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之觞 增速不及3%的新常态

2015年08月05日 14:55 来源: 金融界股票

市场关注美联储关于加息问题讲话,美股涨跌不一,欧股涨1.3%,希腊再跌2.5%;亚太股市涨跌互现,中国午盘跳水收跌;中概股涨跌不一;黄金跌0.5%收1085.60美元;原油跌1.4%收45.15美元创5个月新低;非农报告成加息关键,经济增速3%成新常态;人民币推迟纳入SDR是误读,央行仍有降息空间;A股投资者信心正在逐步恢复!

  成百上千万的美国人都想要找一份全职工作,但是到现在还无法如愿。劳动者的报酬增长速度只是堪堪能够跑过通货膨胀。从联邦到州,再到地方,各级政府为了让未来预算不至于脱出控制,都已经绞尽脑汁。

  所有这些小病同时发生,便造成了一种大病——经济增长迟缓。

  美国被套上了约束衣。诚然,经济复苏于2009年年中开始以来,美国一直稳健保持着大约2%的增长速度,但是这距离3.3%的历史平均水平显然还有着相当距离。事实上,美国经济已经连续十年未曾实现超过3%的增长了,这是国家现代历史上仅见的一幕。

  政治家们显然是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们利用美国经济的疲软作为武器,希望借此获得2016年入主白宫的机会。共和党参选人杰布-布什就将实现4%的增长作为自己选战的初步口号。

  我们还是现实一点吧。不论具体政治阵营,几乎所有经济学家都相信,4%几乎就是个遥不可及的幻梦。甚至,尽管对于经济到底需要怎样的帮助依然存在分歧,但大多数人都怀疑美国经济是否还能够再拥有长期保持3%增速的时光。

  美国经济的未来危如累卵。如果没有更快速的增长,美国就无法创造出足够的就业机会,以满足人们的需求,而美国人也将不得不学会适应工资增长速度降到最低的现实。中产阶级将会没落,贫困者更是江河日下。

  不论是现在,还是未来的华盛顿政府也都没有多少办法去减轻痛苦。他们发现,要平衡预算,为公职人员发工资,确保国民的福利支出,进行急需的道路、桥梁、科学研究和其他对经济至关重要的投资,一切都将变得越来越困难。

  即便要维持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也是捉襟见肘。

  “美国经济的增长速度将长期保持低水平。”Amherst Pierpont Securities首席经济学家斯坦利()Stephen Stanley)指出,“长时间的低增长将让我们的收入和生活水准发生巨大的变化。”

  人口的麻烦

  长期角度说来,一国经济的扩张能够达到怎样的速度,其实就取决于两点,一是人口增长,二是生产率。将二者每一年的具体进展情况综合考虑,我们就可以轻松计算出美国经济的增长潜力。

  自新世纪以来,这两者的发展速度都明显放缓,而这显然是不祥之兆。

  人口增长速度的减缓是比较容易理解的。婴儿潮世代正在退出工作岗位,出生率正在降低,而美国经济的疲软还导致许多移民踏上了还乡之路。

  人口调查局的数据显示,2014年,美国居民的具体增幅只有0.75%,创下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新低,只及1990年代初水平的一半。在劳动适龄人口当中,局面甚至还更加糟糕。

  要解决这一问题,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鼓励移民,但遗憾的是,这个问题在华盛顿已经成了谁都不敢碰一下的避雷针,彻底陷入了僵局。

  Capital Economics首席美国经济学家阿什沃斯(Paul Ashworth)接受采访时解释道:“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一样,当本国还有很多国民失业时,要大力推动移民,在政治上都会面临非常巨大的困难。”阿什沃斯最近还撰写了一篇研究报告,探讨美国是否能够重归3%增长的问题(这问题下文将会回答)。

  另外一个着眼点则是增加十六岁及以上的劳动力在总人口当中的比例。可是,劳动力参与率自世纪之交以来一直在下滑,眼下已经跌到了62.6%的近三十八年最低点。这样一种惊人的颓势是难以逆转的。

  生产率困局

  生产率的增长乏力其实是一个全球层面的问题,同时也是一个更加令人气馁的挑战。甚至,没有人真正透彻理解这一幕为何会发生。

  尽管“生产率”这个词几乎是尽人皆知,但它其实正是经济当中最秘密的元素之一。它所指的,就是一个劳动者在一小时内到底能够生产出多少——能够为多少吃饭的顾客服务,能够加工处理多少鸡肉,能够编写多少软件代码,能够制造多少汽车零件……

  较高的生产率能够带来巨大的回报。这意味着企业会获得更多的利润,能够在不增加成本的情况下为员工提供更高的工资,能够获得领先于生产率较低的对手的明显优势,也更能够经受各种冲击和挑战。

  简而言之,富国在生产率上总是领先于穷国的。

  在历史上,美国一直都是生产率发电厂一样的存在。1948年以来,美国劳动者生产的商品和服务总量一直保持着2.7%的年平均增速,相当可观。甚至,1998年到2005年间,这一速度还进一步提升到了令人咋舌的3.3%。

  可是,从大约十年前开始,美国的生产率增长速度突然就减缓了,而在过去二十一个季度当中,年平均增速居然只有区区0.6%。

  “这是个很可怕的数字。”Conference Board经济和劳动力市场研究负责人莱文农(Gad Levanon)评论道,“我们的生产率增速从来没有这么慢过。”

  对此,经济学家们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解释。

  许多企业都将自己的研究和开发转移到了海外,或者至少也是减轻了自己在美国本土投资的力度。比如说,过去十年间,软件、电脑和类似技术的投资,明显呈现出直线下滑的趋势。

  此外,每年在美国新开设的企业的数量也戏剧性地下跌到了1980年代晚期的水平,而初创企业的创新正是推动生产率增长的重要因素。周二,白宫推出了一系列旨在鼓励创业的措施。

  资金捉襟见肘的各州政府和债台高筑的联邦政府也大量削减了公共领域的支出,而这些投资对于更快速、更廉价地运输商品,将其与消费者连接起来等等是至关重要的。

  一些悲观派甚至认为,美国将不得不学会适应生产率的长期苍白状态。

  西北大学教授戈登(Robert Gordon)甚至曾在2012年发布了一篇著名的,当然也引发了巨大争议的研究报告,称美国已经兑现了过去伟大创新的大部分好处。较新的创新不大可能给生产率增长带来过去那么强大的推动力。

  暗淡的未来

  无论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如果局面不能得到改变,对美国都将是不能承受之重。

  私营部门的经济学家和联储都预计美国未来三年的经济增长速度将低于3%。至于未来,无党派的国会预算办公室认为,美国经济目前至2025年的年平均增长速度将只有2.1%。

  “我并不会说,我们将再也回不到3%。”富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前参议院资深经济顾问席尔瓦(John Silvia)表示,“但是或许,2%到2.5%才是最合理的预期,至少未来几年内是如此。”

  鉴于人口增长速度已经减缓,只要经济能够持续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美国劳动者所受到的打击或许就不会太严重。婴儿潮世代的退休也会为年轻人留下许多岗位。大多数劳动者现在都不该再指望每年都能够有大幅度加薪,而是将不得不学会为退休做更多的储蓄

  华盛顿的危险在于,他们可能得不到足够的资金来应付维持联邦政府正常运转的支出。国会将不得不立法减少支出,增加税收,削减福利,或者干脆三箭齐发,以防止现在已经规模庞大(18万亿美元)的国债不至于彻底失控。

  所有这些都将使经济受到进一步的抑制,并导致社会紧张。为了保住自己在日益缩小的联邦蛋糕上的那一块,各个不同人群将陷入对立——年轻人和老人,军人和平民,白人和少数族裔……

  寻找解决方案

  我们该用什么办法推动经济增长呢?

  经济学家和商界领袖们认为,我们应该对企业税法进行全面的改革,简化法规,降低税率,让美国企业变得更有竞争力,并鼓励外国企业在美国开展业务。

  其他意见还有对监管体系进行全面评估,摒弃那些过时的、不必要的和损害竞争力的法规,因为后者只能打击人们在美国创业的想法,或者把他们逼到海外。

  “美国需要好好研究一下自己的税务和监管政策,以确定能够做些什么来确保更多的产品能够在美国,而不是世界上的其他地方生产。”ITG Investment Research首席经济学家布利茨(Steve Blitz)提出了问题:“为什么耐克不选择在洛杉矶生产他们的球鞋呢?”

  然而现实是,监管者和政治家们常常使得企业必须克服更大的困难,才可能在美国获得成功,而如果这些企业的产品和服务绕过了老旧的法规,或者威胁到了强大的政治选区的利益,他们想要成功就更是难上加难。

  看看优步的处境,这就是最好的例子。

  这家诞生六年的企业在汽车服务领域掀起了革命的浪潮,以更加低廉的价格和更加富有灵活性的运作颠覆了传统的出租车行业,也因此惹恼了从纽约到旧金山的诸多民主党政治家们。哪怕是在民主党参选人当中遥遥领先的希拉里,也在第一次重要经济讲话中表达了优步带给自己的不安。

  他们指责优步钻了安全法规的空子,绕开了牌照费,给司机的钱少于出租公司,让本已繁忙的道路更加拥堵。于是,他们设置了更多的障碍,来阻止这家企业的成长。

  “创新所带来的根本性挑战,就在于它颠覆了现状。”席尔瓦指出,“我们总是只能看到业已存在的就业机会,却看不到即将到来的新的就业机会和新的好处。”

  经济学家们一致认为,政府和私营部门向交通运输、通信和能源等领域进行的投资也有利于推动增长,这些领域都堪称是经济的大动脉。

  这些潜在的解决方案可有哪项是能够尽快实施的?答案是,至少下次总统大选结束前,我们都很难有什么指望了。即便新总统产生,也不能保证什么。一波新的合法移民潮短期内是很难出现的,政府预算依然处于压力之下,和过去很长时间内一样,华盛顿的分裂都还将继续。

  比如,民主党和共和党都相信,企业税改革可以让美国变得更有竞争力……但是,他们的共识也就是到此为止。

  “所有人都同意现状非常可怕,必须采取一些措施来改变。”六年前复苏以来,斯坦利一直在强调,美国的政策其实是“不利于增长”的。

  这便让我们重新回到了阿什沃斯的那个问题: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速度是不是再也无法达到3%了?阿什沃斯自己的回答听起来很是让人心寒。

  “最后结论是,哪怕3%的经济增长速度,在未来也将非常少见。”他在报告当中写道,“至于4%,那简直是凤毛麟角了。”

关键词阅读:加息 美股 美联储 欧股 亚太股市 中国概念股 黄金 原油 泡沫 人民币 降息 A股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资金流向马上开户

资金查询:

证券名称最新价格涨跌幅净流入金额(万)
TCL集团4.339.90%176123.97
京东方A4.396.81%134401.04
万科A29.454.62%127144.18
长信科技10.2010.03%83020.28

目前佣金比例:

资金量:

月交易次数:

算算能省多少

您目前1年佣金50000

立省50000

立即开户/转户再算一次

计算说明:

节省交易费用 = 资金量*(当前佣金-证券通万2.5)
       *交易次数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
研报评级

资金查询:

更多>>
股票简称投资评级最新价目标价
徐工机械买入4.09--
格力电器买入38.95--
上汽集团买入29.15--
伊利股份买入2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