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欧盟“输血”仅限救急 希腊危机难根除

2012年02月21日 09:44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字体:

  有观点认为,如果欧债危机再度恶化,不排除希腊会被当成“包袱”甩出欧元区。

  当地时间2月20日,欧元区成员国在布鲁塞尔召开财长会议。这次会议的主要目标是就希腊私人部门参与(PSI)债务减记协议和第二轮纾困计划做出最终决定。截至本报记者发稿时,会议仍在进行中。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雷达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希腊目前的表态来看,获取第二轮援助应该不存在问题。因为希腊国内已经通过了财政紧缩计划,欧盟所提出的换取援助的条件基本都达到。

  获得援助几无悬念

  据悉,欧元区财长会前夕,德国、意大利和希腊三国领导人17日召开电话会议,对希腊换取1300亿欧元援款提出了额外的苛刻条件:首先,援助资金将被拨入一个托管账户,而非直接拨付给希腊政府,账户里的资金将足够希腊政府偿还9至12个月的债务。第二,希腊政府须在本国财政纪律方面接受更严格、永久性的国际监控。第三,援助协议还将包含针对希腊巩固财政和改革经济的“24项优先行动清单”,该国须在2月底前满足清单要求。

  在此之前,希腊联合政府各政党领导人就欧盟、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二轮1300亿欧元救援贷款条件原则上达成协议。根据这项协议,希腊在2012年减少约占国内生产总值1.5%的32亿欧元政府开支,将私营部门最低工资降低22%,年内裁减1.5万名公务员。根据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洲央行起草的最新援助协议,为获得援助,希腊须承诺永久性削减开支,包括降低养老金支出并下调最低工资20%。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让希腊完全执行如此严苛的承诺是非常困难的。最大的问题在于,希腊缺乏自我“造血”的功能,只能通过不断紧缩来达到获取援助的目标,必然会面临民众的强烈反弹。对此,欧盟非常清楚。但是,即使希腊难以达到紧缩的目标,欧盟也不会坐视希腊破产,毕竟希腊主权债务的规模并不很大,但如何救助希腊关乎未来此类问题的处理机制,因此,救助方案应该会通过,只是欧盟会逼迫希腊做出最大可能的让步。对希腊来说,尽管面临着国内的强烈反对,但也要做出足够的姿态,以顺利获得欧盟的第二轮援助,以偿还即将到期的债务。

  相对第一轮援助,欧盟为第二轮援助提出的条件更加具体和苛刻,一些措施已经接近底线,要求的承诺比较直接,如裁减公务员、国有资产私有化等。这主要是吸取第一轮援助希腊承诺未能完全兑现的教训。欧盟要求IMF一同参与对希腊的救助,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加强对希腊履行承诺的监督,加大调控的力度。欧盟此举也是一种机制性策略:通过规定极为苛刻的条件,提高救助的成本,给其他相关国家解决类似问题作出示范,以儆效尤,避免其他国家仿效希腊。

  或将“强制减记”

  3月20日是希腊大限,届时该国将有145亿欧元的到期国债需要偿还,如果第二轮救助贷款不能尽快拨付,希腊将再次面临无序违约,即国家破产。

  为度过债务大限,希腊一方面争取欧盟将1300亿的救助资金发放给它,另一方面,也寄希望于与私人债权人达成债务减记协议。“如果私人债权人与希腊政府之间的债务减记协议无法达成,希腊就得不到第二轮1300亿欧元的救助贷款。”欧盟为提供第二轮救助开出了这样的条件。

  据悉,作为新一轮希腊救助计划的一部分,希腊政府需要与私人债权人就减记希腊国债票面值的50%达成一致。根据协议,私人债权人同意希腊发行利率为4%以下的30年期新国债来置换私人投资者持有的希腊国债,为此,私人投资者的实际损失将达70%。

  丁纯认为,私人债权人面临两难的困境:自愿减记自然会蒙受巨大损失,但如果不进行减记,希腊将可能陷入无序违约,银行保险公司等将为希腊破产付出更大的代价。另外,欧洲社会在反思债务危机时普遍存在一种观点,即私人金融机构也是欧债危机的肇事者,带有“原罪”,让他们进行债务减记是带有惩罚性的,符合公众利益。在这一点上,政治家是得到社会公众支持的。因此,如果自愿减记无法实现,强制减记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雷达指出,是否出现强制减记,要视其他条件而定。自愿减记相对较难,如果自愿减记的力度不够,下一步强制减记也是迫不得已。

  难以自主走出危机

  专家指出,欧盟的救援更多是从技术层面上延缓债务,维持现状,保证不会破产,但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还看不到希腊自主走出危机的可能性,债务危机会长期存在,到了集中付款期,债务问题就会反复发作。

  2011年,希腊经济出现衰退,实际GDP 增速可能仅为-5%—-6%,加之税改进度放缓,政府收入改善低于预期;另外,希腊政府在2011年进行的缩减政府雇员、压缩社会福利开支计划的效果也不及预期;加之希腊国有资产私有化进程严重滞后,经济、债务危机恶化,前期所希望达到的筹资额远远不能实现?穴截至3 季度预计实现17 亿欧元,但实际实现仅4 亿欧元?雪;而在 2012 年1 季度将有约220亿欧元债务到期,由于其他减赤效果均不同程度地低于预期。

  雷达认为,从目前来看,希腊违约的可能性不大,欧盟继续援助的话,希腊可以度过此次危机。但是,从长远来看,根本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经济结构没有得到改善,失业问题依然严重,希腊经济的竞争力非常低。因此,希腊很可能再次发生危机。

  丁纯认为,尽管欧债危机总体上正在趋缓,但希腊和欧盟自主走出危机很困难。欧债危机的解决,更多要依赖世界经济形势的好转,特别是美国和中国经济发展呈现良好势头,欧盟可能会被“带出”危机。2008年之前希腊经济基本面还不错,无论债务总量占GDP比重,还是赤字占GDP比重相对美国都低。希腊出现如此严重的债务危机,主要是因为市场对欧元区国家的财政制度失去了信心。

  雷达指出,欧洲最大的问题仍是制度问题,即使通过援助暂时避免发生债务违约,但制度危机并没有消除。解决制度危机方面,欧盟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欧元区被迫解体;二是进一步推动一体化进程,重塑投资者对欧洲主权债务经济的信心,推动欧元区财政一体化取得更大突破。从欧盟的角度来看,为避免欧元区解体,并进一步走向一体化,希腊不会坐视希腊破产,但也不意味着当前格局不会发生变化,如果欧债危机再度恶化,不排除希腊会被当成“包袱”甩出欧元区。

关于欧盟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