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美财赤火烧眉毛 “高息贵族”提前跳崖

2012年11月10日 11:50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11月8日,周四。昨天评美国大选,一句市场替奥巴马摇旗呐喊语音未落,美股当晚便大跳水,道指跌313点(2.4%),非但为6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更令美股回落至三个月前的水平。影响之下,近日大受热钱追捧的港股亦出现一次像样的调整,恒指全日泻532点,跌幅与道指同为2.4%。

  奥巴马four more years(再干四年),“粉丝”又唱又跳,华尔街和港股却给他来个反高潮。何以投资者那么不给面子?二字记之曰:“跳崖!”

  高息股沽压不轻

  众所周知,美国财政悬崖迫在眉睫,两党年底前若无法达成财政调整协议,及时拆除这个定时炸弹,美国便不得不通过削减开支和加税,自动令财政赤字减少6000亿美元

  财政悬崖讲足一年,大选后华尔街跳水虽跟美国可能被迫“跳崖”、自动削支加税有关,但除非奥巴马连任标志着美股大幅调整的开始,否则以标普500指数今年高位1465点为准,周三“大挫”后收报1394点,只代表美股从高位回落不足5%。老毕感到意外的并非华尔街选后急挫,而是市场对近在眼前的“悬崖”一直视而不见。

  既然众所关注,老毕今天就来做个“攀崖者”,探讨美国的fiscal cliff(财政悬崖)问题。

  周三晚有留意美股表现的朋友,可能已注意到现金流强派息可观的股份,即华尔街口中的“高息贵族”(dividend aristocrats),在跌市中跑输道指、标指,由这类股份组成的交易所买卖基金iShares道指精选股息指数ETF(纽交所代号DVY)沽压不轻,反映在近年利率低无可低环境中大受抬捧的高息股,可能已随财政悬崖迫在眉睫而亮起红灯。那是奥巴马在财政悬崖的背景下,主张把资本溢利税率从15%提高至20%,而股息税率则在目前15%的基础上增加5至10个百分点有以致之。

  DVY以脚投票

  美股近年充斥着大批“好息之徒”,高息贵族乘时而兴,令其估值日益昂贵。股息与资本溢利两税齐加,势必大大削弱高息股的吸引力,投资者倘一窝蜂沽之而后快,对美股以至环球股市的冲击绝对不容忽视,大家不妨多注意DVY的走势。

  美国若被迫“跳崖”,以自动削支加税共6000亿美元计数,约相当于GDP的3.5%至4.5%。这个结果如真的不可避免,美国经济由疲弱增长变为衰退风险甚高。

  美国大选后,行政机关继续由民主党总统掌控,而立法机关则维持一党控制一院的局面(共和党把持众议院,民主党控制参议院);情况与选前并无两样,很难想象花了两年时间仍谈不出成果的财政改革,能在生死线前一个多月迎刃而解。

  有人认为,在克林顿主政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参众两院大部分时间皆由共和党控制。以此而论,克林顿面对的政治阻力,比奥巴马有过之而无不及。然而,克林顿于1992年上台后,美国在开支减少税收增加下,入不敷出情况逐年改善;克林顿连任后,美国更在1998、1999和2000三个财政年度持续录得财政盈余,乃美国联邦政府1969年以来首次转亏为盈。克林顿能在困难重重下成此大业,奥巴马何以不能?

  大小气候皆变

  回答这个问题其实不难。第一,大气候不同。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国经济得天时地利之助,高增长低通胀并存,私营部门增加借贷提高开支,足以抵销公营部门削减支出的负面影响,美国经济并未因政府“去杠杆化”而受损,利率还拜政府财政改善减少借贷所赐持续下跌,进一步刺激消费投资,形成一个良性循环,令克林顿消灭赤字大业事半功倍。

  大气候以外,克林顿年代还有一种今天美国政坛所缺的“小气候”。当时参众两院控制权虽在共和党手上,但争论归争论,政客在削减赤字有赖削支加税双管齐下、痛苦须由整个社会共同分担上建立了足够共识。这个条件下,克林顿化阻力为动力,令美国财政得以重纳正轨。

  从去年的债务上限谈判一波三折,两党在提高税收和削减开支上各持己见寸步不让;若非如此,美国也不会在财政悬崖面前不知如何是好,唯一可做的是拖得了就拖,把危机再推迟一年半载。

  今时今日,不断“去杠杆化”的是私营部门,政府则为阻止经济萧条而大增开支,美国联邦债务由是高达天文数字不足形容的16万亿美元,情况跟克林顿年代公营部门“去杠杆化”、私营部门增加举债扩充开支刚好相反。在如此环境下削减赤字,美国经济顶得顺吗?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