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欧美“再工业化”的再思考

2012年08月04日 12:16 来源: 证券时报 【字体:

  在后危机时期,欧美国家实施“再工业化”战略正成为趋势。从“去工业化”转向“再工业化”,意味着欧美制造业的就业比重开始回升,也意味着部分资金从发展中国家回流发达国家。

  众所周知,西方发达国家是去工业化的始作俑者。由于土地和劳动力等生产成本不断提高,环境保护意识不断增强,加之资源渐趋枯竭,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起,很多欧美国家企业开始将劳动密集型的加工装配环节,分散到国外工资成本相对低廉的地区。但是,“去工业化”也给就业和经济发展带来不少突出问题。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特别是欧债危机持续蔓延,美国家庭的“去债务化”和欧洲政府的“去债务化”,促使欧美国家开始对“去工业化”进行反思和渴望重归实体经济。

  应该看到,欧美国家“再工业化”,已经直接挑战“中国制造”。在今年博鳌论坛上,与会的美国通用电气集团负责人坦言,从全球金融危机中,美国看到经济虚拟化使失业率高、消费信心不足。必须从“去工业化”转向“再工业化”,重振制造业,把就业岗位带回美国。

  31年来首次出现年度贸易逆差的日本,也出台激励措施,避免产业“空心化”带来的经济社会问题。

  与此同时,欧美等国还借“再工业化”重新搭起贸易壁垒,并且通过“碳税”、劳工标准、社会责任等规则,重夺国际产业竞争主导权。

  笔者认为,面对西方“再工业化”给中国制造业带来的冲击,我们必须有应变之策和防范之策。

  就前者而言,主要是因应高端制造业和低端制造业之变。欧美重回制造业的内在含义在于抢占全球产业科技的制高点,掌握高端制造业的领导权。去年中国制造业总量已经是全球第一,但制造业产品的附加值很低,基本上处于国际产业的低端,是大而不强、大而不优,而且为此付出的资源环境的代价非常大。“十二五”期间,中国高端制造业列为七大战略新兴产业之一,是产业转型升级的重中之重。此外,要借机加快海外并购步伐,在新一轮产业竞争中抢夺制高点。

  同时,作为全球最大规模的“世界工厂”,“中国制造”的地位不但不能削弱而且应该加强。经过30年改革开放,中国已形成了巨大生产能力,而且是面向全球需求模式的。可是,“中国制造”长期依赖的低成本比较优势逐步削弱,新的竞争优势尚未形成。因此,一方面中国制造业要形成“新比较优势”,重在培育核心技术和新一代产业工人。另一方面,要全面发掘内生动力,向内需要发展是“中国制造”拥有的最大机遇之一。

  就防范之策而言,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去工业化”、“产业空心化”现象也普遍存在。例如,一些大城市争抢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一些中等城市热衷搞金融创新项目,一些企业只想走直径赚快钱。殊不知,16家上市银行2011年实现净利润约8750亿元,每家银行平均每天净赚1.5亿元。这相当于全部上市公司净利润总和的一半,同时这一数字还超越了125个国家2011年的国民生产总值(GDP)水平。银行业的净利润已达到富可敌国的地步,但净利润绝大部分来源于存贷息差,让中国企业和家庭背负沉重的还款利息包袱。

  还需要指出的是,一些地方政府对经济增长数值崇拜,当靠内力发展达不到官方既定经济增长目标,便不遗余力出卖土地,盲目引进技术资金,还以地方平台借贷配套资金。这虽然增加了国内生产总值,另一方面也抑制了原有的内部发展动力,原有的工业生态被打破,产业结构出现畸形。正如《对我们生活的误测:为什么GDP增长不等于社会进步》前言写道:“大多数时候,我们混淆了目的与手段。金融部门是让经济更多富有成效的手段,而它本身并非目的。更糟糕的是,混淆幸福衡量标准的改善和幸福本身的改善。我们的经济应该让我们更幸福,而经济本身同样不是目的。”这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似乎也告诫我们:保增长是手段,保民生才是目的。

关于去工业化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