他们都是传统的风险投资家和天使投资人,没有一个人看好当时展示的企业。当时没有人能预测到Y Combinator会成为全世界最大、最成功的创业加速器,就连Y Combinator的创始人也不例外。”

  初期的活动结束后不久,利文斯顿和格雷厄姆就知道,他们正在从事一项很有规模潜力的业务。他们与特雷弗·布莱克威尔(Trevor Blackwell)和罗伯特·塔潘·莫瑞斯(Robert Tappan Morris)等合伙人共同组建了公司,也就是现在著名的Y Combinator。

  创始人的善行

  经过了10年的发展,培养了20批创业公司后,究竟什么令利文斯顿最为意外?她对我们说,共有3件事情——第一,预测究竟哪家创业公司能实现10亿美元的估值极其困难。仅仅凭借十几分钟的采访很难判断一家公司的潜力。创业公司的命运可能会在6个月内发生剧烈变化。

  其次,Y Combinator始终没有找到一套固有模式来判断如何能够造就伟大的创业者。利文斯顿表示,没有既定的血统(例如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系毕业生)来判断某人是否真的优秀。在她看来,关键在于“意志坚定,外加一点运气。”

  最后,利文斯顿认为没有所谓的“完美创业公司”。每一家公司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在表象之下都隐藏着某种程度的疯狂。必须要意识到“这是一场过山车之旅”,一切都可能在你眼前破灭。

  但Y Combinator毫不畏惧,而是继续推进自己的使命,尽其所能地为创业公司提供帮助。在对该公司合伙人、创业公司创始人和投资者进行采访后,我们发现他们都持有一个相同的观点:这是一家慈善机构。

  利文斯顿表示,很多人对Y Combinator有一种误解,认为该公司完全是为了赚钱——其实不然。他表示,Y Combinator的团队是一群“致力于帮助创业者的人”。这是一家最初被视作“一场慈善实验”的基金公司。

  投资者的领路人?

  自从2007年夏天开始接受申请以来,已经有超过3.7万家公司申请加入Y Combinator。自那以后,利文斯顿、格雷厄姆、阿尔特曼和整个团队似乎已经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企业。可是,Y Combinator所投资的创业公司真的能证明该项目对投资者的引导作用吗?

  “我相信,只要是聪明而有雄心的人做的事情,都会成为未来的趋势。”阿尔特曼说,“我认为值得思考未来趋势的走向。”

  利文斯顿表示,Y Combinator往往能够尽早确定趋势。例如,该公司早在硬件公司成为流行趋势之前,就开始支持这类企业。他还提醒我们,Pebble同样是该公司孵化的一家公司。

  然而,Y Combinator的合伙人却不认为他们会在每一次选择创业公司的过程中,有意识地瞄准他们看好的主题。没错,阿特曼认为的确很有必要思考趋势,但他也强调称,该项目过去10年从来没有通过具体的政策,对非盈利机构、生物科技、比特币、硬件或其他领域给予过别关注。对Y Combinator来说,最重要的还是人。

  很多人或许都会认为,获得投资的创业公司与Y Combinator认可的企业类型之间存在着明确的联系,但这种想法很可能并不正确。“要预测趋势,最好的指标就是看聪明人都在做什么。”卡萨·尤尼斯(Qasar Younis)说,“风险投资家和天使投资人不会创造市场。真正创造市场的是一个个的创业者,他们开发了全世界都愿意使用的产品和服务。”

  创业教育

  迄今为止,经过Y Combinator孵化的公司已经达到943家,如果你问其中任何一家公司:他们最初是在哪里听说这个项目的?估计多数人都会告诉你是他人推荐的。但在发展初期,格雷厄姆的文章却在其中发挥了重大作用,正是这些传奇故事为该项目吸引了很多创业者。

  拿Weebly创始人兼CEO大卫·罗森考(David Rusenko)为例。作为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一名学生,他曾经利用业余时间经营自己的建站服务,直到一天晚上,他在Slashdot上读到Y Combinator的一篇文章。他通过那篇文章了解到Y Combinator训练营的申请截止日期。罗森考表示,格雷厄姆的文章帮助他了解了这个项目,这也激发了他参与这种加速器项目的欲望。

  Weebly于2007年冬天参加了Y Combinator,罗森考将那段体验称作是“既改变事业又改变人生”的经历。“那是一次彻底的观念转变。”他说,“创业当时并不流行,如果你跟别人说你在创业,或者开发一款新产品,对方最常见的反应就是深深的质疑——这根本不是正路。”

  Y Combinator提供的2万美元帮助该公司的3位创始人活了下来,并支付了4个月的房租。在展示日过后,该公司从罗恩·康维(Ron Conway)和麦克·梅普尔斯(Mike Maples)等人那里融资65万美元。他们的现金流在2009年由负转正。到现在,其注册用户已经超过3000万,每月有2.5亿人访问Weebly提供支持的网站。该公司的员工总数也达到275人。

  “如果没有Y Combinator,我们根本取得不了今天的成就。”罗森考说。

  Y Combinator“校友”并不仅仅是一群获得该项目认可的人组成的松散团体,他们更像是兄弟会,或者曾经同生共死的战友。具体到罗森考的情况,他还会经常回到Y Combinator给“学弟学妹们”提供建议,并分享自己的经验。自从2014年6月以来,他一直都是Y Combinator“监督委员会”的成员,帮助阿尔特曼引导该公司的发展。

  Stripe联合创始人约翰·考利森(John Collison)认为,Y Combinator的申请流程对于过滤申请者很有帮助。“这是一种吸引人才的明智做法,涵盖的范围早已不再局限于硅谷。(Stripe联合创始人)帕特里克和我当初就是从爱尔兰来到这里的‘路人甲’,没人认识我们。但Y Combinator却把我们从大洋彼岸召集过来,为我们提供指导,还帮助我们联系了大批的开发者和创业公司,他们中的一些后来成为了Stripe最早的用户。”

  虽然多数人都会将Y Combinator称作“加速器”,但该公司的创始人却不以为然。他们反而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与大学项目更加相似。对阿尔特曼来说,这就是创业公司的未来。“我们搭建的网络越好,企业得到的资源就越多。我们根据创新给自己打分。我们提供的支持系统越多,为创新者提供的帮助越多,我们自己的表现就越好。”

  参与这个项目的创业公司不会得到与传统大学类似的教育,但他们可以获得灵活建设企业所必须的知识,例如与投资者展开谈判、注册公司、营销、设计和所有创业公司CEO的必备技能。

  不仅如此,与很多高等院校一样,毕业生也会与其他校友建立纽带,这种人脉不仅对该网络中的成员有利,还能够吸引更多申请者,帮助Y Combinator找到下一批值得投资的创业者。

  创业者的最佳选择?

  除了利文斯顿、格雷厄姆和其他几个人,Y Combinator的运营者还包括一些本身就参加过前期孵化项目的合伙人。包括Loopt的阿尔特曼、TalkBin的尤尼斯、Justin.tv和Twitch的肯和迈克尔·赛贝尔(Michael Seibel)、Reddit的奥哈尼安、Tutospree的阿隆·哈里斯(Aaron Harris)、Posterous的盖瑞·谭(Garry Tan)以及Wufoo的凯文·黑尔(Kevin Hale)。

  阿尔特曼参加过第一轮的孵化项目,他回忆起自己当年参加项目时的情形说:“第一次做某件事情总是感觉很酷。当时没人当真。大家都觉得这不过是个玩笑,而且当时是老牌投资者的天下。”

  这种想法并未给阿尔特曼造成困扰,他当时正在Loopt工作,那是一款帮助人们与其所在社区建立联系的移动应用。他之所以参加Y Combinator,是因为他对商业一窍不通,而且急需获得资金和建议。该公司2012年作价4340万美元出售给Green Dot Corporation,但这都发生在阿尔特曼2008年在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WWDC)上展示之后。

  Y Combinator是否帮助阿尔特曼获得了登上苹果舞台的机会?并非如此,但阿尔特曼仍然对他参与该项目的那段时光颇感自豪。

  “如果没有Y Combinator,Loopt不会成功。”他说。现在,他已经成为Y Combinator总裁,他要把自己过去10年来吸取的经验教训传授给其他创业公司。“如果我们不投资这些公司,他们就发展不了……Y Combinator真正酷的地方在于,如果没有我们的支持,多数创业公司根本成功不了。”

  “Y Combinator就像创业公司的新兵训练营,你可以在12个星期的时间内学到一切你需要掌握的知识,”道奇说,“这里的校友人脉也可以给创业者带来无比的价值,包括建议、引荐和人才。或许最重要的还在于,Y Combinator为投资者创建了一个公平的赛场,使之可以竞争融资机会,并采用标准化的条款,而且能提升估值。”

  与我们沟通过的其他创始人也都对Y Combinator表达了类似的赞赏。众包媒体平台Watsi创始人切斯·亚当(Chase Adam)表示,Y Combinator不仅帮助他的团队保持专注,还为其提供了他们自己无法获得的资源:“很多社区都自称拥有一套网络,但我们参加的社区没有一个能够在品质上比得过Y Combinator。”

  亚当的经验很有代表性,因为Watsi的加入标志着Y Combinator首次接受非盈利组织。对Y Combinator来说,吸收非盈利组织是一场有趣的实验,这也是格雷厄姆希望在正常渠道之外开展的实验。亚当曾经在Hacker News上发表了一些关于Watsi的内容,因此吸引了这位Y Combinator联合创始人的关注。格雷厄姆发出投资要约,并且专门为Watsi增加了一个邀请名额。

  亚当当时既兴奋又紧张,但他们还是开始着手准备,希望能够吸引合适的投资人。“Y Combinator的认可非常重要,尤其是对于那些对Y Combinator心生敬意的基金而言。这表明有人已经审查过我们了。”但Watsi如何才能适应这样一个以科技公司为核心的创业社区呢?亚当表示,他的团队很适应这种环境,唯一的问题来自内部,因为他们感觉自己仍有很多东西需要证明,不希望破坏人们对非盈利机构的印象。

  这又回到了Y Combinator的核心理念上——关键在于人。尤尼斯解释道,该公司的合伙人希望与能够成为优秀社区成员的人合作。“某些人可能很有才华,但Y Combinator不感兴趣。”他认为Y Combinator与创业者的关系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希望创业者相信Y Combinator时刻在你身旁。”

  “实验是我们的DNA”

  没有人会只做一件事情,Y Combinator也会定期探索新的模式和项目,包括创业学校(Startup School)、女性创业者大会、在2014年承认Quora是后期创业公司、允许没有具体想法的人申请Y Combinator,以及最近的Fellowship。

  过去20期孵化项目中,每一期的企业都在增加,目前已经达到107家。2015年。Y Combinator总共吸纳了222家创业公司(冬季115家,夏季107家),成为了该公司有史以来最为活跃的年份。总体而言,Y Combinator的录取比例约为1%至2%。

  Y Combinator何时会变得“过于庞大”?尤尼斯认为,只要创业者认为Y Combinator物有所值,该项目就将继续推进。他们一直在尝试各种方式来保持新鲜感,同时将触角拓展到之前很少涉及的领域,例如为仍在高中或大学就读的学生提供创业建议。另外,该公司还在瞄准那些尚不准备参与大型联盟,但仍然需要一些额外帮助来实现发展的企业。

  阿尔特曼不认为Y Combinator已经临近发展极限:“我当年参加完项目后就有人抛出这种观点。人们讨厌变革,讨厌让一家创业组织变成核心力量。没错,它可能变得规模过于庞大,但我们是否已经接近这种状态了?没有。”

  Y Combinator的理念多年以来似乎始终没有改变。然而,与格雷厄姆将这家公司命名为Y Combinator的时代相比,如今早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个名字源自递归微积分函数中的一个数学术语,很符合该项目的实名:这是一家成就更多创业公司的创业公司。

  道奇在今年4月的一篇文章中写道:“Y Combinator就像一个递归循环,它吸引着最优秀的创业者,而创业者吸引着最优秀的投资者和最高的估值,这又进一步吸引了最优秀的顾问,从而构成了整个循环,继续吸引最优秀的创业者。”

  名副其实?

  投资者会认可Y Combinator孵化的企业吗?从本周的演示日来看,答案显然是肯定的——会场里有500多位希望寻找投资目标的投资人。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毫无保留。

  天使投资人詹森·卡拉坎尼斯(Jason Calacanis)对我说,虽然Y Combinator拥有一张“杀手网络”,可以“令你的估值翻番”,但他认为此次展示的企业数量太多,导致创业公司没有足够的时间向投资者呈现自己的产品,以便让对方充分理解他们所做的事情。等到最后三分之一的公司展示时,很容易令人失去耐心。

  2014年,卡拉坎尼斯认为Y Combinator旗下公司的估值过高,其他投资人也有所担忧。然而,他现在认为:“我感觉Y Combinator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估值在600万至1200万美元的企业很多。如果价格过高,顶尖天使投资人就会选择退出,转而投资Y Combinator网络之外的两三家创业公司。当然,你必须要自己寻找这些交易,但很多新入行的投资人并不具备这种能力。”

  道奇也认同卡拉坎尼斯对估值的看法,但他也补充道,一些不必要的压力可能会对创业公司构成负面影响。毕竟,很多人都认为Y Combinator的成功率极高,因此过高的期望可能令某些创业者难以承受。

  如果你在寻找不加入Y Combinator的理由,我们也通过采访总结出了几条。如果你担心公平(该项目会抽取7%的股权),那你可能需要三思。另外,如果你没有全心全意地投入创业(例如只是利用业余时间创业),那么Y Combinator或许并不适合你。

  有些企业甚至主动拒绝了Y Combinator的录取——尽管这种情况并不多见。社交媒体沟通服务Snip.ly曾经成功申请了这个项目,但最终还是拒绝了邀请。该公司CEO迈克尔·程(Michael CHeng)表示,当时对他的公司而言并不是一个合适的时机,他认为每位创业者都应该认真地问自己一个问题:

  “创业要经历很多阶段:有的在寻找适合市场的产品,有的在集中精力吸引用户,有的在忙于融资。无论处在哪个阶段,Y Combinator这样的加速器都能加快创业公司的发展速度,但关键在于你希望加快自己的哪个阶段。”

  虽然很多人认为,加入Y Combinator将成为科技创业领域的一张通行证,但必须要明白实情并非如此。一家创业公司的成败与否绝不仅仅取决于利文斯顿、格雷厄姆、阿尔特曼和整个Y Combinator的合伙人团队的投资,而是要取决于公司的创始人和他们的整个团队。

  但有一点却是明白无误的:无论他们是赢是输,Y Combinator都会忠于这些企业,不遗余力地帮助创业者在其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打造最好的企业。正如尤尼斯所说,Y Combinator的遗产就是让整个硅谷“对创业者更友好”。

  Y Combinator短期内还不准备结束这场实验。

关键词阅读:Combinator 创业教育 创业公司 鼎宏 Twitch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资金流向马上开户

资金查询:

证券名称最新价格涨跌幅净流入金额(万)
立讯精密36.054.95%128142.59
信维通信42.878.45%66771.60
中信证券22.302.43%58453.29
东华软件10.119.89%57699.05

目前佣金比例:

资金量:

月交易次数:

算算能省多少

您目前1年佣金50000

立省50000

立即开户/转户再算一次

计算说明:

节省交易费用 = 资金量*(当前佣金-证券通万2.5)
       *交易次数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
研报评级

资金查询:

更多>>
股票简称投资评级最新价目标价
徐工机械买入4.09--
格力电器买入38.95--
上汽集团买入29.15--
伊利股份买入2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