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手握“金苹果” 纳指能走多远?

2012年03月19日 00:47 来源: 中国证券报 【字体:

  时隔十一年重上3000点 纳指涨幅一马当先

  时隔十一年,纳斯达克指数在上周再次站上3000点大关。尽管该指数涵盖的公司数目高达上千家,但真正对指数上涨形成驱动作用的仍是少数几家科技业巨头,其中苹果公司一骑绝尘,其股价上涨给指数涨幅带来的贡献度高达25%。不少分析师担心苹果一家独大的局面可能给市场带来尾端风险,不过考虑到市场较十年前互联网泡沫时期已有较大改变,指数上涨仍具备一定基本面支撑。

  受多重利好提振,纳斯达克指数3月13日收涨1.88%,不但创下年内最高单日涨幅,而且收于3000点以上。该指数上一次站上3000点大关还是在2000年12月。彼时华尔街对新兴科技公司特别是互联网公司的热情正大幅消退,纳指从2000年3月的5048点历史高位一路跳水,到当年年底已近腰斩。

  本轮金融危机爆发后,纳指从盘踞数年的2500点水平一度跌落至1265点的低位,但自2009年3月9日反弹开始以来,纳指表现一马当先,三年来累计涨幅高达142%,远远跑赢同期道指105%的涨幅以及标普500指数110%的涨幅。

  纳指的节节高升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科技股的突出表现。目前纳斯达克指数涵盖的公司数量高达2500余家,其中科技类公司的数量占比高达四分之一,市值权重占比接近50%。如果最大限度地剔除其他行业的干扰,覆盖苹果、微软、甲骨文、思科等纳斯达克高科技公司精华的纳斯达克100指数年内涨幅高达19.1%。

  由于“主力军”是美国数百家发展最快的高新技术、电信和生物公司,纳指一直都被视为美国“新经济”的风向标。分析人士认为,纳指的突出表现意味着投资者对“新经济”怀有信心,一方面,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政府不但没有减少科技研发投入,相反还特别提出将高科技作为带动经济复苏的发动机,政府大手笔投入增加了科技公司的需求,提振了科技公司的前景;另一方面科技公司通常在经济复苏时会率先获得订单,在商业周期上处于领先地位。

  苹果“引擎”效应明显

  尽管纳指覆盖的公司数量高达数千家,但真正对指数变化产生重要影响的仍是少数几家科技业巨头。资料显示,苹果、微软、甲骨文、谷歌、英特尔、思科六大公司在纳指中的权重占比接近30%,其中苹果权重最高,高达11%,几乎是位居第二位的微软的两倍。

  今年以来苹果股价累计上涨44.6%,如今市值已经达到5460亿美元。根据其股价变化和相应权重计算,今年以来苹果股价上涨对纳指涨幅的贡献度高达24.7%,如果剔除苹果,纳指年内涨幅将从17%缩窄至13%。而在纳斯达克100指数中,苹果权重高达17%,其今年以来股价上涨给纳斯达克100指数涨幅带来的贡献度更高达35.3%,如果剔除苹果,纳斯达克100指数年内涨幅将从19%收窄至12.4%。

  当然,其他主要科技巨头对纳指的贡献度也不容忽视。在纳指权重最高的几只股票中,微软股价年初至今累计上涨25.58%,思科股价上涨10.79%,甲骨文股价上涨15.95%,英特尔股价上涨15.3%,谷歌股价下跌3.2%。相应地,微软股价上涨对年内纳指涨幅的贡献度为8.4%,仅次于苹果公司,甲骨文和英特尔的贡献度为3%,思科的贡献度为1.6%,而谷歌贡献度为负。然而,上述几家公司对指数的合计贡献度尚不及苹果一家。

  “很难想像市场在苹果表现强劲的情况下会无动于衷,这不只是因为苹果权重高,还因为苹果股价上涨会对其他科技股起到带动作用。”华尔街经纪商vFinance投资公司期权策略师威廉姆·勒夫考维茨认为,如果苹果股价继续上涨,纳指就会上涨,但如果苹果股价停步,预计纳指可能会下跌。

  上周,十余家华尔街机构纷纷上调该公司股价预期。摩根士丹利预计到今年年底苹果股价将升至每股720美元,杰弗瑞证券预期价格是699美元,瑞银证券预期价格是675美元。截至上周五收盘,苹果股价为每股585.6美元。

  分析师认为,虽然近期屡创历史新高,但苹果股价并不算贵。目前苹果公司市盈率为16.68倍,低于纳斯达克综合指数25倍的平均市盈率,同时也低于纳斯达克100指数17.41倍的平均市盈率。眼下苹果Mac系列产品获得企业用户青睐,iPhone 4S手机在亚太地区受到追捧,预计下半年面世的iPhone 5也将热销,都令苹果公司的营收和利润面临较大提升空间。

  不过也有分析师提醒投资者苹果股价可能出现“喘息”,去年10月苹果公司公布的前一财季业务表现不及预期,曾导致股价一度回调至360美元,给市场敲响警钟。另有一些谨慎的观点认为,苹果市值庞大很可能会限制其潜在涨幅。

  市场后劲有待观察

  对于纳指突破3000点后的表现,不少市场人士持谨慎态度。相对悲观的分析师认为,纳指上涨主要是受到苹果和微软等个别公司的“保驾护航”,一些更具代表性的公司推升了市场整体表现,而并非市场整体出现上涨趋势,而一旦个别公司股价下跌,很可能给市场带来尾端风险。另一方面,科技类公司已经实现创纪录的盈利增长,而这一趋势不会一直持续。

  有分析师认为,即便剔除苹果的因素,市场也具备上升动力。晨星公司首席股票策略师保罗·拉尔森表示,与1998-2000年泡沫时期相比,目前的科技企业拥有更强劲的基本面。2000年时很多蓝筹科技公司的市盈率达到35-40倍,但并没有足够的盈利表现支撑其股价,相比之下目前苹果、微软、谷歌和甲骨文等公司的市盈率只有10倍出头,抑或只是个位数,但盈利增长前景良好。

  相对于2000年而言,被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冠以“非理性狂热”的投资心态这一次没有在市场重演。在2000年峰值时期,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市盈率曾达到创纪录的175倍,目前纳指平均市盈率为24倍,标准普尔500指数平均市盈率是14倍。十年前互联网泡沫时期,一些尚未盈利的初创企业上市就受到热捧,而在本轮互联网上市热潮中,不但新上市股票的上涨速度相对更慢,而且一些新兴概念的社交媒体和媒介如Yelp、Groupon等公司股价甚至在IPO后出现下跌。

  谢弗投资研究所高级分析师德里克指出,通常情况下,科技股和小盘股在牛市中的表现会更好,到目前为止科技板块已有所斩获,如果小盘股也能跟上,将是市场走强的更好信号。近期小盘股一直在调整巩固,标杆股指罗素2000小盘股指数今年以来涨幅为12%。

关于谷歌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