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大举做空日元 日元淡友此仇不报更待何时?

2012年11月23日 07:10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11月21日,周三。昨天谈及日本年轻人无胆发达,女性择偶首重审慎理财。由此路进,敢搏敢冒险的“猛男”,岂非注定要做孤家寡人,把钱放进床下底反而大受女士们欢迎,燕肥环瘦任君选择?

  通缩通胀左右思维

  日本推广零售国债背后思维果真如此,安倍晋三若顺利拜相,透过效果等同“罚息”的负利率把日本国民积蓄迫出银行,借此鼓励股票等高风险投资,这不是跟财务省“软销”好男人爱债不爱股背道而驰吗?

  多年来,日本通缩威胁远大于通胀,物价长期存在下跌压力,现金购买力不会遭通胀蚕食,把钱存放银行或持有回报微不足道的政府债券,以日本的经济环境而论,也许真的胜于为求较高回报冒上资本损失的风险。大选后自民党一旦如民调所示般重掌政权,日本国民的投资习性、理财思维会否随着新政府力求重燃通胀而变?

  日本首相野田佳彦上周宣布解散众议院至今,日经指数急弹约半成,日元汇价则跌至82兑1美元的七个月低位,与今年2月初76水平相比,日元汇率已急挫约7%。

  自民党已为接掌政权后顺道“接管”日本央行,令其仅余的独立性亦化为乌有摩拳擦掌。狂印钞票以至把利率降至负数是否就能使日本经济起死回生,大部分论家皆不敢寄以厚望,惟政客一定会试完又试,由此触发的资金流向变化,已在投资界中引起热烈讨论。

  汇海观澜两个人

  这几天,老毕电邮中挤满日元日股的大行报告,其中为“金砖四国”冠名的奥尼尔(Jim O'Neill)所撰高盛每周通讯,引起了在下的注意。今时今日,奥尼尔似sales多过分析师,但此君毕竟乃外汇炒手出身,效力高盛前已在汇海闯出名堂。一讲外汇,奥尼尔便眉飞色舞欲罢不能。他声称,从1985年G5在纽约达成广场协议(Plaza Accord)至1995年加入高盛,十年间他“全程看好日元”;随后两年短暂转为看淡,但1997年起再度看好,直至数年前……

  对汇市略有认识的人,应知道奥尼尔自言看好日元的十年(1985-1995),日元汇率出现了一次大升浪,由243日元兑1美元涨至80以上,升幅超过七成。奥尼尔若真的“全程”做多,这个大浪便给他吃个正着。总算他“吹水懂抹嘴”,大谈光荣史之余,不忘自爆数年前由看好日元变为看淡,等于自认跌足几年眼镜。

  奥尼尔忆述汇市得失,令老毕想起一个人:长期在港从业的已故外籍投资顾问理查森(Leon Richardson)。此君生前在《星期日南华早报》有个“地盘”,老毕差不多逢出必读。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理查森乃不折不扣的日元好友,依其主张建仓的读者,不少皆尝过甜头。然而,老毕对理查森念念不忘,并非由于此君在日元升浪中一直叫buy;事实恰好相反,理查森令我留下深刻印象,皆因他在离世前最后一篇专栏中预测日元见顶美元反弹,写完此文即与花花世界道别。时为1995年5月,与日元见顶并步入三年大幅调整期配合得天衣无缝,为理查森的观汇生涯谱上完美句号。

  奥尼尔令老毕想起理查森,一半是个人情意结使然,另一半则跟当前日本政经局势有关。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即理查森去世后不久,日本经济有过一段小阳春,时在亚洲金融风暴之前,许多人相信已没有任何印象。其时也,日本不少知名公司引入外籍掌舵人、重整股权架构,令投资者对东瀛企业改革有过一番憧憬;在政治舞台,自民党首相桥本龙太郎利用当时相对有利的经济环境推动财政改革,在反对声四起中把消费税从3%调高至5%。

  许多如今已在享受退休生活的外汇炒家,当时皆相信日本有力走出泡沫爆破阴影、摆脱通缩迎来通胀,惟一则政府着力加税控赤,二则日本央行在九十年代中经济略有起色时加息,原先以为东京会利用这阵经济顺风把日本经济送上复苏之路的投资者,无法预见桥本政府和日本央行反其道而行,财政与货币政策一起收紧,令难得一见的经济曙光瞬间熄灭。

  这班汇市炒家若然重出江湖,我想他们必会有仇必报,使出“空手道”大举做空日元。何解?安倍晋三不是桥本龙太郎,下任日本央行总裁(现任总裁白川方明任期明年4月届满)亦不是当年为收紧银根开绿灯的松下康雄,当年做空日元饮恨的炒家,眼见在宽松措施上大有可能无所不用其极的安倍登场在即,怎能不跃跃欲试?

关于做空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