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美国前财长保尔森:美国不会掉入财政悬崖

2012年12月05日 07:01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字体:

  “我非常自信,美国不可能掉入‘财政悬崖’。”美国前财政部长亨利·M。保尔森 (Henry M. Paulson) 昨天在北京接受《第一财经日报》独家专访时表示。

  保尔森是在第二届“未来城市:现代中国的城市可持续性”年度研讨会期间作上述表示的。今年66岁的保尔森去年在芝加哥大学设立了“保尔森中心”(Paulson Institute)。“我一直都对环境保护和中美关系问题感兴趣。所以保尔森中心的首要任务是加强与中国的合作,促进中美关系,当然包括一些重要的合作领域,如环境与可持续问题。”他说。

  保尔森告诉本报记者,中国目前的经济增长模式已经达到极限,因此需要一个在经济和环境上更加可持续的新模式。同时,作为全球经济的两大驱动力,中国和美国需要建立一个新的经济关系框架,其中最重要的原则是要释放相互投资潜力、贸易好处以及科技潜力。

  可持续增长新模式

  对中国未来10年的经济增长而言,城市化将是关键驱动力之一,城市也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我认为中国能够从美国和其他国家犯下的错误中学到很多。”谈到中国对外“取经”,保尔森首先提到了美国的教训,“我们在建设城市的过程中犯了很多错误,我们基于汽车建设城市,而非以人为本。”

  但他指出,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与其他国家有着很大区别,其规模之巨大、速度之快,让管理城市化的任务更加艰巨:“很显然,20世纪的城市化模式未来将不再奏效。我也相信,未来数年中国若要取得成功,就必须改变其现有的城市化模式,采用一个新模式来减少社会、经济与环境压力。”

  保尔森认为,中国需要一个新模式,既有经济原因,也有环境和可持续原因。

  “从经济原因来看,中国目前的经济增长模式已经达到极限,不得不做出改变,因为过于依赖政府主导的投资以及出口。”保尔森认为,中国有必要采取根本措施,例如人口迁移改革,消除人口流动限制,这可以刺激消费,解决结构性问题,有助于经济再平衡,从而减少出口依赖。此外,中国还有必要进行房地产市场改革。

  在环境与可持续性问题上,保尔森强调要有长远的眼光,而不要过于关注短期。“短视不会带来长期繁荣。”保尔森表示,中美双方需要合作建立一个新的长期经济框架,能让两国走向长期繁荣。因为“只有从长计议,才能看到资源稀缺性,以及生态系统的价值,所以我们需要建立一个不会竭尽自然资源也不会破坏环境的经济模式”。因此,他强调,如果从长期来看,环境与经济增长并不互相矛盾,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

  中美经济新框架

  今年早些时候,保尔森为中美关系制定了一份新的蓝图——《美中经济关系新框架》,包括五大基本原则:释放资本与互相投资的潜力、确保金融市场透明度和严格监管、增强市场信心、开放双边贸易并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促进科技有效流动并推动创新。

  谈到这一框架,保尔森告诉本报记者,中美经济关系的总原则就是,两国经济都需要增长,美国需要为其经济注入新的活力,而中国也需要为其改革和增长模式注入新的活力,所以增长、就业和繁荣对两国经济都是关键。而中国和美国之间是互利共生的,任何一方都会因另一方经济改善而受益,也会因另一方出现危机而受累。

  “我们出现了经济摩擦,这是好事也是坏事。40年前我们没有经济摩擦,我们连经济关系都没有,而任何贸易伙伴之间都会出现经济摩擦。所以我认为关键是要有一个合作议程,因为我们做很多事情依然还在各行其道,但有些事情我们是需要一起完成的,否则只会适得其反。”保尔森说。

  对于五大原则,保尔森对本报记者强调,其中三点格外重要:首先,要释放相互投资的潜力。目前投资很大程度上还是单向的,即从美国到中国,但美国可以从更多来自中国的投资中获益,这能为美国带来更多经济增长和就业。但美国要让中国投资者知道“我们对中国投资持开放态度,我们欢迎中国投资”。

  其次,要释放贸易带来的好处。保尔森认为,应该促进美中双边贸易关系,美国可以根据不同行业分别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认可。第三,要释放科技潜力,促进科技双向流动并加大创新。

  美国不会掉入“财政悬崖”

  谈到时下全球热议的美国“财政悬崖”,保尔森立刻说:“这个问题存在误解。我非常自信,美国不可能掉入‘财政悬崖’。”

  所谓的“财政悬崖”是指,如果美国国会不能在年底达成妥协,明年年初美国将迎来个人收入所得税等税率上升和政府开支减少的财政紧缩局面。目前两党的谈判进展缓慢,在如何调整税收和政府开支上分歧依旧。

  共和党在上周五拒绝了奥巴马的“财政悬崖”方案后,周一提出了自己的方案,要求美国政府未来10年削减总计2.2万亿美元赤字,其中包括未来十年内新增8000亿美元税收收入、至少削减9000亿美元社会福利项目支出、削减3000亿美元政府可自由支配开支。

  在两党互不相让的僵局下,对于这个全球高度关注的话题,保尔森显然看得更深也更长远。在他看来,所谓的“财政悬崖”是由总统和国会自己创造出来的,是为了迫使政府落实明年的改革框架。

  “我们的关键问题是结构性赤字,债务过高且不可持续。”保尔森解释说,“当然,美国是一个富裕的国家,可以做很多事情,例如把一些代价分散到社会各个角落,分散到很长一段时间内去解决这个问题。但这在我们的政治体系内却很难,所以‘财政悬崖’才被创造出来作为一个强迫机制,美国总统和国会造出了这一机制来迫使整个国家采取行动,在这个重要问题上取得进展。”

  保尔森强调,美国不会掉入“财政悬崖”是确定无疑的。但政府会采取一些可能温和的措施来延缓这一情况的发生。但大量工作要留到明年初开始,需要一整年来做。在他看来,美国的大问题是结构性赤字,其中最大的问题又是社会福利和医疗,这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同时也需要税收改革。

  “目前奥巴马政府在讨论提高高收入者的税率,共和党人在讨论福利改革,我的判断是,我们明年需要税收改革,但不只是提高高收入者的税率,关键是设计一个税收系统,使其能够给国家足够的收入,同时又在创造就业上具有竞争力。”保尔森说。

关于保尔森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