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IMF提示中国影子银行风险 欧洲银行近3万亿美元抛压

2012年10月11日 00:49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资本外逃”和“加快整顿速度”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近向市场发出的两个信号。IMF对全球经济走向持悲观态度。

  北京时间10月10日,IMF在东京召开2012年下半年《全球金融稳定报告》(GFSR)发布会。该机构官员表示,在政策刺激下,当前,欧洲、美国、日本及新兴金融市场获可喜改善。但在过去六个月,全球金融稳定的风险增加,人们对全球金融体系的信心“非常脆弱”,金融稳定的下行风险已然加剧。

  GFSR报告显示,目前,市场纷纷减少对欧元区边缘国家私人金融的仓位。不断加重的欧元区危机导致避险资本逃往其他国家,主要流向了美国和日本。对此,IMF提出警告,欧元区政府必须加快行动速度,采用今年4月IMF提出的“全面政策”,恢复投资者信心,扭转资本外逃趋势。

  海通国际策略师黄薰辉解释道,所谓“全面政策”,即从多方面和根本入手解决欧洲经济萎靡问题,其中不仅包括银行资产去杠杆化,还有通过欧元区政府财政政策统一、削减支出、对外来投资者的进入门槛进行管理等。

  加强影子银行监管

  IMF亦为中国境内信贷风险提出警示。

  “虽然中国银行(601988)业维持了较低的不良贷款率,但市场对其信贷质量,尤其是对小微贷款的担忧可能会严重影响非银行借贷机构。”GFSR报告显示,目前,亚洲、中东及拉丁美洲一带国家的银行市净率(PB)均较2010年水平严重下滑,其中以中国银行业的下降幅度最高,市净率最低。

  彭博数据显示,2010年7月至今年7月,中国银行业的市净率从2倍降至接近1倍。“这是因为投资者担心中国银行业日益恶化的资产质量风险。”IMF官员表示,目前,中国的银行业因政府开始利率市场化,正面临可持续发展的压力。

  此外,IMF还提醒投资者需警惕中国的信贷风险、流动性错配及非银机构的道德风险。

  GFSR报告认为,近年来,中国的“影子银行”急速膨胀。近期内地经济放缓,整体信贷受到压制,非银行信贷的重要性反而增加。这使得私人企业能得到更多的信贷资源,但也对全国的金融稳定带来挑战。

  IMF数据显示,从2011年起,在中国的融资结构中,信托融资急剧增加,从2011年一季度占总体融资额的20%以下,增至2012年二季度的约30%。委托贷款亦快速增长,2011年三季度,此类贷款占国家总体融资额的比例曾高达60%,2012年二季度,上述数字已逐渐降至约25%。

  中国影子银行系统中,非正式贷款者是最不透明的,大约占了全国GDP 6%至8%的份额,主要服务于中小企

  业。目前,这些企业正面临较高的信贷风险,体现在借贷利率高达20%或以上。受中国经济下滑影响,这些非正式贷款者正面临急剧上升的不良贷款。

  “中国的影子银行是我们比较担忧的一个领域。过去几年,中国的影子银行通过各种贷款工具和中介机构迅速增长,这的确是一个风险。”记者会上,IMF负责人表示,通过影子银行提供的借贷总额占中国GDP的比率高达40%。目前情况来看,加强影子银行监管非常重要。

  同时,有分析师担忧,由于银行是信托产品的营销渠道,所以信托产品的风险会损伤银行业。

  此外,GFSR报告透露,中国银行业会“粉饰”存款数据。IMF估算中国银行业销售的理财产品约为8万亿至9万亿元,约占银行存款10%。中国银行业会将理财产品到期日设定为其季报公布前,然后将这些资金转为存款,并在下一季度开始后,转回高收益理财产品。此举很好地“粉饰”了银行的资产负债表。通过这些高收益的理财产品,银行希望吸引客户留下,不要因为存款利息低而流失。但这一财技隐藏了银行业真实存款基数,亦隐藏了银行不透明投资的产品结构。

  抛售2.8万亿美元资产

  对于欧洲经济,IMF则持更加悲观态度。

  近几个月,欧洲央行通过有条件购买政府债券等举措,帮助扭转欧元区金融市场的碎片化并加强欧洲货币联盟。

  “这些行动有助于市场在最近几个月稳定。然而,决策者需要采取额外措施,以恢复市场信心。”GFSR报告提到,如果欧元区决策者不加快整治速度,可能会为银行去杠杆化带来更大压力,这很大可能会引起银行少放贷款、信贷紧缩和随之而来的经济衰退风险。

  Haver Analytics数据显示,从去年6月至今年6月,西班牙和意大利资本流出的金额分别为2960亿欧元(占2011年GDP的27%)及2350亿欧元(占2011年GDP的15%)。而国际清算银行数据显示,2011年三季度至2012年二季度,欧元区最大的一些银行的总资产下跌了6000亿欧元,约占这些银行总资产的2%。

  IMF预计,欧债危机解决进展缓慢意味着欧洲的银行在未来两年内将抛售2.8万亿美元资产,以降低风险敞口,较六个月前预估增加了2000亿美元。若欧洲决策者不兑现建立统一银行监管机构的承诺,且二线国家不完成调整计划,代价则可能更高,会损失4.5万亿美元资产,并对就业和投资带来额外影响。

  目前,欧元区资本正大量流向美国和日本。但IMF认为,虽然这些资本流动把美日的政府融资成本压到了历史最低水平,但这两个国家仍面临重大的财政挑战。在美国,迫在眉睫的财政悬崖、债务上限的最后期限以及相关的不确定性是眼下最主要的风险,这两个国家在中期内都需要采取更多行动来减轻其财政负担。

  IMF官员为上述问题开出药方。他在记者会上表示,欧洲央行近几周的措施消除了投资者的恐惧,但这些措施要得到欧元区各国的支持,方能吸引资金回到欧洲。其中,有四个因素需注意。第一,虽然欧洲银行管理局的措施已使局面有所改善,但财困银行仍然需要重组和处理。第二,需要财政整顿和透过结构改革达到更安全的经济状况。第三,强大的防火墙。欧洲稳定机制和欧洲央行买债计划应该被严肃看待,并辅之以财政约束措施。最后,需要一个更强大的联盟组织。“创立一个独立的监管机制是重要的一步,不能拖延。提供清晰的银行业组织成立路线图也很有必要。”

关于IMF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