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芬兰核电决心不变 2050年将占40%电力

2012年02月07日 05:07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能源需求的刚性,成为芬兰政府制定能源产业发展决策的最重要前提之一。

  受地理和自然条件的影响,地处北欧的芬兰,其能源需求具有非常强烈的刚性色彩。而且,直到目前,国家工业体系中依然包括了较多的高耗能产业和企业,这使得事关芬兰国家能源供应现实和未来的相关能源决策,必须在首先保证能源的安全、持续、充足的供应前提下进行。

  “芬兰人均用电量很大,2005年的时候就开始居欧盟第一,近几年也没发生实际变化,而且具有很强的刚性。” 芬兰工业能源委员会经理Jukka Kortelainen告诉记者。

  在此背景下,芬兰政府和企业一直通过以技术创新为代表的多种方式来保持电力的稳定、可持续供应,考虑到近些年来全球对于气候问题的关注,芬兰在此过程中亦积极主动的参与到环保、节能的努力中去,以保证能源的清洁供应。

  芬兰这个对热能和电能消耗都具有很强刚性的中小型经济体,其在多种约束条件下,对能源发展方向的选择,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的能源决策选择,具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其中广为关注的问题包括:日本核泄漏事故以后,在包括德国在内的多数国家对核电发展进行反思甚至放弃核电的背景下,芬兰对核电的选择说明了什么?在全球资本追捧以及政治护航的背景下,包括可再生能源在内的新能源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新能源或者说可再生能源能够成为保障国家经济体的能源稳定、可持续供应的依靠吗?

  核能的芬兰共识

  芬兰对核电的安全达成如此共识,与芬兰各界很清楚国家所面临的能源形势有关。

  与欧洲其它曾经对核电充满期待的国家一样,在2011年日本地震后出现核电站泄漏事故以后,对于核电安全的讨论也在芬兰出现过,但是,并没有形成一种潮流,甚至没有对芬兰正在建设和将要建设的核电项目产生任何的实质性影响。

  “我们的政府部门甚至不用太多的解释,就可以说服核电项目获得议会的批准,而且,我们也没有遇到来自国民的压力。”芬兰工业能源委员会经理Jukka Kortelainen说。

  为什么芬兰各界对核电的安全达成如此共识?在Jukka Kortelainen看来,这与芬兰各界很清楚自己的国家所面临的能源形势有关。

  芬兰工业能源委员会提供的数据显示,在芬兰能源消耗的构成中,一个重要的现实是,需要大量的能源靠进口来保障芬兰国内的能源需求,其中包括通过进口石油、天然气获得,也包括直接的电力进口。其中石油和天然气的进口主要是来自东面的邻国俄罗斯,电力的进口则主要来自挪威、瑞典等水电丰富的北欧国家。

  芬兰工业能源委员会对于从俄罗斯进口大量石油、天然气的前景的判断是,长远来看,很难保持在一个很高的水平,而且,考虑到俄罗斯本国对于石油天然气的需求在持续增加势必会越来越少。

  此外,芬兰的地形以丘陵和平原为主,没有明显的山脉,所以,水资源虽然丰富,但却无法像其它北欧邻国一样,可以依靠水资源获得丰富的电能,这使得芬兰只能从邻国进口大量的水电。

  再者就是,在全球的舆论中,对通过风能和太阳改变人类能源供应结构寄予厚望,而且,芬兰企业在包括风能和太阳能在内的新能源的技术研发和创新中已颇为知名。但目前,无论是风能还是太阳能,在芬兰现有的能源消耗中,所占比例都非常小,甚至可以忽略不计。比如风电,芬兰目前只有大约0.3%的能源取自于风电。

  正是在非常清楚地认识到以上能源发展现实的基础上,芬兰各界对核电采取了继续支持的态度。

  Jukka Kortelainen经理告诉记者,芬兰的核电技术来自于法国,对于目前采取的核电技术的安全性并不怀疑。芬兰也是在切尔诺贝利核电泄漏后第一个修建核电站的国家,现在有4座核电站,第五座正在修建,预计2013年或2014年会开始工作,而且,还有两座核电计划得到了议会的批准。

  “日本核电泄漏事故后,德国决定取消核电发展,但在芬兰没有出现这样的反对潮流。”Jukka Kortelainen经理告诉记者。

  2020年可再生能源使用率38%

  欧盟的计划是,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占能源消耗的比重达五分之一。而芬兰的目标大致是欧盟目标的两倍,即到2020年,将目前近四分之一的可再生能源使用率提高到38%。

  按照芬兰工业能源委员会提供的规划目标显示,2050年核电将提供芬兰40%的电力,水电和风电各达到13%。

  “这是一个富有雄心壮志的目标,但肯定能实现,因为我们拥有技术、专业知识和必要的政府支持。”清洁技术芬兰(Cleantech Finland)执行总监桑图-霍基宁说。清洁技术芬兰是一个集70家创新型芬兰企业多种环保技术于一体的全球营销合作组织。

  按照该组织的预计,风能将是发展最快的领域,生物能仍然稳步增长,生物能源已经成为芬兰最重要的可再生能源,在未来10至20年,芬兰还将继续提升在研发新一代生物燃料领域的领先地位。

  这一生物柴油的方向被芬兰林产品企业芬欧汇川(UPM)的执行副总裁索赫尔斯特罗姆强调为,全球机动车液体生物燃料的需求量很大,鉴于对未来石油政策、气候变化和支持性能源政策的考虑,这一需求还将扩大,并认为,“在同一地点生产生物柴油和造纸有很多优点,能让我们充分利用生产过程中和搜集、加工木材的基础设施所产生的热量和能量”。

  这样的生产模式已经开始被企业进行尝试。斯道拉恩索集团是一家全球性包装、纸张和林产品行业的企业,集团的年产能为1180万吨纸张和纸板、13亿平方米瓦楞包装以及640万立方米锯木产品。2010年该公司电力自给率为37%。

  此外,斯道拉恩索集团提供的资料称,该公司正与耐思特石油公司(Neste Oil)共同测试一项基于林业碎料的、可再生运输燃料的商业化生产。在2010年,两家公司的合资企业NSE生物燃料公司发起了一项环境影响评估,评估将选址于芬兰波尔沃(Porvoo)或伊马特(Imatra)的具有商业化规模的生物精炼项目。

  纵然是这样,风能、水能、生物能源等可再生能源,在短期内,依然无法完全弥补煤炭、天然气等传统能源逐渐减少以后出现的能源供给空白。

  所以,芬兰工业能源委员会经理Jukka Kortelainen也告诉记者,目前乃至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风能、生物质能源等在整个国家的能源供应体系中,都只能扮演补充的角色和地位。所以,核电依然成为芬兰能源供应的核心。

关于核电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