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马克思:与股神巴菲特惺惺相惜的垃圾债投资大师

2013年03月23日 09:01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字体:

  在最近的一次《投资备忘》中,马克思指出,当今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充满了不确定性,前景并未好至可以激进地投资,同时也未坏至需要绝对地风险规避。问题在于,人人皆知市场不景气,但是人人冒险。

  作为投资大师眼中的“大佬”级人物,霍华德·马克思(Howard Marks)堪称这个时代最伟大的投资者之一。他的声誉不仅源自于管理着770亿美元的庞大资金,更在于他在垃圾债券领域的投资业绩高达年均17.5%。

  马克思每年发表的《投资备忘》拥有庞大的读者群。其中,“股神”巴菲特可以称得上是他最著名的“粉丝”。巴菲特曾这样说:“当我看到邮件里有霍华德写的投资备忘,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马上打开阅读。”除此之外,很少推荐投资书籍的巴菲特还大力推荐马克思的作品——《投资最重要的事》,并称自己读了两遍。

  逆向思考制胜

  巴菲特之所以对马克思如此推崇,源自于马克思和他一样,都是格雷厄姆价值投资的忠实信徒。除此之外,马克思作为债券投资者,对宏观经济运行以及市场情绪的见解更为独到。

  俗话说得好,英雄重英雄,惺惺相惜。马克思也同样对巴菲特崇拜有加,称“巴菲特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投资者”。

  马克思认为,自己与巴菲特有很多共同之处,比如坚持价值投资理念,希望反周期和逆向操作,以及在投资当中很少情绪化和充满感性。

  马克思指出,在资本市场中,如想打败对手就必须正确思考,而且是独立的思考。要想达到这一点,就必须想他们所未想,见他们所未见,或者具备他们所不具备的洞察力。

  简而言之,马克思认为逆向思考并逆向投资是制胜的关键,而这正是巴菲特一再重复的他一生最基本的投资原则:在别人恐惧时贪婪,在别人贪婪时恐惧。

  在马克思的投资哲学中,他一直把投资心理形容为钟摆,投资者在乐观与悲观、贪婪与恐惧、笃信与质疑、风险容忍与风险厌恶之间,摆来摆去。当乐观、贪婪、笃信、风险容忍一起出现,那就是最危险的市场。

  “牛市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少部分人意识到基本面会改观,第二阶段,大多数人发现已经发生了改观,第三阶段,所有人认为会永远这样好下去。金融危机后的熊市也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少部分意识到资产高估,危险,第二阶段,大多数人发现已经开始下跌,第三阶段,所有人认为再也好不了了。 ”马克思认为,“我常说,聪明人开始,愚蠢人收尾。在牛市和熊市的第三阶段,果断逆向思维,才是我们的目标。

  马克思的确做到了这一点。在2000年1月份的投资备忘录中,他成功预言了科技股泡沫破裂,并因此成为了价值投资者的楷模。

  除此之外,他还在金融危机到来之前的2008年年初发表的一份《投资备忘》中指出,银行贷款混乱不堪,债券市场上很多债券也没有实质性担保作为保护。市场中很多“童话故事”还吸引着越来越多的资金,好像投资风险已经不复存在。整个信贷市场将要解体的症状已经非常明显。

  不过,马克思也认为:“运气往往在投资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正因为难以保证每次投资决策都正确,所以要成为一名成功的投资者,风险控制才显得如此重要,真正的网球冠军是能够控制局面的人。

  掘金垃圾债券

  将“低买高卖”价值投资理念应用于垃圾债券领域是马克思最擅长的神秘游戏。马克思曾说:“我们打算用50美分收购1美元的资产。如果你想拣便宜,只有到垃圾堆去找了”。

  1995年,马克思于创立了主要投资于高收益债和垃圾债券(distressed debt)的橡树资产管理公司(Oaktree Capital Management),该公司于2012年4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

  橡树资本上市之前,外媒有评论称:“如果投资像赛马一样,那么错过一个巴菲特给予如此高评价的人所领导的公司的投资机会,无疑是愚蠢的。”

  一般而言,危机发生之际正是受压资产策略基金大展拳脚之时。“高收益债券策略在经济低谷时违约率最高,投资表现也最佳。”马克思这样说道。

  2000年前后的互联网泡沫、2008年全面爆发的美国次贷危机及2011年集中爆发的欧债危机,都将上市公司破产数量和破产申请的资产总额推向新高,正因如此,橡树资本的资产管理规模得以逆势膨胀。

  近一两年,马克思的名声愈加响亮,这要归因于一场备受瞩目的企业破产案件——几大投资巨头对美国第三大电力供应商Dynegy(Dynegy Inc.,下称“DYN”)的破产展开争夺。

  在2010年,上市公司DYN由于子公司DH破产而陷入困境。很快,有“企业掠夺者”之称的卡尔·伊坎(Carl C. Icahn)通过股权争夺,获得对DYN股权的实际控制权;而马克思和掌管艾威资本的(Avenue Capital)马克·拉斯里(Marc Lasry)则切入DH和DYN的债券,企图获得DYN旗下资产的控制权。不久,伊坎通过错综复杂的程序,将DH的资产以低于公允价值的价格转移至上市公司DYN,但这一做法伤害了马克思的利益,因为DYN公司如果申请破产保护,那么其股票价格要比债券跌幅更大,而债券持有人的受偿层级高于股东。

  此后,马克思为了保护自身利益进行起诉,获得了法官的支持,法院撤销资产转移行为,橡树资本在这场战役中获得了胜利。

  “当今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充满了不确定性”

  在最近的一次《投资备忘》中,马克思指出,当今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充满了不确定性,前景并未好至可以激进地投资,同时也未坏至需要绝对地风险规避。问题在于,人人皆知市场不景气,但是人人冒险。因此他担心金融危机之前的“不明智举动”会卷土重来。

  马克思指出,接下来五到十年中,各国将面临去杠杆化,而美国、英国、欧元区、日本都将经历非常缓慢的经济增长。除此之外,消费者信心不高,商务扩展势头也不高。基于以上情况,投资者应当降低预期,明白风险是切实存在的。要行动,但是要谨慎行动。

  不过,马克思认为信贷泡沫不会那么快破灭,债券市场的游戏离曲终人散还为时尚早。

  对于中国经济问题,马克思认为:“中国经济有其自身的挑战是很自然的,在拥有大量资源及实现高速增长的愿望下,中央政策调控是非常不容易的,政府希望能刺激增长,但增长会带来过热问题。虽然过程不会一帆风顺,但我对中国长期的经济增长充满信心。”

  马克思在2005年曾对中国银行(601988)进行投资。除此之外,他在中国的经典投资案例还包括澳门房地产项目和中粮集团海外运输船队等。

  相关

  霍华德·马克思小档案

  马克思1946年出生在纽约市皇后区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父亲是一个会计师,但在他的印象中,父亲尽管活到了102岁的高龄,却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没能很好地享受生活

  马克思从小就是一个好学生,高中毕业后进入沃顿商学院学习。马克思认为,他在这所大学所学到的东西不只职业所需。例如该校要求学生学习人文课程,他选修并最终爱上了日本文化。在学习过程中,他被佛教中的“世事无常”这个概念所吸引,曾经在一份投资备忘中说:“难道这不就是资本市场的本质吗”?

  在完成本科学业后,马克西又前往芝加哥大学攻读MBA学位。时值1967年,当时的芝加哥大学正是有效市场理论的重地。不过马克思对有效市场学说的解读是:“想要成为成功的投资者,就需要付出10倍于常人的努力,在资本市场中找到那些尚未被有效市场统治的角落。

  1969年,刚刚走出校园的马克思在花旗集团获得了一份股票分析师的职位,并于1974年成为股票分析团队的主管。但当时长达数年的熊市令那些看起来价廉物美的股票也疯狂下跌,这令马克思感到痛苦不堪。于是在1977年,他在花旗银行的资金支持下,筹备发行了两只可转换债券以及高收益债券的基金。

  1969年,马克思在一次偶然机会中认识了南希(Nancy),在要到了她的电话之后展开了疯狂的追求攻势。但由于南希拒绝了他的求婚,他们二人各自与他人结婚。直到1985年,他们二人在一次朋友聚会中再次相遇,都已离婚的他们最终走在了一起。

  目前,他们育有一儿一女,住在纽约区派克大街一所价值5000万美元的豪宅内,马克思更是以14亿美元的身家跻身福布斯全美富豪榜的前400名。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