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全球几大央行利率政策或按兵不动

2012年07月05日 09:08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字体:

  7月3日中午12点30分,澳大利亚联储委员会在央行利率决议上表示,将维持原有的3.5%利率不变。澳大利亚央行在利率声明中称:“目前预期通胀将与目标一致,经济增长正在接近长期趋势,但是国际经济展望比前几个月更为严峻,维持目前的货币立场仍然合适。”

  此前,法兴银行Michala Marcussen及她领导的团队预计,全球经济低迷有可能促使几大央行在近期采取大规模行动,其中包括欧洲央行,澳大利亚联储和英国央行。

  据法兴银行分析,澳大利亚联储有可能进一步推出货币宽松政策,在5月和6月两次降息之后,7月再度降息25个基点的可能性是20%。而再度降息更有可能是出现在8月澳联储公布新的经济预期时。法兴银行预计英国央行增加QE的规模将达到500亿英镑,这样一来,总的QE规模就达到了3750亿英镑。同时预计银行利率维持在0.5%不变。鉴于欧洲央行上个月宣布维持基准利率在1.0%不变,法兴银行认为,欧洲央行此举为日后利率下调留出了空间,而现在就具备下调利率的条件。所以,法兴银行预计欧洲央行将会把存款利率下调至零,同时将再融资利率下调50个基点至0.5%。

  澳联储维持利率不变——理所当然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澳大利亚联储维持利率不变主要有三点原因,第一,澳大利亚的货币政策的制定主要是参考通胀水平的,第二,经济低迷采用其他手段解决,利率不是它解决经济增长的手段,第三,全球的货币政策都在互相协调。

  孙立坚对记者说,澳大利亚的货币政策只有一个目标——控制通胀水平。如果国内物价水平没有很大幅度回落或者上升,它的利率水平维持不变是理所当然的。为了达到澳联储对2012年GDP上升3%的目标,澳大利亚采取更直接的量化宽松手段来刺激经济,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它会通过其他的手段来改变现在经济低迷的状况,但是不是通过利率。澳大利亚所采取的单一的盯住通胀的货币政策,最致命的一个前提条件是不能转换目标,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不能改变自己的货币政策,如果因为经济低迷而改变货币政策的目标,通过下调利率去刺激经济,以后再想回到原来盯住通胀的单一货币政策,原则上市场对这个国家的货币政策的信赖就将完全丧失。因此,澳大利亚利率是否调整主要是看通胀水平,至于经济增长的问题,会采取其他的手段来刺激经济,而不是利率政策。

  另外,一个国家降息的目的是让市场上面的资金成本降低,融资更加便利,但是,如果只有一个国家降息,其他国家没有降息,这时候就会出现利差倒挂现象,这个国家的资金不会再为自己国家经济发展服务,大量资金会流出国门,到海外高利息的市场上去,所以现在全球的货币政策都是互相协调的,否则各国会互相干扰货币政策效果。如果澳大利亚降息,就会影响到别国刺激经济的政策,维持利率不变是国际政策协调的需要。

  英国仍旧按兵不动

  孙立坚认为,英国采取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可能性也不大,首先因为欧洲已经有了自己的救助计划,欧洲的局势已经开始趋稳,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必要再采取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因为现在过度宽松的政策将导致未来物价上涨和通胀的问题,所以现在在不必要的情况下尽量不去采用。目前市场上的资金很充裕,但是这些资金能不能进入到解决就业的实体经济渠道中去还是一个问题。每一轮量化宽松都投放了很多资金,而这些资金就是进入不了实体经济的良性循环之中。当市场恐慌,人们把钱牢牢地藏起来,不去投资和消费的时候,量化宽松能够带动消费和投资,但是现在这种恐慌的心态相对来说已经稳定多了,所以英国也不会采取新一轮的量化宽松。第二个原因是奥运能够带来的有效的需求,不需要去刺激经济,现在去刺激为时尚早,等到奥运会之后,经济冷却下来之后才需要去刺激。有奥运会这个刺激经济的内在动力存在,英国央行不会在这个时候轻易地去投放货币。

  欧洲新一轮量化宽松时机未到

  “欧洲央行利率不会变,因为欧洲央行的利率已经没有多少可以调节的空间了,如果利率直接下调至零就会产生流动性的陷阱,以后的货币政策就更难实施了。现在西班牙和希腊问题还没解决,货币政策还要留给市场一个想象,也就是政府救市的空间还存在,现在既然市场已经趋稳了,欧洲央行不会把利率降到以后不可调控的低水平。”孙立坚说。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研究室助理研究员肖立晟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现在问题不是出在资金的供给面而是出在资金的需求面,在一般情况下,降息是能够刺激需求的,现在银行业资金很充裕,供给的利率也不是很高,但是企业的融资成本却依然很高,这是因为整个经济前景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会不断推高企业的融资成本,特别是重债国,国债收益率上升,和企业融资成本也紧密关联,在这种情况下降息,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一种姿态,表明欧洲央行、欧盟对经济增长的侧重,但是总体上来说,鉴于企业融资成本比较高,而银行资金充裕,这时候降息的作用不会很大。实际上现在欧债危机问题的关键是要缩小重债国和德国国债之间的利差,德国的国债收益率低于欧洲的隔夜利率,重债五国的收益率却远远高于德国的国债收益率,降息还是不能解决欧元区当前的困境,只是能够表明欧洲央行会采取更加积极的动作,以此来提振市场信心。”

  孙立坚说,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会给欧洲带来两个后遗症:第一造成将来流动性泛滥,通货膨胀等问题,隐患会越来越大,第二是道德风险,如果现在投放大量救助资金,那些本来应该自律的国家或机构会发现融资很容易,将来它们还可以实行高福利,大量借债,这不符合主导国家德国的想法,所以,德国在能不救的情况下尽量不向市场投放资金,而是要求这些主权债务国家自己解决债务问题。现在市场的恐慌情绪稳定了,后续的量化宽松政策还可以等一等,但是一旦危机再次全面爆发,欧洲除了量化宽松没有其他选择,在这个时候搞财政一体化是不可能的事。

  肖立晟对记者表示,SMP实际上是希望欧洲央行出手购买国债稳定重债国的国债市场,刚刚结束的欧盟峰会已经达成协议,ESM可直接购买重债国国债,这个责任已经更多地由ESM来承担了,而不是欧洲央行。现在要看欧洲央行是否会启动SMP,一方面要看未来西班牙、意大利的国债市场如何发展,另一个是要看ESM的机制的推进。上两轮的LRTO还是比较有效的,LRTO的作用有两个,第一,稳定金融市场,第二,通过金融市场和国债市场利差间接地降低国债收益率,从现在金融市场的情况看,国债市场还没有波动到足以需要启动第三轮LRTO的地步。

关于全球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