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欧债困局依然难破 欧美市场再现“雷曼警讯”

2011年11月19日 02:49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字体:

  伴随着欧债危机缓慢得令人痛苦的解决进程,欧美市场开始出现更多的危险信号,令人回想起三年前雷曼兄弟轰然倒塌前后的情形。

  周四,西班牙国债发售遇冷再度在欧洲乃至全球市场掀起新一轮风暴;而在另外两个近期最受关注的“困难户”——意大利和希腊,新的专家型政府仍在艰难地推进改革,因为反对党对于外部压力的排斥,希腊急需的80亿欧元贷款仍遥遥无期。

  在市场动荡之余,欧美的不少金融机构和其他企业已开始日益明显地感受到债务危机带来的负面冲击,欧洲银行业难求美元融资,华尔街则可能随时被曝出巨大的欧债“炸弹”。通用汽车CEO阿克森周四感叹说,欧债危机比3年前导致全球衰退的信贷危机更加可怕。

  欧洲银行深陷融资困境

  与意大利相比,西班牙似乎没有那么幸运。意大利本周早些时候的国债发售尽管中标利率创新高,但筹资额却达到了计划的最高目标。而在周四西班牙发债时,不仅筹资额未能达到最高目标,超额认购倍数也较之前明显下滑,反映市场的需求冷淡。

  欧洲的很多金融机构也感受到了同样的融资难问题。当前,欧洲银行用欧元兑换成美元的成本已升至三年来最高水平。短期借贷市场亦表现出承压迹象。在伦敦银行间市场,期限为3个月的美元借款成本已经升至近四个月来的最高点。而在欧元/美元交叉货币基差互换市场,将欧元兑换为美元的成本升到了2008年来的顶点。

  野村证券的阿诺德表示,雷曼兄弟三年前的倒闭至今仍令人心有余悸,因此银行很有可能会囤积美元。

  评级机构穆迪16日宣布,下调对德国12家公共银行的评级。穆迪认为,在必要时,联邦政府对这些银行提供支持的可能性降低。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则警告说,欧债危机正开始打击实体经济,要慎防危机从受到影响的银行及保险公司扩散开来。

  不少欧洲的银行都更加担心自身的举债能力,并开始着手设计结构复杂并且存在较高潜在风险的新交易,试图借此继续从欧洲央行获得贷款。银行业人士和行业官员透露,为确保能继续获得欧洲央行的贷款,很多银行开始与其他金融机构进行各种各样的复杂交易,目的就是构造出价值数十亿欧元的资产,并把这些资产用作抵押物以便从欧洲央行获得贷款。

  造成银行业融资困境的一个根本原因在于债务危机解决进程的缓慢。尽管希腊和意大利这两个问题国家都已经成立了新的专家型政府,但市场显然对于两国乃至整个欧元区摆脱债务危机的前景感到怀疑。

  华尔街亦未能幸免

  在希腊,帕帕季莫斯政府仍在为急需获得的80亿欧元贷款而苦恼。因为反对党领袖反对屈从外界压力签署任何援助协议,IMF和欧盟方面至今都没有对向希腊提供这笔贷款松口。

  按计划,“三驾马车”的代表周五将再次抵达雅典,评估是否向希腊放贷。IMF的代表周四说,除非帕帕季莫斯的财政紧缩措施获得广泛政治支持,否则不会发放下一批贷款。

  而随着欧洲危机的持续,美国的华尔街也开始感到日益巨大的压力和风险。近期,美国的商业票据、银行间贷款和证券回购等市场的融资成本都有所上升,而上述几个市场都是重要的银行与企业短期融资来源。反映市场参与者心目中交易对手违约风险的两年期互换价差,则扩大至2010年5月希腊危机首次爆发时的水平。

  最近六个月来,美国银行业和货币基金一直在削减对意大利、希腊和其他重债国的直接风险敞口。与法国等国家相比,美国在意、希等国的曝险相对较小,但很多美国机构持有那些大量购买意希债券的金融机构所发行的债券。

  据统计,美国银行业和货币基金持有的法、德和英国债券规模,虽然比年初时有所减少,但仍大约相当于三国在欧洲二线国家曝险规模的总和。而据国际清算银行统计,截至今年6月,德、法、英三国银行业在意大利、希腊、西班牙、葡萄牙和爱尔兰的曝险规模总计为1.5万亿美元。而美国银行业在英法德三国的总曝险规模达到1.3万亿美元。

  令人担心的还有,目前银行向监管层披露的欧洲风险头寸尽管看似不大,但由于有很多潜在风险未得到披露,华尔街银行因为欧债危机严重恶化而面临的风险可能被显著低估。

  欧债比信贷危机更可怕?

  举个例子,华尔街不少银行大量发行欧债相关信用违约掉期(CDS),这可能为今后的重大危机埋下隐患。彭博资讯统计显示,美国银行业针对希腊、葡萄牙、爱尔兰、西班牙和意大利等欧洲国家的政府、银行和公司债券发行的CDS,总价值在今年上半年增长了807亿美元,达到5180亿美元,相当于针对这五个国家此类CDS合约总价值的三分之二。CDS是一种担保合约,其要求在违约事件发生后,合约发行方需向CDS买入方按照违约债券的面值进行赔付。

  上述数据揭示的赔付风险要远高于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和高盛等大行所公开披露的水平,这三家公司是美国主要的CDS合约发行机构。这些银行称其净头寸较小,因为他们在发行CDS的同时还购买了互换合约以对冲风险。

  专家指出,从两年前AIG的教训来看,一旦欧洲发生重大系统性风险,导致大范围的违约事件,进而触发CDS赔付,这些华尔街大行最终可能被迫承担巨额损失。

  通用汽车CEO阿克森周四感叹说,欧洲债务危机比3年前全球衰退之前的房地产泡沫更加严重。

  阿克森在一次公开活动上表示,2008年的经济衰退本质上是信贷泡沫的破裂,那是一次很严峻的考验。但这一次形势更加严重。他表示,欧债危机可能比美国2008年的经济崩溃更糟糕。当被问及某些欧元区国家,如希腊,最终是否会离开欧元区并导致欧元区分裂时,阿克森说:我对此毫不怀疑。

  一线的市场人士似乎也有同感。知名债券基金经理格罗斯本周表示,欧洲对美国经济构成了最大风险。而贝莱德CEO芬克则表示,德国让市场来推动背负沉重债务负担的欧洲国家走向财政自律,无疑是在玩一场“危险的”游戏。

  德国总理默克尔本周再次拒绝了法国等其他欧元区国家要求把欧洲央行变成最终贷款人的呼声,尽管在不少人看来,这几乎是挽救欧元区的唯一途径。对此,芬克表示,德国的策略非常危险。

关于AIG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