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美大举清肃内幕交易 高盛科技股达人遭查

2012年02月21日 01:21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字体:

  美国监管部门近日重拳出击,首次把打击对象聚焦在华尔街最著名的金融机构——高盛。据了解,美国联邦监管机构已就高盛集团常驻香港的一名科技行业分析师金文衡(Henry King)是否向对冲基金泄露内部信息展开调查。

  “分析师”的多重角色

  目前,高盛纽约总部的发言人拒绝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任何进展。记者试图联系金文衡,但他的电子邮箱自动回复称,其因个人原因不在办公室。邮件中并未提及他将何时回来。有消息称,他今年稍早前往美国后即开始休假。

  美国联邦司法部门调查的金文衡可不是无名小卒。他是高盛“董事总经理”级的分析师,位居亚洲科技研究业务的联席主管、台湾研究部门的负责人。

  金文衡专长于电子产业硬件下游领域,并多次被评选为亚太区最佳电子下游硬件分析师。他的研究报告很多时候包括提供台湾个人电脑部件制造厂家的供货情况,而这往往是许多科技领域投资人借以衡量美国电脑市场情况的重要信息。不少投资者认为,金文衡对科技股有点石成金的预知能力。

  目前,虽然金文衡的工作内容是否涉及到内幕交易尚无定论,但这却引起了人们对“分析师”这样一份工作的好奇。金融机构里的分析师并不像人们想象当中那样,每天坐在办公室研究市场行情个股报表。内部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分析师们扮演的角色非常丰富。

  有多年工作经验的孙佳麟是美国最佳成长型基金特纳投资公司的基金经理。他告诉记者,一般来说,基金公司作为股票债券等金融产品的买方,是高盛等金融机构的客户。作为投资者,大家都首先要对自己投资的产品有一定的了解。 而高盛等机构提供的是收费的经纪业务。为了增加经纪业务的附加值,银行一般会提供对各行业的分析。而银行的分析师除了定期出分析报告外,还会召开分析会议、组织投资者与企业高管见面、参观企业工厂等。他们的社交网络非常重要 ,在一定程度上更像高级“公关”。

  “这些分析师的角色是至关重要的。因为没有他们,我们不可能参观到厂家,也不可能和企业高层主管直接交流。”孙佳麟告诉本报记者,“至于是否有内线消息透露,其实很难界定。”

  目前,对于金文衡的调查,不仅仅是打击内幕交易的一个新案例,而且和过去发生的几起内幕交易案有着关联。

  金文衡与2009年案发并在去年5月被定罪判处11年徒刑的帆船集团创始人、对冲基金经理拉杰-拉贾拉特南(Raj Rajaratnam)有业务往来。

  帆船集团重点投资科技股份,而且是高盛的大客户,每年支付给高盛的经纪业务佣金就超过2亿美元。帆船集团案是目前为止最大的一起内幕交易案。金文衡在纽约的同事里克·舒特(Rick Schutte)在2004年辞去高盛科技行业分析师的职务加入帆船集团成为首席运营官。舒特在法庭上为前雇主辩护时表示:“不得不承认,拉杰-拉贾拉特南比我们任何一个人在这方面都有极高的知识,他手中处理的这些事务让其在这方面具备丰富且卓越的见解。”舒特因为随后拉杰-拉贾拉特南的家人向他本人新开的基金注资1500万美元而被检察官询问。

  金文衡的另一个客户大型科技基金Level Global在2010年底被美国联邦调查局突击之后,去年下半年歇业。其创办人齐亚森(Anthony Chiasson)与其他3名避险金交易员都被指控涉及内线交易。

  内线交易层出不穷

  从2009年末开始,曼哈顿的联邦检察官们已经指控了55名涉嫌内线交易的人,其中51人已经定罪或进入有罪抗辩阶段。自从帆船集团联合创始人拉贾拉特南内幕交易案罪名成立之后,内线交易的调查都聚焦在避险基金与“专家网络”公司的交易行为上。

  去年判决的第一全球研究公司(Primary Global Research)内线交易案是美国当局首次开始打击为交易员和行业专家牵线搭桥的专家人脉顾问公司。该公司雇员朱青全被控安排上市公司中的内部人士向该公司的对冲基金客户提供内部信息,其目的是执行可盈利的证券交易。

  “很不幸的是,内线交易在这个行业非常普遍,贪婪是它的动机,另外,高度竞争的文化也是重要因素之一。”美国Witter投资公司董事总经理彼得·苏(Peter Tsu)告诉本报记者,“美国证交会已经采取了一些非常有效的措施来规范这个行业。这很重要,因为内线交易就像是病毒,会蔓延到整个资本市场,并导致市场的低效率。”

  事实上,只要获得了如苹果或谷歌这类大型技术公司即将发布的财务情报或者新产品,就能判断其股票的走势,所以这类信息成为基金经理急需的情报。而自从美国证交会在2000年开始执行公平披露规则,禁止上市公司向特定的个人或实体披露重大非公开信息后,基金经理就不能再从这些企业高管手上直接提前得到内部消息。“专家网络业”就应运而生,逐步兴起,替那些寻求投资优势的对冲基金和其他交易商牵线搭桥,帮他们与数百家公司的前任和现任经理取得联系,从中收取费用。

  第一全球研究公司也是因为向帆船集团提供研究报告服务被调查的。该公司曾向其客户宣传说,它能够提供科技、医疗和零售行业的“核心情报”。该公司安排顾问和投资者进行电话联系、一对一会谈和到亚洲旅行。

  与朱青全同时被调查、第一个被判刑的焦婉莹的故事就是内线交易的经典案例。由于她曾在台积电和电脑图形处理器生产商英伟达(NVIDIA)等公司任职,在电子科技界有相当广泛的人脉。焦婉莹最后被控非法获取英伟达公司和半导体企业美满公司(Marvell Technology)即将发布的季度报表数据,然后将这些数据转发给多家基金公司,其本人则从这些交易中获得大约20万美元的报酬。为此,她被判刑4年。但是向她提供数据的半导体企业员工没有被检察官公布姓名和起诉。

  当然,戴尔(DELL)供应经理的德沃尔(Daniel DeVore)就没有那么幸运。2009年5月22日,在第一全球研究公司被暗中调查的时候,一名自称投资经理的匿名者要求该公司提供一个能及时并精确提供某公司信息的专家。三周后,该公司为其客户和德沃尔建立起电话联系,他们的通话被FBI录音,其中德沃尔泄露了诸如售价及每月预测等敏感信息,成为了他们因内部交易被捕的有力证据。

  另外,去年由于股票内线交易被捕的还有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前雇员梁城毅(Chengyi LIANG)和他的儿子安德鲁·梁(Andrew LIANG)等人。

  随着政府监管力度的加大,基金公司对基金经理和分析师或者企业内部人士见面也有了更高的要求。一般美国大型基金公司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要求基金经理对获取任何金融产品交易信息的交流活动进行建档备案,建档内容包括与相关人士见面的时间、地点、交谈内容等。

  “这样,一旦证交会等监管部门怀疑我们就某个交易通过与某些人接触获得内线消息,我们就可以提供相关的材料,证明我们是无辜的。”孙佳麟说。

  另外,内线交易案件已经不局限于华尔街,连华盛顿也不能例外。来自阿拉巴马州的共和党众议员、国会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巴克斯(Rep. Spencer Bachus)已经在2月初因为有调查发现他可能有内线交易行为,被国会道德事务办公室通知要求提供资料证明自己的清白。

  美国参众两院2月初才通过禁止内线交易法,禁止国会议员和他们的助手以及联邦政府官员利用非公开的信息进行股票交易。在此之前,只有上市公司高管和与之相关的投行律师等才有交易限制,没有法律监管政客的股票交易行为。

关于内幕交易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