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巴西暂停部分金融交易税的启示:中国没有必要征收

2012年01月31日 06:33 来源: 东方早报 【字体:

  虽然默克尔(右)在推行金融交易税上力挺萨科齐(左),但德国财政部昨表态,不会效仿法国在国内推行金融交易税。

  继2010年欧盟力推全球金融交易税引发20国集团(G20)首脑争议之后,“金砖四国”之一的巴西,在政策实践中已将金融交易税当成猎取收入、限制“热钱”的高招,一年之内三提税率,但其却于去年年底暂停了部分金融交易税。在此背景下,中国是否需要开征金融交易税已成为国内学界和政府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之一。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博士郑联盛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金融交易税在巴西的实行过程中,实际上没有特别明显的降低其汇率波动的幅度,其货币汇率从2009年的大幅升值到去年7月份到12月间大幅贬值20%多,便是一个表现。而且在欧债危机影响下,其资本也开始回流到像美国这样的中心外围体系。

  来自国家税务总局党校的徐为人亦撰文表示,从政治角度和经济角度来看,中国都没有必要征收金融交易税。

  “巴西的效果并不好”

  巴西金融交易税曾变动多次,在2010年其税率前所未有不断提高,但并未显著阻止热钱流入。

  2009年10月巴西政府宣布,对流入巴西股市和政府公债等固定收益证券的外国资本征收2%的金融操作税(IOF TAX)。当时,美国量化宽松政策出台,大量短期资金开始涌入巴西,导致巴西本币雷亚尔一路高歌猛进,当年前十月雷亚尔兑美元劲升36%。为了缓解通货膨胀压力,防止短期资本可能引发的泡沫,巴西政府祭出这项新政。

  一个月以后,巴西财政部长宣布对外资公司购买巴西公司的ADR(美国预托证券)外汇二级市场交易征收1.5%的交易税。但这些举措并没有有效阻止外资对巴西市场的投资。2009年11月至2010年8月,高达410亿美元的外国资本流入巴西证券市场,将雷亚尔的汇率再次推高至1:1.65,接近国际金融危机前的峰值,2010年9月,巴西单月外资流入规模已达167.17亿美元。

  2010年10月,巴西政府将投资巴西债券和私募股权基金的金融交易税税率提高到4%,2010年10月19日,将税率再次提高至6%,同时还将外汇衍生品的交易税税率由此前的0.38%上调至6%,巴西因此成为金融交易税税率最高的国家。

  然而,由于海外金融市场利率大大低于巴西国内利率。2011年前三个月,巴西企业和银行从国外贷款的数额激增至266亿美元,超过2010年同期的两倍。2011年3月份,巴西政府决定对从国外获取的短期贷款征收6%的金融交易税,以遏制投机性热钱的流入。

  同时,巴西政府决定提高巴西人海外购物的金融交易税,要求巴西人在国外使用信用卡购物时,缴纳6.38%的金融交易税税率(之前税率只有2.38%)。

  去年7月份,巴西政府又决定对外汇市场的期货美元交易开征1%的金融交易税。目的同样是为减少外汇期货的投机因素,稳定美元和雷亚尔汇率,对外汇衍生品交易市场进行整顿,从而避免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的问题再次出现在巴西。

  郑联盛说,巴西出台的这些税收政策都属于传统意义上的托宾税,主要是为了限制过度投机导致的金融风险。

  去年12月,巴西为刺激经济将针对海外投资者的金融交易税(IOF)由2%调降为0%,意味着暂停了该项交易税。

  分析人士称,巴西取消该项金融交易税源于热钱流入压力的减小。资料显示,一度让巴西政府焦头烂额的海外热钱过度流入自去年3月份开始转向流出,受避险情绪驱动的投资者开始投向更加保险的美元资产。

  分析称,巴西热钱流出源于当地经济的不景气。一方面金融危机持续蔓延下的外围宏观经济运行始终毫无起色,另一方面巴西国内整体经济放缓且通胀水平高位运行,热钱获利的空间越来越小。也就是说,巴西短期内的资金进出与金融交易税并未有直接联系。

  中国是否应征存争议

  和巴西的情况类似,受欧债危机的影响,中国也是“热钱”频繁进出的新兴市场国家。国家外汇管理局去年12月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1年11月银行代客结售汇为逆差8亿美元,惊现有数据以来的首次逆差。这表明,在人民币贬值预期有所加剧影响下,部分热钱正在流出中国。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夏斌数度建议,中国可以考虑对现货市场外汇交易进行征税,并严格限制商业地产领域的外商投资,以此作为遏制短期热钱流入的举措之一,进一步限制跨境资本流动,并严惩投机资金。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也对早报记者表示表示:“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如巴西以及马来西亚等地方也零零星星的试验过开征金融交易税。中国完全可以借鉴开征金融税的做法。去年上半年,市场认为人民币将升值,大量外资轮番进入,下半年又普遍看空人民币,大量外资撤离。有些资本更存在内外资分不清的情况。开征金融税,将有利于人民币的国际化和稳定性,减少市场上的投机行为和人民币汇率的波动。”

  陈凤英表示:“我们不妨实验性的对一年期的债券开征金融税,当然,税率上我们可以更低。”

  但郑联盛则有不同的观点。他说,中国本身就是对资本进行严格管制的国家,这和资本基本自由流动的巴西不可同日而语。因此金融交易税对中国而言只能说是有借鉴意义,不一定具有实践意义。

  国家税务总局党校的徐为人也表示,从政治角度来看,中国目前没有西方各国收回坏账救助资金的压力,也没有谴责金融业的社会舆论要求,而从经济角度来看,中国政府财力雄厚,没有为提高政府财力而开征新税的要求。

关于交易税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