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伦敦对人民币金融产品有许多“想象”

2012年03月27日 03:27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字体:

  专访伦敦金融城政府政策与资源委员会主席傅思途(Stuart Fraser)

  “我们要设计出一些可供人民币投资的具有吸引力的金融工具——伦敦在这方面有很多想象,这并不是问题。”伦敦金融城政府政策与资源委员会主席傅思途(Stuart Fraser)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说。

  采访在傅思途位于伦敦市政厅(Guildhall)的办公室进行。傅思途的办公室并不大,也没有豪华的装饰,但会客室里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墙上的一幅中国书法和桌上陈列的象牙算盘,一件件陈设似乎在描绘着伦敦成为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的愿景。

  傅思途告诉本报记者,伦敦正在酝酿以人民币计价的各种不同类型的投资基金;但在推出金融产品之前,伦敦还需要积累更多人民币流动性。他还表示,目前的人民币汇率已经接近公允水平,并没有被大幅低估。

  酝酿中的人民币金融产品

  第一财经日报:目前为止,香港是最大的人民币离岸市场。随着这一市场的高速增长,伦敦以及新加坡等国际金融中心也对成为人民币离岸市场表示出了浓厚兴趣。你能否为我们介绍一下伦敦在这方面取得的进展?

  傅思途:事实上,伦敦的人民币交易量已经很大了,我们在人民币支付规模上位居第二,仅次于香港但大于新加坡。人们可以在伦敦建立一个人民币账户,伦敦有很多中国的银行。因此我们并不是白手起家,而是已经在一些方面具有专长了。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对于伦敦而言当然是一个重要的进展,这是毋庸置疑的。对于中国政府表示支持伦敦作为人民币在西方的交易中心,我们深感荣幸,也正在为此努力。

  我与私人部门广泛接触,而中国政府也希望这里的私人部门能够集思广益。我们与英国财政部、金融监管部门以及英格兰银行(英国央行)也正携手合作,目前进展良好。当然,这并不能一蹴而就,还有一些问题有待解决,但我相信我们能够想出办法。

  日报:伦敦的人民币流动性规模还不大,这是否会制约伦敦成为人民币离岸中心?

  傅思途:我们首先要向市场注入流动性,这是很重要的。但我们正在与香港货币当局合作,伦敦将通过香港来进行人民币交易的清算与结算。

  日报:在人民币流动性方面,伦敦应该怎样来鼓励并促进人们累积更多人民币呢?

  傅思途:首先是教育。我们需要和金融机构交谈,因为人们会说“哦,人民币还不可兑换呢”,而对此不再感兴趣。所以我们要走出去,让那些金融机构考虑人民币产品,开发更多人民币产品,并更多用人民币进行结算。因此这是一个教育的过程。其次,我们要设计出一些可供人民币投资的具有吸引力的金融工具——伦敦在这方面有很多想象,这并不是问题。

  日报:具体来说,有哪些“想象”呢?

  傅思途:比如以人民币计价的各种不同类型的投资基金,诸如此类。但这些都并非可以一蹴而就,正如我们此前所说,在推出金融产品之前,首先这个市场需要更多人民币流动性。但我相信我们可以做到。

  日报:除此之外,其他还有哪些技术问题有待解决呢?

  傅思途:互换协议(swap arrangements)是关键问题。据我所知,英格兰银行与中国人民银行在这方面的谈判进展良好。

  日报:最近有消息称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DB)将于3月29日在新德里与巴西、俄罗斯、印度和南非签署一份谅解备忘录,计划向其他金砖国家发放人民币贷款,这是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又一举措。你怎么看待这一消息?

  傅思途:我们对此表示欢迎,这将扩大人民币交易规模。人们要记住的是,伦敦是一根“导管”(conduit),不是说所有的钱到了伦敦就留在了这里,而是通过伦敦去往世界各个地方。所以,人民币的市场越大,我们就有更多机会开发更多人民币产品。

  人民币汇率已接近公允估价

  日报: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近日表示可以考虑适当加大人民币汇率浮动幅度。你如何看待这一表态?

  傅思途:对于最近扩大人民币波动幅度的消息我感到很受鼓舞,我认为这是人民币在未来某个时候实现完全自由兑换的重要一步。

  日报:你认为目前人民币不可自由兑换是否会对伦敦离岸市场构成一定障碍?

  傅思途:不会,人民币不可自由兑换这一事实对香港和对伦敦的影响是一样的。是否完全可兑换取决于中国政府认为何时适合放开,我想我们会看到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区间逐渐放宽。坦白地说,中国越是鼓励更多的离岸中心进行人民币交易,对整个人民币交易市场就越有利。因此我们也在鼓励更多其他的国家参与人民币交易,这样可以刺激更多交易。当人民币完全可兑换的时候,这会成为一项非常大的业务。

  日报:除了发展人民币离岸市场,具体来说,中国还需要采取哪些果断措施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傅思途:人民币必须在未来某个时候实现完全可自由兑换,因为这将有助于让人民币获得与中国经济地位相称的国际地位。我认为这也是中国的长期目标。只有在可自由兑换的情况下,市场才会占主导地位。目前来看,值得理解的是中国政府希望逐步实现这一目标,而不是一步到位。对中国而言,可能的麻烦是会有大量资金流入,导致热钱流入经济,例如巴西的情况。

  日报:围绕人民币一个不可避免的话题就是汇率,你是否认为目前的人民币汇率被低估了?

  傅思途:坦白地说,我认为人民币汇率已经接近公允估价(fairly valued)的水平了,如果真的大幅低估的话,会有大量资金涌入的。但除非你有一个市场机制,否则人们无法说清究竟人民币是被高估、低估还是公允估价,所以需要一个自由浮动汇率制度来加以判断。

  这很大程度上还取决于中国的竞争力,中国国内工资水平的上涨让中国竞争力有所下降,但这是不可避免的。同时,目前的汇率也反映了未来数年内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预期。而且我们看到,在贸易方面,中国的进口正在加速,导致经常账户余额大幅下降。

  日报:不少经济学家认为,未来的国际货币体系将出现“三足鼎立”的格局,即美元欧元和人民币三大主要货币分庭抗礼。你眼中未来的国际货币体系是什么样的?

  傅思途:我认为这三种货币很可能会分庭抗礼,尤其是因为三个国家(地区)的人口规模、经济财富、国际贸易份额。我们是否会用单一货币作为储备货币还有待观察,但更可能会以一种基于一篮子货币的货币单位作为储备,而不是单一货币。例如,我们可以用一种代表所有国际储备货币的单位,并根据各国经济增长而调整货币在篮子中的权重。所以,我认为与其说是美元、欧元和人民币的其中一种,不如用这些货币组成的一篮子货币作为储备货币。

关于伦敦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