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金砖失色”趋势渐成

2012年06月12日 02:39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字体:

  6月11日,标准普尔发布了《印度是否将成为金砖国家第一个堕落天使?》(《Will India Be The First BRIC Fallen Angel?》)的报告,指出经济增速放缓可能加大印度失去投资级主权债务评级的风险。印度将成为第一个失去这一评级水平的金砖国家(BRIC)。目前,印度“BBB-”这一长期主权信用评级较“投机级”高出一个级距。

  标普这一报告所指明的方向,实际上是揭下了金砖国家鲜亮的外衣。尤其是,报告里强调的“第一个”,意味深长。巴西、俄罗斯的经济风险也不容小觑。印度显然只是第一个,在欧美经济危机的背景下,印度货币卢比竟然贬值到了十年新低。而自2011年7月至今,巴西货币雷亚尔贬值也超过20%,俄罗斯卢布贬值幅度接近15%,人民币则微贬不到2%。

  那么,金砖失色,是一个短期现象,还是一个长期趋势?在此笔者以为,一个延续过去十年的逻辑,或许正在发生改变。

  当今全球经济关系的本质是“中心经济体—次中心经济体—外围经济体”,这是由国际货币体系“中心货币—次中心货币—外围货币”的格局衍生出来的。分别对应的是“美国—欧元区(加上日本、英国)—新兴经济体和其他”,以及“美元—欧元(加上日元英镑)—新兴市场货币和其他”。在这一格局中,中心货币和中心经济体具有避险资产性质,外围货币和外围经济体具有风险资产性质,次中心货币和次中心经济体兼而有之。

  2001~2008年,“中心货币”美元大贬值,美元指数从2001年7月的121贬值到了2008年3月的70.68,这决定性地推动了国际资本配置风险资产,流向新兴市场“外围经济体”,新兴经济体迎来了“黄金十年”,金砖概念应运而生。

  2008~2009年,经济金融危机的核心是“中心货币”美元和“中心经济体”美国的危机,危机负向传导到次中心和外围经济体。2010~2012年,经济金融危机的核心是“次中心货币”欧元和“次中心经济体”欧元区的危机,危机正向传导到美国(资本流入美国推动美元升值和美国股市上涨),负向传导到新兴经济体。

  在2008~2009年的第一轮危机中,新兴经济体经历了危机,但经过自救以及得益于美联储的救助,新兴经济体经济重归上升路途。但在当下欧元区次中心的危机之中,新兴经济体正在经历三重危机:自身刺激政策难以为继;欧元区去杠杆化减持新兴经济体资产;美元升值加剧资本回流美国市场。

  2008年的美国经济危机、2011年至今的欧元区经济危机,实际上作为外围的新兴经济体受到的经济和金融冲击非常大。这一冲击改变了2001~2008年间新兴经济体的运行逻辑,成长的外部环境被完全打乱。

  第一,2001~2008年的美元大贬值周期,恐怕已经结束。2008年至今的四年时间里,美元指数在80上下波动。在欧债危机长期化的背景下,在欧元区真正实现财政统一之前,欧元对美元汇率中期将看跌,这意味着美元指数还将继续向上攀升;即便美元并不迎来升值周期,而是维持在80~85区间,新兴市场经济体过去所面临的货币升值基础——美元贬值也已不复存在了。

  第二,金砖国家成长黄金年代的2001~2008年,背景是国际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大量配置新兴经济体风险资产。而如今去杠杆化、去风险资产已经成为欧美主体资本的思路,即便产业资本的全球化配置,在美国再工业化战略之下也在做重新思考,这意味着新兴经济体资本长期流入的态势已经改变甚至逆转。

  第三,2001~2008年,发达经济体信用扩张推动的需求扩张,拉动了以中国为代表的产能国家的经济增长。但2008年经济危机至今,欧美央行货币扩张难以实现信用扩张,最终需求裹足不前,再加上老龄化的长期因素,发达经济体需求将不再像之前那样呈现高增长,这给新兴经济体尤其产能输出国家带来了压力。

  2001~2008年长周期的资本流入,事实上推动了新兴经济体的“泡沫化”,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危机中,新兴经济体的众多股票市场出现接近甚至超过腰斩的情况,货币贬值幅度动辄30%~50%。而2009年之后美联储扩张加上新兴经济体流动性扩张,才又再度推动了新兴经济体的“泡沫化”。当下以印度、巴西等为代表,股票市场下跌、货币贬值、资本外流,则又在开启新一轮“去泡沫化”过程。

  新兴经济体的代表——金砖国家——正在逐步失去市场的宠爱。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代表的美国经济危机是急骤性的,这期间新兴经济体的去泡沫化也是急骤性的;但2011年至今欧债危机是长期性的,对新兴经济体的影响也将是长期性的。

  全球化背景下,实体经济层面的要素价格优势推动了以中国为代表的“金砖”国家的成长,这种概念是真实的,但金融全球化放大了这种成长。未来,以中国为代表的“金砖”国家要素价格优势仍然存在,实体经济层面的竞争力仍然存在,但在金融层面、资本流动层面的资金回归,则将使得新兴经济体金砖失色。

  “金砖”仍在,但“失色”趋势已成。如果说印度主权评级将是金砖国家中“第一个”被下调的,那么中国还不至于成为“下一个”,但即便是最后的那一个,这样的趋势也需要中国上下十二分警醒。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