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浑水”老板的中国生意:私人仓库代替租房

2012年01月31日 19:53 来源: 新周刊 【字体:

  对于那些以中国概念为卖点,指望在美国市场圈钱的中国企业来说,卡森·布洛克就是个衰人;而对于另一个源自美国概念、在中国市场刚刚起步的行业——私人仓储,他则是个福星。

  美国人卡森·布洛克很低调,可也经不住全球媒体携手挖他的背景。很快,记者们发现那家叫“浑水研究”的官方网站上,密密麻麻的英文中有四个中国字——浑水摸鱼。后来,记者们又发现在“浑水”的官网上并没有公司的办公地址,只有一个香港办事处的地址——如今,这个地址也没有了。较真的人去香港公司注册机构查询,结果查出2008年10月布洛克在上海成立了一家公司,注册地在上海,控股公司却在香港。这家公司叫Love Box,做私人仓储。简单来说,它类似于银行保险箱服务,比传统概念中的仓库小得多,面向普通人和小型公司。

  私人仓储进中国

  从时间上推算,在成立Love Box之前,布洛克还与别人合作,写了一本《在中国做生意的傻瓜指南》。按理说,敢出这种书的老外对中国国情多少了解一些。大学期间,布洛克主攻金融、辅修中文,之后又拿到了法律学位。估计是受了家族传统——漂洋过海去创业的影响,他选择了一家美国律所的上海办公室开始自己的律师助理生涯。

  布洛克的家族以经营连锁百货商店起家,这个家族至今仍从事着房地产、零售和私人仓储业。小布洛克打算把私人仓储的模式照搬到上海,但出师不利。那时候,上海的房价平均为13777元/平方米,加之并非工业型城市,于公于私这个概念对于洋气的上海人都太早。今天,在土豆网上还能够找到布洛克以老板的身份,一脸严肃地用不标准的中国话向上海星尚频道的主持人介绍Love Box。

  在以猎杀中国概念股一夜成名后,布洛克回忆说自己曾经为这家公司倾注了很多心血,但仍有4次因财务危机差点关门,“损失严重到如果换作别人可能就跳楼了”。他因此认为中国是世界上最难做生意的地方,也一度怀疑自己并非做生意的那块料。

  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如果没有这一段不愉快的经历,很可能就没有后来的“浑水”,但无论如何,私人仓储的概念算是进了中国,Love Box也支撑到了现在。

  中国的后来者

  当布洛克将注意力从Love Box转向中国概念股的时候,另两位中国人反而注意到了这个项目。

  “原来只是觉得老外的家看上去特别宽敞,也没细想过。”上海人顾珣珍去美国走亲戚的时候经常看见老外去私人仓储中取放东西。那些住公寓的人,会尽量腾挪出最大的生活空间,即便住别墅的人,也很习惯使用仓储设施。打开老外的仓位,会发现有棉被、电瓶车、高尔夫球杆、鱼竿、大提琴等,五花八门。

  同是上海人的陈昱在美国旅居期间就亲自使用过,他把大量的书籍存放其中,“很多书你不一定会一遍一遍地读,但又想把它保留下来,因为每拿起一本,都是一段私人的时光和记忆”。

  在美国,私人仓储被称为自助式仓储(self storage),已经有半个世纪的历史。国际仓储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年底,美国有5万家公司经营自助式仓储业务,这些公司共发展出4.6万个仓储设施,美国家庭中每十户便有一户是自助式仓储的使用者,人均仓储面积达7平方英尺。

  2010年,陈昱回国,和几位海归一起创立悠悠空间,再次把私人仓储开进了上海。他认为,美国大多采取露天式仓储,选择在交通便利的市中心或城乡结合部,有20%还设置在郊区,空间往往很大,连私家车、游艇都能够存放,而中国房价高,居住空间局促,办公空间有限,与日本、新加坡的情况类似,更适合发展迷你仓储。所以,悠悠空间设计了从0.7平方米至20平方米不等的、20种不同大小的空间,其中最受欢迎的是5平方米的。乍一看只有一个电梯舱大小,如果经过专业的打包,能够放下一室一厅的家具。

  从美国回来后,顾珣珍也很看好这个项目。此前,她在一家以经营房地产和金融投资的公司供职多年。因为这个优势,由她负责的好易仓于2011年9月正式对外营业。第一家分店使用的是自己公司的物业,面积达800多平方米,并在短期内发展出4家分店,分散于上海的西、南、北角。顾珣珍直言,这个行业的选址很关键。在中国,私人仓储短期内还是高房价下的延伸产品,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培育市场,所以,在上海他们倾向于选在外籍人士居住较多的静安区和各高档住宅小区、写字楼周边、车程15分钟内的地方,“外环以外是绝对不考虑的。将来会发展到步行15分钟的距离”。

  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目前,租用私人仓储的人群中大约1/3是老外。顾珣珍说,在上海只要老外接受的东西,上海人一般都能够很快地接受。

  她记得,好易仓开业的第三天就迎来了第一位客户,一位卖了旧房子、正在买新房子的年轻人。他有30箱的杂物,包括各种家具和书。他请搬家公司把这些东西搬到租用的仓位。当时搬家公司的工人们不理解,随口说了一句“把东西放到这里还不如放到我们公司,肯定便宜多了”,一转念,年轻人同意了,跟着工人们去他们的仓库,可一到那儿就后悔了。房东们不要的家具、搬家的工具、工人们的制服、各种文件资料,随意堆放着,他既担心安全,也担心会受潮,于是,他又请搬家公司把那30箱东西搬回好易仓。

  “虽然我们出租率暂时只有20%,但只有续租的,没有退租的,这也相当于在增长。”顾珣珍表示,不管大小,仓位都是一个月起租,每月租金从80元到几百元不等,“还是相当优惠的,因此,一般都是租一年”。

  也因此,租用私人仓位正在从一种临时应急的行为逐渐变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很典型的是两个年轻的白领女性,合租了一个单间。十来平方米的房间,也就凑合放下两张床和一张书桌。两个人都有太多的衣服和被褥,实在放不下。于是,她俩再次合租了一个仓位,每月400块,每人200块。

  市场有多大?

  在香港,人均可享受的仓储服务的面积是0.16平方米,上海最新统计的人口总量是2300万,如果按人均0.01平方米计算,仅上海就可容纳100家。陈昱和顾珣珍都认为,现阶段同行之间基本不存在竞争,都在把市场做大。布洛克和“浑水”出名后,私人仓储这个行业也跟着走红了。原来,公司网页一天的点击量在100—200次,现在每天都可过万。

  仓储物业的租金固然是这类公司经营中的最大的成本,但维护仓储空间安全、便捷、保温、保湿的一系列设施也需要不菲的开支。“我们都不想一开始就把这个行业做烂,香港有的迷你仓已经沦落为山寨手机的组装车间或者比廉租房更廉租的蜗居。”顾珣珍称,他们的设施与银行保险库是一样的,开一个分店大约需要投入300万。

  客户要租用仓储空间,需要用本人的身份证领取一张智能IC卡。每次进入仓位,都需要先出示身份证,再刷IC卡——IC卡内的信息保证他只能进入所租用的仓位所在的楼层。无论什么规格的仓位都是独门独户,由客户自己的锁来锁门。红外线摄像头和烟雾监测仪无处不在并24小时开启。

  陈昱则认为,未来更关键的是能否打通整个仓储的上下游,比如如何建立一个良好的客户响应系统。从客户决定租用私人仓储开始,就能够提供全方位的服务——打包、运输、进库等,而在这个过程中,射频识别、定位系统、激光扫描器等设备可让被存储的物品信息上传到互联网,实现智能化的识别、定位、监控和管理

关于中国概念股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