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康菲母公司才是真正责任方

2012年07月27日 03:43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在向美国联邦休斯敦法院正式递交了起诉书后,代理中国渔民诉康菲公司的美国律师托马斯·比莱克(Thomas Bilek)终于松了口气。

  “我们的责任是帮助这些渔民获得应有的赔偿。”7月16日,比莱克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我们等待今年10月1日法院第一次预备听证以决定是否受理此案,在此之前事情不会有什么新变化。”

  此时,他为了30名受到康菲溢油事故影响的中国渔民追索赔偿,已经工作了半年多。

  2011年6月4日和6月11日,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与中海油合作的蓬莱19-3油田相继发生两起溢油事故,造成附近养殖基地损失严重。

  尽管远在美国休斯顿的康菲石油公司总部承诺承担责任,并通过行政赔偿向中国政府支付了10亿元人民币,这些钱款至今还没有完全发放到个人手里,也没有覆盖所有受害的渔民和养殖户。与此同时,渔民们在青岛等地的立案申请迟迟得不到批复。

  此时美国律师伸出了橄榄枝。他们跳过康菲中国,直接起诉康菲美国总部。尽管比莱克坦承,这不是法律援助,却给了中国渔民一个希望。

  作为有着25年环境诉讼经验的律师,比莱克认为:“如果在美国审理这个案子,我们应该会赢。”

  跨国取证

  比莱克是从工作伙伴——律师斯图亚特·史密斯(Stuart Smith)处了解到这个案子的。此时距离康菲溢油事故,已经整整过去一年。

  早在事故发生后的3个月内,国家海洋局就拿出事故评估报告,美国康菲公司同意出资10亿元人民币作为行政赔偿,用于解决河北、辽宁省部分区县养殖生物和渤海天然渔业资源损害赔偿补偿问题;同时,康菲和中海油分别从海洋环境与生态保护基金中提取1亿元和2.5亿元人民币,用于天然渔业资源修复和养护等工作。

  但此后,直接遭受经济损失的河北、辽宁渔民并没有及时拿到赔款,与此同时,同样认为受到直接损失的山东渔民,被排除在赔款范围之外。此后,山东渔民在青岛海事法庭上诉,但诉讼请求至今未获回复。

  知悉这些情况,史密斯与比莱克决定接下这个烫手山芋。史密斯的经验更丰富,在环境诉讼方面有30年的从业历史。比莱克和史密斯两人在环境诉讼领域合作超过10年,曾经和多个石油巨头打过交道,最近一次是在英国BP墨西哥湾溢油事故中出任代理律师。比莱克还曾经参与过安然案件。

  “我接下这个案子,主要是因为事实很清楚:母公司美国康菲已经表示要承担责任,而那些导致溢油事故的决策是由母公司发出的,因此我们选择在美国康菲总部所在地发起诉讼。”比莱克表示。

  他的律所就在康菲总部所在地的休斯敦,谙熟德州法律,这是史密斯找到比莱克合作的原因。而后,他们找来精通中文的同事帮忙,并且聘请了研究中国法律的法律教授克拉克(Donald Clarke)担任团队顾问。

  在过去的10个月中,比莱克和史密斯和中国方面的律师合作,实地取证,几次来到渤海事故发生地。在做了充分准备后,才选择向休斯敦法院递交诉状。

  同时,比莱克和史密斯已经按照规定给美国康菲公司发去函件,但至今没有听到对方任何回应。

  比莱克表示,预期在今年冬天早些时候,会有一些结果出现:“现在我们首先要看法院是否决定受理此案。”

  这30人的诉讼案只是第一步,根据中方律师消息,有超过500名渔民已经和比莱克等签署了代理协议。对此,比莱克不愿置评,只是表示,如果这个案子被法院成功立案,同时其他的受害者有足够理由和证据,到时候才能判断如何继续提起后续诉讼。

  直面母公司

  有消息称这次案件的起诉金额是8.7亿元人民币,但比莱克称还未最后确定。

  他们决定不起诉康菲中国,而是直接起诉其在美国的母公司。“我们不是不能起诉(康菲中国),而是选择不去起诉,因为我们认为母公司更应该负责,而且他们有足够的资金来支付赔偿。”

  另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是,只有起诉康菲在休斯敦的总部,他们才能够在美国获得该案件的代理权。因为一旦起诉康菲中国,案件可能会因为管辖权异议导致被驳回。

  司法管辖权的争论,在10月1日之前,注定会持续成为中美司法界的争论议题。

  一些法学专家在美国律师接下渔民代理权后曾表示,不看好美国法院受理此案。因为一般侵权案件,应按照受害者所在地以及事故发生地来决定法院的管辖权,而在这个案件中,所有涉及的对象似乎都在中国。

  但比莱克并不这么认为,“母公司——总部在休斯敦的美国康菲公司才是真正的责任方,他们在与中国政府协商的时候已经表示,他们对此应该承担责任。”

  比莱克雄心勃勃地盯着康菲总部,他觉得目前最大的挑战,就是康菲公司如何做出实质性的赔偿:“通常情况下,许多跨国企业通过子公司来保护其整体资产,子公司本身没有什么资产。而如果一旦母公司承认责任,那么这一责任就是完全的。”

  但他拒绝对案件代理花费置评。此前有消息称,美国律师团代理此案采取风险诉讼代理模式,即前期由美国律所支付诉讼、取证和相关人员赴美交通和住宿花销等所有费用。

  比莱克向记者坦承,他此前也接过很多非盈利的环境诉讼案件,但他们当然希望此次的案件有利可图。

  成功先例

  “为什么在中国没有能立案的案子,你确信在美国就可以?”同样问题问过比莱克多次。

  2011年11月18日,30个山东渔民到青岛海事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但由于搜集证据等原因,法院一直没有立案。

  “这是非正式的拒绝立案的方式。”比莱克表示,“我不想评价中国司法管辖问题,我只是想说,这些受害者必须在某个地方得到切实的赔偿。”

  比莱克的自信不是没有道理。

  在英国BP墨西哥湾溢油事故后,尽管BP总部在英国,是其美国子公司出现了溢油问题,但美国政府要求母公司承担侵权责任。

  “在这个案件中,美国政府非常强势。”比莱克说。

  “不仅是政府机构,还有非政府的社会组织,他们会积极行动起来,组织受害人向法院提出上诉。”

  非政府组织参与的最著名的案件,莫过于1979年优胜美地(Yosemite)国家公园内莫诺湖(Mono Lake)因城市发展大量引水大面积干涸问题,斯坦福大学学生组织了莫诺湖委员会,与其他环保组织联手向洛杉矶提起法律诉讼。经过15年努力,加州终于在1994年裁决:制止洛杉矶引水截流,稳定莫诺湖平均水位。

  “如今随着经济格局变化,我发现大多数环境诉讼案的受害者,来自于发展中国家,在这些国家,许多时候无法对于赔偿做强制执行,同时非政府组织的参与还不成熟。”比莱克说。

关于康菲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