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中本聪与比特币诞生之谜

2015-05-19 22:22:55 来源:金融界股票

  它是数字时代最大的谜团之一。

  寻找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日本媒体译作中本哲史)这位难以捉摸的比特币创造者甚至吸引了那些认为这种虚拟货币是某种网络庞氏骗局的人。最后,从一大堆杂乱的事实里浮现出了这样一段传奇:2009年初,有人用“中本聪”这个名字发布了用于比特币的软件,同时还通过电子邮件与这种新兴货币的用户们互相沟通——但却从来不通电话,也不亲自见面。随后,到了2011年,就在这种技术刚刚开始引起更广泛关注的时候,电子邮件往来却中断了。突然之间,中本聪消失了,但关于他的传说却越演越烈。

  去年,我在撰写一本关于比特币历史的书,当时很难不被中本聪的身份之谜吸引。就在我刚刚开始调查的时候,《新闻周刊》2014年三月的一篇封面报道引起了轩然大波。这篇文章称,中本聪是一位失业的工程师,如今已经60出头,住在洛杉矶郊区。然而,文章发表刚刚一天,大部分了解比特币的人都得出了一个结论:《新闻周刊》找错了人。

  比特币圈子里的许多人告诉我,比特币的这位创始人显然渴望隐私,他们尊重他的意愿,并不想看到这位奇才摘下面具。但是,即使是这么说的人,也很少有人能够忍住不去讨论这位创始人在身后留下的蛛丝马迹。我和介入比特币最深的程序员们以及企业家们进行这些对话的时候,遇见了一位安安静静、离群索居的男子。他的名字叫尼克·萨博(Nick Szabo),是匈牙利人的后裔。大部分最有说服力的证据都指向这个人。

  萨博几乎和中本聪一样神秘。但是在我报道的过程中,我不断发现新的线索,引导我的追查进一步深入。我甚至在顶级比特币程序员和企业家们的一次私人聚会上罕见地邂逅了萨博本人。

  萨博在那次活动上就像在以往的电子沟通中一样,一如既往地否认自己是中本聪,其中就包括上周三的一封电子邮件。但是,他承认,他过往的经历差不多不留疑问地表明:他是一小群有时合作、有时竞争的人中的一个,他们在过去几十年中奠定了比特币的基础,他们创造的许多东西,后来都成了这种虚拟货币的构成元素。萨博最显著的贡献是比特币的前身——也就是所谓的“比特金”。它与比特币使用的都是类似的高等数学和密码学工具,同样实现了许多相同的目标。

  除非隐身在比特币幕后的那个人或那一群人决定走向前台,证明自己对中本聪电子账号的所有权,否则,可能没有办法证明中本聪的身份。此时,创始人的身份对比特币的未来已经不再重要。自从2011年中本聪不再参与这个项目,一群身份不明的程序员已经重新编写了大部分的开源代码。

  但是,中本聪的故事为人们对围绕比特币诞生产生的误解提供了真知灼见。这个软件并不是像游戏人有时候想的那样,凭空出现的。相反,它建立的基础是过去几十年间几个人的创意。

  这段历史并不只是好奇而已。这个软件出现后,学术界和金融界的人都把它称作是计算机科学领域的一个重大突破,有望重塑货币的形态和流通方式。最近,高盛银行已经迈出了接受这种技术的第一步。

  萨博本人还在继续不事张扬地参与这项工作。2014年初,萨博加入了Vaurum。这家比特币创业公司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帕罗奥图,目前处于秘密运营状态,目标是建立一种更好的比特币交换机制。萨博加盟之后,帮助这家公司调整了方向,转而利用比特币拥有的所谓智能合约的能力。据了解这家公司运营情况的人们匿名透露,这种功能能够实现金融交易的自动执行。

  这些人称,萨博把这家公司带上新的发展方向之后,它已经改名为Mirror,最近从几位知名的风险投资人手里筹集到了1250万美元。这家公司拒绝就本文发表评论

  据了解这家公司运作情况的人们透露,因为希望保护隐私,萨博在Vaurum扮演的角色一直对外保密。而且,因为担心公开曝光,他在2014年已经离开了。然而,当初他还在这家公司的时候,他掌握的不可思议的技能和知识让几位同事认定,就算不是亲自动手,萨博也很可能参与了比特币的创造过程。

  萨博留着大胡子。2014年三月,我曾经在丹·莫海德(Dan Morehead)太浩湖度假别墅的一场比特币活动上见过他。莫海德之前是高盛的一位高管,如今在运营一家专注于比特币的投资公司Pantera Capital。当时,萨博还在为Vaurum工作。莫海德和其他出席活动的对冲基金公司高管们都穿着昂贵的皮鞋和修身剪裁的裤子;而萨博已经谢顶,头上只剩一圈花白的头发,脚上穿着一双很旧的黑色跑鞋,身上的条纹衬衫也没有扎起来。

  尽管他不爱交际,但我在鸡尾酒时间还是成功地把他堵在了厨房里。他十分含蓄,回避了大部分关于他住所和就职公司的问题。但是,当我向他转述网上关于他的说法,包括人们说他是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一位法学教授,还有,是他创造了比特币,他当时就生气了。

  “好,我现在要说一说,希望以正视听。”他不高兴地说,“我不是中本聪,我也不是什么大学教授。其实,我从来都没当过教授。”

  后来,我向他问起构成比特币软件的大量复杂的代码片段和密码到底从何而来,以及到底是哪几个人具备将这些要素组合起来的专业能力,我们的对话才变得和缓起来。萨博当时提到了比特金,说它涉及许多和比特币同样的模糊概念,比如安全资产所有权的问题以及数字时间等,就是这些让比特币成为了可能。

  “两者之间存在大量的相似之处。”他告诉我,“我的意思是说,人们认定我是因为我提出了安全资产所有权以及比特金。它们和比特币之间存在太多的相似性,在别的地方都看不到。”

  当我问萨博是否认为中本聪也很了解他从事的工作,他说,他明白关于他的身份存在那么多的猜测:“我只能说,两者之间存在这些相似性。这一点在我看来很有意思,在很多别的人看来也很有意思。”

  后来,晚餐时间到了,打断了我们的谈话,我再也没有找到机会与萨博交谈。

  上周三,我给他发邮件的时候,他再次否认:“我之前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所有这些猜测都是在恭维我,但说得不对——我不是中本聪。”

  比特币的许多核心概念都是在一个叫做赛博朋克(Cypherpunks)的网络社区里发展起来的,这是一帮组织松散的数字隐私活动分子。作为他们使命的一部分,他们开始着手创造一种数字货币,能够像实体现金一样保持匿名性。萨博也是这个组织的成员,而且他1993年还给这个社区的其他成员写过一条信息,描述当时刚刚举行的一场活动上出席者们形形色色的动机。一些人,他写道,“是自由主义分子,希望政府退出我们的生活,一些人在反对国家安全局,还有一些人则发现冷不防用黑客袭击吓唬一下当权者是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萨博在思想上属于自由派。他告诉我,他之所以受到这些思想的吸引,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父亲。他父亲来到美国之前,1950年代曾经在匈牙利反抗过共产主义。而51年前,萨博就出生在美国。

  萨博在华盛顿州长大,曾经就读于华盛顿大学,攻读计算机科学。

  1990年代,赛博朋克的清单上流传过好几个数字货币的试验。当时,英国研究人员亚当·贝克(Adam Back)曾经开创了哈希现金算法(hashcash),它后来成了比特币的核心元素。另外一种叫做b钱,设计者是一位十分低调、名字叫戴伟(Wei Dai)的计算机工程师。

  这些实验失败之后,许多赛博朋克丧失了兴趣。但是萨博没有。他在自己的博客里写过,他曾经为一家叫做DigiCash的公司担任过六个月的顾问。1998年,他把自己版本的数字货币、也就是他自己所谓的比特金发给了一个还在继续追求这个项目的小团体。这个团体的成员就包括戴伟和哈尔·芬尼(Hal Finney),后者人在加利福尼亚圣巴巴拉,当时在尝试创造能够投入运行的比特金版本。

  比特金背后的概念和比特币非常相似:它包含一个像黄金一样稀缺的口令,无需通过类似银行这样的中央集权机构就能实现电子传输。

  这段历史表明了萨博和其他几位在开发最终构成比特币的拼图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2008年秋,中本聪描述比特币的论文面世的时候,曾经引用了贝克的哈希金。贝克和戴伟两人都曾经说过,中本聪私下发送过电子邮件,打头的就是他俩。而根据最近逝世的芬尼和他的家人向我提供的电子邮件,2008年秋天比特币软件公开发布之前,芬尼曾经帮助中本聪对它进行过完善。

  尽管如此,但却主要是萨博在2008年、也就是比特币在这个世界浮出水面的那一年进行的活动导致外界开始怀疑他在这个项目中扮演的角色。那年春天,谁都还没听说过中本聪,也没人听说过虚拟货币,萨博在自己的个人博客上再次提起了比特金的概念,而且还曾经在一次关于创造虚拟货币现实版本的网络对话中向自己的读者发问:“有没有人愿意帮我写代码?”

  比特币出现之后,萨博更改了这篇博客的日期。这个网站存档的历史版本显示,这样一来,这篇文章看起来就好像是在比特币发布之后、而不是发布之前写的。

  萨博那个时期撰写的关于比特金的文章与中本聪对比特币的描述存在许多惊人的相似之处,包括类似的措辞,甚至相同的写作方式。2014年,英格兰阿斯顿大学(Aston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比较了几位怀疑是中本聪的人撰写的文章,结果发现,没人比萨博更吻合。项目负责人杰克·格里夫(Jack Grieve)说,两者之间的相似性“不可思议”。

  后来,当我转过头重新阅读萨博在网上写的那些文章时,明显可以发现,中本聪登上舞台、发布虚拟货币之前的那一年,萨博正在再一次认真地思考数字货币。

  三个月的时间内,他频频撰文,阐述数字货币涉及的各种概念,包括智能合约的概念。这个概念非常专业,通常认为是萨博发明了这个术语。智能合约后来再次出现,成了比特币软件至关重要的一部分。

  萨博的博客解释过他为什么这么热衷于研究这些问题:当时发生的全球金融危机向他表明,货币系统已经失败,需要找到一个替代品。

  “热爱我们曾经、以及未来自由的人们,现在到了斗争的时候。”萨博在2007年底个人博客一篇支持自由派人士罗恩·保罗(Ron Paul)竞选总统的文章中这样写道,而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保罗在金融体系上所持的观点。

  在许多比特币观察人士看来,萨博在2008年10月表现出来的沉默和他那个时期撰写的文章同样值得注意。毕竟,这种虚拟货币是一项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撰文探讨的试验。不像戴伟、芬尼和贝克,萨博从来没有发布过这个时期来自中本聪的任何通信内容,也从来没有承认联系过中本聪。

  萨博第一次在自己的博客上简短地提到比特币是在2009年。2011年,这种货币依然在努力挣扎获得发展动力的时候,他再次撰文,探讨比特币,但是写得更详细,指出了比特金和比特币之间的相似之处。他承认,两者中无论是哪一个,只有少数人拥有把它们创造出来的专业知识和直觉。

  “据我所知,只有我本人、戴伟和哈尔·芬尼这几个人足够喜欢这个想法(戴伟是相关的想法),愿意真正追求这个目标,直到中本聪做到了(假设中本聪真的不是芬尼,也不是戴伟)。”

  这篇2011年5月的文章是萨博撰写的最后一批文章中的一篇。之后,他中断了很长时间才重返工作,研究他称为时间编程的概念。

  2011年5月同时也是中本聪最后一次与曾经对比特币做出过贡献的人们私下联系。中本聪在一封写给项目最早的参与者之一马提·马尔密(Martti Malmi)的电子邮件中写道:“我要去干其他事了,将来可能不来了。”

  无论真正的中本聪到底是谁,他都有充分的理由希望保持匿名。或许最明显的一个理由就是潜在的危险。阿根廷研究人员塞尔吉奥·德缅·勒纳(Sergio Demian Lerner)曾经下结论说,中本聪很有可能在这个体系诞生的第一年搜集了将近100万个比特币。鉴于目前每个比特币已经价值240美元,这笔财富的价值可能已经超过2亿美元。它有可能让中本聪被人盯上。

  萨博衣着朴素,行事低调,有可能是那种有一大笔财富但却一分钱都不会花的人,甚至有可能干脆把钥匙扔给银行。认识他的人们说,他还开着一辆1990年代的车。

  但他朴素的外在并没有打消比特币行家们对他的恭敬。曾经去Vaurum参加过面试的人们说,有些人是因为听说萨博在这家公司工作过才来的。他们希望在他们怀疑是中本聪本人、或者至少是参与过创造比特币的人们身边一起工作。

关键词阅读:萨博 中本 历史版本 DigiCash 代码片段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资金流向马上开户

资金查询:

证券名称最新价格涨跌幅净流入金额(万)
贵州茅台1170.003.56%84913.78
五粮液130.982.20%52961.49
水晶光电15.7310.00%45850.02
锦鸡股份20.6610.01%45360.85

目前佣金比例:

资金量:

月交易次数:

算算能省多少

您目前1年佣金50000

立省50000

立即开户/转户再算一次

计算说明:

节省交易费用 = 资金量*(当前佣金-证券通万2.5)
       *交易次数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
研报评级

资金查询:

更多>>
股票简称投资评级最新价目标价
徐工机械买入4.09--
格力电器买入38.95--
上汽集团买入29.15--
伊利股份买入2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