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欧债“零风险”被戳穿 “零风险”资产引起市场戒备

2011年11月19日 01:56 来源: 中国证券报 【字体:

  20天前,有着220余年历史的曼氏金融,因投资欧洲主权债券失误而申请破产。“经历过2008年的金融危机,金融机构原本都应该吸取雷曼兄弟破产的教训,但乔恩·克辛(曼氏金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认为,‘曼氏经营太古板,需提高风险度’。他确实这么做了,公司却毁在他手里”,曾屡获殊荣的金融危机内幕调查记者、《金钱与权力:高盛如此控制世界》一书作者威廉·科汉如是评说。

  欧债“零风险”被戳穿

  曼氏金融是全球知名金融期货公司,提供包括信用违约互换交易在内的各种衍生工具,以及期货、期权等交易。在全球70余家期货及商品交易所拥有会员资格,也是美国政府指定的22家美国国债一级承销商之一。曼氏金融在近一年的欧债投资中,因赌注过高的财务杠杆比率而失败,被认为是此次欧债危机中第一个倒下的美国金融机构。

  尽管国际互换与衍生品协会(ISDA)辩称,“欧洲的主权信用违约互换交易风险可控,它们都可能得到足够的抵押担保支持”,属于“零风险”资产。但事实却如欧洲央行执委会成员斯塔克所言,“欧洲央行不会为欧元区各受困国提供债务融资或担保,央行不能、也永远不会成为受困国的最后贷款人。”美国财政部前部长助理、现任美国国民经济研究局副研究员的布拉德福德·德隆对此表示,“连欧洲央行都对欧洲主权债如此缺乏信心,还能指望其他投资者相信它无风险吗?”

  曼氏金融持有的所谓“零风险”资产,大部分属于信用违约互换交易产品。通常情况下并不公开进行操作,且交易资料也不是全部向监管机构汇报。在信托存储公司(DTC)编制的数据中,从未清楚显示过希腊和其他欧元区高负债国家的全部信用担保情况。投资者究竟对债务国投入了多少保险、什么情形下投资者能得到偿付,甚至关联的哪一方将面临严苛的抵押赔偿或终止合约付款,这一切与信用违约互换交易相关的潜在风险,市场均无法彻底弄明白。一旦监管机构开始介入某笔抵押赔偿要求,相关债券价值即刻大幅缩水,要求支付现金的关联交易方数量也瞬间猛增。此时,持有所谓“零风险”资产的金融机构,离雷曼兄弟破产的情况就不远了。

  监管失控加剧风险

  “他来自高盛”——这是在问及曼氏金融员工“为什么会执行乔恩·克辛下达的危险交易指令”时听到的最多的回答。“关于高盛的神话在华尔街广为流传,没有其他哪个公司的神话能比高盛还传奇,这些人头上都顶着巨大的光环。” 威廉·科汉曾这样评价高盛和带领曼氏金融走向毁灭的乔恩·克辛。

  乔恩·克辛曾是高盛的高级合伙人,出任过高盛CEO,在高盛奋斗25年后一度弃商从政,外媒对他的评价是“聪明、又不顾一切”。2010年从征战10年的政界退出加入曼氏金融,克辛表示要“打造一个迷你高盛”。但不幸的是,此次在欧债上的赌注,让他跌下神坛。

  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曼氏金融的资产为410亿美元,债务总计397亿美元,股权资本仅为5亿美元,外加3.25亿美元投资级别债券。照此计算,曼氏金融的资产负债率约为80%,而雷曼兄弟在金融危机中垮台时资产负债率也仅为30.7%。本身只有5亿美元股权资本的曼氏金融,通过回购交易抵押和融资,在意大利、爱尔兰、葡萄牙、比利时和西班牙的主权债务上竟持有63亿美元的净风险敞口,杠杆率之高令人瞠目。

  “若是在高盛,无论谁都很难下这么大赌注。”威廉·科汉称,“高盛在体制上给了内部会计控制和合规部门许多权力。”尽管高盛现任总裁劳埃德·布兰克费恩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我98%的时间都用来想那2%的可能性”,但高盛在鼓励交易员进行风险交易的同时,企业风控部门也享有更大的权力。即便是来自高管的投资策略,风控经理也会不断地向其提出质疑和挑战,以防这些交易“坠入深渊”。而在曼氏金融,“谁能和乔恩·克辛平起平坐?没有。” 威廉·科汉感叹,他既是董事长也是CEO,投资策略由他制定,合规部门也归他管。

  “零风险”资产引起市场戒备

  上世纪80年代国际金融监管机构制定《巴塞尔协议I》时,在资本金计算方面赋予了西方主权债券“零风险”权重。后来《巴塞尔协议II》对此进行了修改,理论上授予金融机构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增加针对主权风险的准备金。但实际操作中,这种“零风险”权重政策仍大行其道,并在近5年间得到强化。尤其是次贷危机后,监管机构要求金融机构提高“流动性好、安全”的资产在资本金中的比例,这些所谓的“安全资产”,主要就是指主权债券。

  近期,欧洲议会经济和货币事务委员会主席沙伦·鲍尔斯正敦促监管机构,摘掉政府主权债务的“零风险”标签。在华盛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正针对“零风险”资产在监管体系中的确切含义展开论战;国际清算银行(BIS)副总经理埃尔韦·阿农在近日的演讲中呼吁,“在金融机构监管中,要将原来的‘否认主权风险转变为承认主权风险’,以帮助市场重树信心和强化财政纪律”。阿农要求,银行在为主权债券拨备准备金和计算资本充足率时,要纳入对主权信用风险的现实评估。

  美国金融监管当局也如坐针毡。美联储副主席珍妮特·耶伦近日表示,几周内将启动新一轮银行压力测试,意在对美国银行的欧债抵抗力进行摸底。数据显示,美国货币市场基金正大(002470)举从欧洲撤资。据银行游说集团国际金融学会(IIF)数据,截至9月底,美国货币市场基金对希腊、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和爱尔兰五国的敞口为3840亿美元,比三个月前大幅减少了30%。

关于曼氏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