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欧债危机“局中局”

2012年02月21日 00:27 来源: 中国证券报 【字体:

  债务病恐反复发作 经济软成心腹之患

  郑学勤:未来市场风险大小取决于政治博弈 托尼·斯金格:欧元区今明两年增长将十分疲软

  希腊若退出 欧元区恐瓦解

  中国证券报:希腊第二轮援助计划谈判跌宕起伏,目前出现无序性债务违约的概率似乎在降低,能否判断希腊债务前景已明朗?

  斯金格:希腊预计将出现违约,但关键是要看违约方式和希腊能否继续留在欧元区。如果希腊能够完成新一轮援助资金谈判,并且与债权人达成债务互换的协议,那么将是一个积极信号。如果未能及时完成谈判,无法偿还145亿欧元的到期债务,希腊无序性违约将会发生。这将导致资金外逃,并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冲击其他南欧国家,造成高度破坏性结果,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会提高。

  郑学勤:希腊债务问题有了转机,但肯定还会有反复。目前,从技术上来说,希腊已经违约,但不是无序的自行违约,而是债权人自愿接受的债务减记和转期,未来如果发生无序性违约,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很大。

  希腊为得到救助会做出承诺,但能否兑现值得怀疑。因为短期内让希腊在政治、经济上做出改变是不现实的。许多人因此对希腊失去耐心,认为即使希腊退出欧元区,各国金融机构也已经建立足够防止连锁效应的“防火墙”。事实上,这样不但会激化下一个高负债国家的危机,而且希腊政府和企业对国外的债务也将大规模违约,凡是同希腊有商业和金融往来的国家和机构都会遭受损失。如果现阶段希腊退出欧元区,很有可能会是欧元区瓦解的先声。

  中国证券报:2月-4月有接近4000亿欧元的欧债到期,欧洲能否承受这一债务洪峰的冲击?

  郑学勤: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欧债集中到期可能在市场上造成恐慌情绪,但不可能出现大规模债务违约事件,否则欧元区就会垮掉。2011年底欧洲央行开展第一轮利率仅1%的再融资操作(LTRO),这实际上是一种量化宽松政策,它确实缓解了一些政府迫在眉睫的破产和融资问题,为其动手解决债务结构赢得了时间。2月底,欧洲央行还将启动第二轮LTRO,金融市场流动性短期内不用担心。不过,需要看到,LTRO是“接氧气”,不是“动手术”。欧债危机是财富危机,欧洲央行只能为经济提供流动性,但无法直接创造财富,因此再融资操作无法解决实质问题。

  财政统一短期难以实现 政治博弈左右危机进程

  中国证券报:若偿债高峰顺利渡过,能否说欧债危机最糟糕的时刻已过去,有望迎来转机?

  斯金格:欧洲央行启动LTRO有力地稳定了欧洲主权债务市场,但还需要做更多的事情。如欧元区的结构性改革、以可持续性的路径实现财政赤字国家的财政收支平衡,以及建立一个金融防火墙以保护流动性匮乏但不至于破产的国家。

  郑学勤:即使这次偿债高峰过去,欧债危机也远没有到解决的地步。目前最乐观的预测是,如果不出现政治动荡,不发生退出欧元区事件,并且每个高负债国家都将政府负债同国民经济产出的比例降低到可以接受的水平,那么欧债危机今年有望维持在稳定水平。

  目前有违约危机的国家主要集中在南欧,欧债危机的最终解决需要等到南欧国家结构改革取得进展。但事实上南欧国家的结构改革困难重重,它们不可能既维持贸易逆差,又要私营部门去杠杆化和公共部门降低赤字。在单一货币制下,南欧国家提升产业竞争力、实现贸易顺差需要长期的改革。因此,欧债危机的解决将是漫长的。

  中国证券报:未来还有什么事件可能成为下一轮金融动荡的触发器?

  郑学勤:危机总是从意想不到的地方爆发。按照目前的经济情况,不仅是希腊,葡萄牙、爱尔兰、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经济也不可能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债务也不可能降到合理水平。因此,未来危机新的触发点,多半会同政治上没有处理好现存的、难以为继的政府债务结构有关。

  斯金格:无论从整个欧元区角度还是从国内政府的层面,政治风险或政治失误将是影响债务危机及其解决方案的关键因素。

  中国证券报:在此前召开的欧盟峰会上,欧盟除英国、捷克之外的25个成员国同意缔结具有较强法律约束力的“财政契约”,“财政联盟”雏形初现。这是否标志着欧债危机解决已进入“治本”阶段?

  斯金格:“财政契约”是走向“第三条道路”的第一步,即介于欧元区解体和财政联盟的中间途径,其特点是严格的财政纪律和紧密协作的经济政策。投资者希望看到主权债务得到更大程度的担保,但为财政可信度较差的国家提供无限额的担保在政治上是难以容忍的。因此,欧元区在短期内难以形成财政统一。

  郑学勤:有人把欧元区比喻成一座从上向下建设的宝塔。货币联盟是塔尖,财政联盟是塔身,政治联盟则是塔座。但建立财政联盟并非易事,因为它意味着所有的国家,不管大小和经济状况,都必须放弃相应的政治主权,将管理国家财务的权力部分移交给一个凌驾于主权国家之上的机构。并不只是希腊等南欧国家,连德国也必须这样做。这个机构由谁来控制,按照什么样的财政政策来管理,可以预料,这一谈判进展将十分艰难。

  欧洲有足够的财力来解决欧债危机,之所以造成目前的境况,一方面是缺乏代表欧元区整体利益的政治实体和持续一贯的政策;另一方面各国内部也缺少面对现实的政治决心。未来市场动荡的风险取决于各国政治上的博弈。

  紧缩政策“顶牛”经济增长走出衰退尚需时日

  中国证券报:有观点认为,为解决债务危机,欧元区多国可能陷入财政紧缩—经济下滑甚至衰退—债务相对国内生产总值比例升高—再紧缩的恶性循环。如何看待这一观点?

  斯金格:财政紧缩和经济增长明显存在矛盾,目前的优先方案是削减赤字稳定债务,鼓励投资者以可持续性的收益率为债务国融资。但从“债务动力学”角度来看,经济增长也很重要。

  当前的关键在于财政紧缩措施将使国内公共与私人部门的消费和支出进一步收缩,而拥有财政赤字的国家依旧难以通过货币贬值来扩大出口、改善其贸易状况,只要欧元区内部贸易状况堪忧,那么从逻辑上讲欧元区国家将难以同时实现贸易顺差。

  郑学勤:不但欧洲,包括美国和日本未来很长时期都将采取紧缩政策。因为政府债务占GDP比重已达到无法持续的地步。对债台高筑的国家,历史上的通行方法是违约和货币贬值,这在欧元区无法实现。因此,解决欧元区债务问题目前可以看得见的方法就是紧缩政策。

  紧缩政策同西方历来靠扩大债务和信用来支持发展的模式,以及现行高福利的机制都是背道而驰的,因此不论按什么样的比例削减收入和财富,都难免会引起社会动荡。今后若干年里,围绕欧债危机的解决,欧洲社会、经济会发生很大变化。未来欧元区国家的大选也会决定其发展方向,在法、德等国相继进入大选年后,欧债危机的谈判不可避免受到各国国内政治的影响,也意味着欧元区仍将充满动荡。

  中国证券报:欧元区经济何时能走出衰退?

  斯金格:欧元区实现广泛的经济增长是解决当前危机的根本途径。但在许多国家财政紧缩的背景下,欧元区国家今明两年经济增长将十分疲软,今年的增长率或仅为0.4%。

  郑学勤:欧洲经济目前严重萎缩。解决欧债危机的根本出路在于发展。所谓发展,要么是增加就业人口,要么是提高生产力和竞争力。但在目前欧洲国家人口日益老化、新兴国家竞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欧元区国家还需要更多的想象力和创造性。

  如果欧债危机不能解决,欧洲经济可能进一步萧条,将会影响到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从而进一步导致欧洲经济的恶化。因此,国际社会协助欧洲解决债务问题,给其时间和空间找出一条改革体制和恢复经济的道路,对世界各国都有利。

关于欧债危机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