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南克:希腊债务并非欧洲所面临的最大问题

2015-07-18 05:28:03 来源:金融界股票

  北京时间7月18日消息,据美国博客网站Business Insider报道,曾担任美联储主席、现为布鲁金斯学会(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常驻学者的本伯南克(Ben Bernanke)近日刊文指出,与希腊债务问题相比,现在的欧洲面临一个更大的问题。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全文:

  本周,希腊国会同意了欧洲方面的要求,将实施新的财政紧缩措施和进行结构性改革,从而解除(至少就暂时解除)了该国的主权债务危机。

  现在是提出一个问题的好时机:欧洲是否会承担起协议中应该承担的义务?

  更明确地说,欧元区各国领导人是否会设法实现基础广泛的经济复苏,从而给希腊等陷入困境的国家带来一个合理的机会,以便实现其经济增长、就业和财政目标呢?

  从长期来看,与小小的希腊能否履行其财政义务的问题相比,这些问题将给欧洲乃至整个世界带来的后果明显都要大得多。

  不幸的是,这些问题的答案也是很明显的。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欧元区的经济成果一直都令人深感失望。

  欧洲经济政策的失败是由两个紧密联系的方面组成的:(1)欧元区整体的疲弱表现;(2)欧元区内部各国的经济成果具有高度的不对称性。

  能够反映欧元区整体经济表现疲弱的一点是,自2007年以来欧元区与美国之间的失业率对比。

  2009年底到2010年初之间,欧洲和美国的失业率是大致持平的,在劳动力人口中所占比例都在10%左右。而在今天,美国的失业率已经下降到了5.3%,欧元区的失业率却上升到了11%以上。

  并非偶然的是,欧元区失业者中有非常大的一部分人都是年轻人,而这些人无法获得工作所需要的技能和经验则将对欧洲的长期经济增长潜力造成负面影响。

  欧元区内部各国之间经济成果的不平衡性可以从德国(德国经济规模在整个欧元区的经济规模中所占比例大约为30%)失业率与其他欧元区国家之间的失业率对比中反映出来。

  就目前而言,欧元区除德国以外的失业率超过了13%,而相比之下德国的收益率则仅为不到5%。其他一些经济数据也表明,欧元区内部的“北方”国家(其中包括德国)和“南方”国家之间存在着类似的差异。

  这些模式给欧元区带来了严重的中期挑战。欧元区成立的宗旨是增进经济繁荣,同时培育更加密切的欧洲一体化。但从目前的经济状况来看,欧洲决策者很难获得民众的信任,同时也几乎无法培育出一种有益于财政稳定性和经济改革的环境;与此同时,在导致各国经济成果相差如此之大的体系中,也就谈不上什么让欧洲团结“开花结果”了。

  无论造成这些经济发展形势的原因是什么,它们都给欧元区带来了风险是无需置疑的。而在事实上,造成这些形成的原因并不是很难找。

  整体来说,欧元区从经济危机中复苏的进程比较缓慢,这是多种因素带来的结果,比如说:(1)政治阻力在很多年的时间里令欧洲央行迟迟无法实施足够有冲劲的货币政策;(2)财政政策收得过紧,尤其是在德国等国家中,这些国家拥有一定程度上的“财政空间”,因此不需要马上紧衣缩食;(3)在采取必要措施来恢复银行系统信心的问题上行动过迟,比如说美国在2009年春针对银行业进行的“压力测试”等。

  顺便说一句,我不会把“结构刚性”放到风险清单上的很高位置。结构性改革对长期增长来说是很重要的,但在许多劳动者都已被投闲置散的情况下,成本节省措施并不那么靠谱;另外,结构性问题在欧洲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因此这不能解释最近以来经济表现下滑的原因。

  那么,对于德国(以及其他一些国家)经济相对于欧元区其他国家的强势表现,又该做何理解呢?

  正如我在早前一篇文章中所论述过的那样,德国得益于欧元这种货币,原因是与假设存在的仅由德国自己发行的货币,欧元的国际价值要弱得多。因此,相对于德国拥有自己的独立货币而言,其欧元区成员国身份已被证明是大大增强了该国的出口行业。

  没人会否认众所周知的德国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也没人会觉得德国企业不该努力在出口市场上展开竞争。

  但问题在于德国实际上已被选中依靠国外而非本土需求来确保国内的充分就业,这一点从该国异常庞大且持久稳固的贸易盈余中就能看出来。目前,德国的贸易盈余在其GDP总额中所占比例接近于7.5%。

  在欧元区这样的固定汇率体系内部,这种持续的不平衡性是不健康的,原因是其降低了贸易伙伴的需求和增长,并有可能导致金融流量变得不稳定。很重要的一点是,德国庞大的贸易盈余令进行调整的重担全部压在了那些贸易赤字国身上,后者必须承受令人痛苦的工资通缩及其他成本,才能增强自身的竞争力。

  德国或可通过提高国内支出的方式来帮助恢复欧元区内部的平衡,提高欧元区的整体经济增长速度,具体做法则包括采取提高基础设施建设相关投资、推动为德国工人加薪(以提高国内消费)以及从事结构性改革以鼓励国内需求等。这些措施对德国人来说只会带来很小的短期牺牲甚或是毫无牺牲,同时又可降低欧元区最终解体的风险,因此也符合该国的长期利益。

  我将用两条具体的建议来为此文画上句号。

  首先,希腊债务谈判应该以明确的欧洲经济增长的假设为基础。如果欧元区的经济增长表现弱于预期,那么就会令希腊的经济增长也变得更加困难,这样一来希腊就应被允许在实现其财政目标的问题上获得更大余地。

  其次,欧元区各国领导人是时候该要解决庞大而又持续的贸易不平衡(盈余或赤字)问题了。在欧元区这样的固定汇率体系中,这个问题带来了重大的成本和风险。举例来说,以限制财政赤字为目标而作出规定和实施处罚的稳定与增长公约(Stability and Growth Pact)可被扩大至将贸易不平衡问题也涵盖在内。

  以官方立场承认无论债权国还是债务国都有义务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进行调整(举例来说,通过财政和结构性措施)将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关键词阅读:欧洲经济 欧洲央行 债务危机 失业率 结构刚性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资金流向马上开户

资金查询:

证券名称最新价格涨跌幅净流入金额(万)
东方通41.577.42%24185.75
浪潮信息31.856.52%23311.40
保利地产15.543.74%16957.52
漫步者23.139.99%10872.23

目前佣金比例:

资金量:

月交易次数:

算算能省多少

您目前1年佣金50000

立省50000

立即开户/转户再算一次

计算说明:

节省交易费用 = 资金量*(当前佣金-证券通万2.5)
       *交易次数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
研报评级

资金查询:

更多>>
股票简称投资评级最新价目标价
徐工机械买入4.09--
格力电器买入38.95--
上汽集团买入29.15--
伊利股份买入2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