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访IMF副总裁朱民:新救助基金应对欧洲银行业注资

2012年06月07日 04:55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字体:

  我们认为,希腊应该、也会留在欧元区,否则对于希腊来说成本很大,对欧洲乃至全世界的冲击也会很大。目前看来,欧盟官员和首脑们都希望希腊能够留在欧元区,希腊政府目前也表示愿意留在欧元区。

  尽管希腊6月17日重新选举让人们开始担忧“希腊退出”(Grexit)的可能性,但似乎并没有一方真的希望希腊退出:希腊民众和政府不愿意,“三驾马车”[欧盟、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不愿意。

  “我们认为希腊应该、也会留在欧元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朱民近日在上海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因为退出会让希腊、欧元区和欧元以及全世界都付出沉重代价。

  谈到经济复苏,人们总是倾向于将财政紧缩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形容为“两难”。但在朱民看来,两者不仅必需,也完全可以双管齐下。

  但短期内,欧元区仍需要一系列缓解银行业危机的解决方案。朱民表示,希望由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和欧洲稳定机制(ESM)合并而成的新救助基金能够将资金用途多元化,尤其是用于对困境中的欧洲银行业注资。同时,他鼓励欧洲银行业引进私人资本,并建立存款保险制度。

  长期来看,朱民认为欧元区应该积极讨论和推进欧元债券,进一步朝财政联盟的方向前进。

  相信希腊会留在欧元区

  第一财经日报:一度缓和的欧洲危机再次走向激化。先是希腊的政治动荡引发了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担忧。如果激进左翼联盟领袖齐普拉斯在6月17日的大选中获胜,那么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会大大加剧。IMF总裁拉加德表示,虽然IMF不希望希腊退出欧元区,但已经对所有的可能性都做好了准备。IMF是如何准备和预期的?

  朱民:欧洲的形势一直在不断变化,特别是最近关于希腊,这涉及到两个方面:第一是政府选举,大家对于政府未来的方向和政治经济政策比较关注;第二是居民存款是否流出。我们认为,希腊应该、也会留在欧元区,否则对于希腊来说成本很大,对欧洲乃至全世界的冲击也会很大。目前看来,欧盟官员和首脑们都希望希腊能够留在欧元区,希腊政府目前也表示愿意留在欧元区,这是很正面的信号。我们还是要看选举结果,也尊重选举结果。作为维护全球金融稳定的机构,我们会对各种不同的情况做出分析和预测。

  日报:根据希腊民意调查结果可以看出,希腊民众还是希望留在欧元区,但退出的概率目前依然较高。你也谈到你们已经做了一些准备,如果最坏的局面出现,你预计会对希腊、欧元区和欧元以及全球金融市场造成怎样的影响?

  朱民:我们尊重希腊政府和希腊人民的决定,我们也相信希腊会留在欧元区,但我们各方面的安排也很妥当,我们对稳定全球金融市场和全球经济运行很有信心。

  日报:这里存在一种可能性,即新上台的希腊政府可能会反对过去签署的一揽子救助计划,那么如果IMF愿意与他们合作,是否意味着双方愿意形成一个新的妥协方案?

  朱民:我们有援助项目在希腊,这是经过欧盟、希腊政府和我们共同研究磋商并承诺签署的,项目签署时也获得了希腊各方面的共识,这也是基础。当然情况也在不断变化,根据变化情况,如果政府有新的考虑,我们也愿意在新的基础上进行讨论。

  日报:如果最坏的局面出现,IMF会给欧洲央行怎样的建议,例如新一轮更强有力的长期再融资操作(LTRO)?

  朱民:全球金融机构都在相互合作以维护世界经济金融的稳定。在过去的不同场合里,欧洲央行也先后说过他们会积极地继续提供流动性,我想这对欧洲金融乃至全球金融局势的稳定都是非常重要的。

  财政紧缩和经济增长可以兼容

  日报:欧洲的银行目前再次成为危机的焦点,一些国家希望能够将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和欧洲稳定机制(ESM)合并起来直接向银行注资,但德国一直反对。IMF的立场是怎么样的?

  朱民:我们从去年8月份开始就明确指出,欧洲银行系统需要注资和改革。欧洲的银行业非常大,拥有超过30万亿的欧元资产。这一方面体现了欧洲金融业强大,但另一方面,它也面临着很大的去杠杆化压力,资本金不足,再加上很多资产质量在危机中恶化,使银行业承受着巨大压力,融资成本上升。所以我们一直坚持认为,对欧洲银行业进行注资是很重要的,具体来说,我们希望EFSF和ESM能够合并,与此同时,新的救助基金成立后能够将其资金用途多元化,并能够用于银行注资。稳定银行业对稳定整个欧洲会有很大帮助。

  现在看来,人们对银行业问题已达成共识,例如我们估计欧洲银行业在未来两年内去杠化需要处理资产2.6万亿欧元,规模很大,如果处理不好,对欧洲企业甚至全球经济都会造成很大影响。欧洲银行业大概占据全世界贸易融资50%以上的份额,它的去杠杆化过程会影响全球贸易波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对欧洲银行业进行治理和改革,不但对稳定欧洲经济金融很重要,对稳定全球经济金融也很重要。

  日报:你提到的去杠杆化大多是基于目前的风险和概率来估算的,但如果发生最坏的情况,去杠杆化的过程可能会加速,对资本金的需求也可能会更高,在这种情况下,ESM和EFSF相加可能会远远不够,如果需要更多资金,会来自什么地方?

  朱民:ESM的资金能力还是很强的,有很大实力来解决银行业注资问题。与此同时,我们已经鼓励欧洲银行业引进私人资本,将私人资本和公共资本相结合来进行注资,这也有利于改善银行的资本结构和治理结构。同时,还应该逐步建立欧洲监管体系,只有监管体系加强,注资才会发挥作用。还要加强欧洲跨境银行破产处理机制等一系列建设。这里存在一个资本注入的问题,即资金量和注入渠道的问题,涉及体系建设、监管和合作的问题,做到这些对稳定欧洲经济金融具有很大帮助。

  日报:这是从中期来看,但短期风险也在急剧上升,例如西班牙已经开始启动部分银行的国有化。在目前风险极高的情况下,你刚才提到的私人资本可能很难对银行业注资提起兴趣,可能最后还是需要国家出手干预。这样下去是否会陷入恶性循环,银行债务导致国家债务,欧洲危机越来越严重?如何才能打破这样一个恶性的循环?

<<上一页12下一页>>

关于新救助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