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希腊公投风波:一场以退为进的政治棋局

2011年11月08日 05:07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专访希腊副总理塞奥佐罗斯·潘卡洛斯 

  希腊人用一周的时间决定了自己的命运。上周一(10月31日),希腊总理乔治·帕潘德里欧(George Papandreou)宣布就10月底欧盟峰会的援希方案进行全民公投,引起欧盟各国和全球市场恐慌。

  而在希腊副总理奥佐罗斯·潘卡洛斯(Theodoros Pangalos)看来,这只是一个政治策略。

  “在上周四(11月3日)晚些时候,希腊其实已经进行‘公决’了。反对党也对欧盟提出的援助计划表示支持。这样的话,既可以保持这个国家的政治稳定,也会使国家进入选举阶段。”11月4日,潘卡洛斯在广州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他所指的“公决”,并非全民公投,而是当地时间11月3日晚间,希腊政府内阁召开紧急会议,最终帕潘德里欧同意放弃对欧盟最新援助希腊计划进行全民公投的提议。

  潘卡洛斯和另一副总理兼财长韦尼泽洛斯(Evangelos Venizelos)是希腊政坛的二、三号人物。后者目前是接替总理的最热门人选,并代表希腊参加了7日举行的欧元集团会议。和韦尼泽洛斯相比,70多岁的潘卡洛斯更为老辣而超然。

  在政坛地震之际,他并没有在雅典或戛纳等地深陷各种谈判,而是一身休闲装扮现身中国广州。尽管远在千里之外,但是潘卡洛斯早已预料到了今天的局面:总理希望通过全民公投的动议来“快刀斩乱麻”,迫使国内各种势力不得不发出声音,以寻求获得民众、政党以及市场、舆论的认可。

  他表示:“我们提出了进行全民公投的建议,使得所有声音,表示伪装同意的声音,一些政党和媒体的声音,都被听到,他们也必须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希腊公投风波: 一场以退为进的政治棋局

  政治精英的公投游戏

  一周以内,公投决定先立后撤。看似闹剧一场,实则满怀匠心。

  10月27日,欧洲领导人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终就支持希腊经济和消除欧元区金融危机达成“希腊债务减记方案”。但与此同时,希腊必须接受并立即实施史上最为苛刻的财政紧缩计划,三年内降低10%的财政支出,这意味着希腊人民必须开始过节衣缩食的生活

  听到“判决”,帕潘德里欧脑中闪现出几周前令他胆战心惊的画面。

  10月19日晚间,希腊议会原则通过了包括裁减国营企业员工、增加房产税等内容的新一轮紧缩措施法案,这将为希腊获得欧盟及货币基金组织的下一笔救援贷款创造条件。

  就在当天,希腊全国各行各业开始举行两年来最大规模的48小时大罢工,与议会投票同时进行,以反对新一轮全面紧缩措施。希腊工会方面则称,仅在首都雅典,就有20万人参加示威活动。

  上台两年内经历了无数次罢工示威活动洗礼的帕潘德里欧意识到,反对派一定会马上跳出来,通过平民和舆论的力量,借机上位。

  他决定将难题抛给对手。

  10月31日,希腊总理乔治·帕潘德里欧(George Papandreou)宣布,希腊执政党泛希社运领导的政府,将就这一新方案举行全民公决,这也将是自1974年希腊废除君主制以来首次举行全民投票。

  在潘卡洛斯看来,这是正确的决定:“这个时候,我们可以进行全民公投。(这么做)是让反对党和其他政治力量发出声音:你不喜欢这样做,那么你来做吧!每个人要为自己发出的意见承担责任。”

  希腊公投风波: 一场以退为进的政治棋局

  就这样,执政党与反对派的斗争,在“人民”的名义之下进行。潘卡洛斯表示,作为执政党的泛希社运,主张缩减公众支出,支付必须支付的钱,而不能从国外借钱。但反对党则主张希腊人民需要更多的钱,过更幸福的生活。“所以我们就说举行全民公决,让人民来决定。”他表示。

  就在上周,泛希社运的发言人佩特洛斯·埃弗蒂米乌(Petros Efthymiou)在上海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近30年来西方的政治家们逐渐丧失了权力,现在话语权在市场和媒体手里。如今,我们需要彻底改造政坛,让政治家们和政策主张都能站在人民的一边,重新赢回属于他们的权力。”

  帕潘德里欧在宣布公投决定的时候也激情澎湃地表示,是否接受欧盟援助协议,决定权在于希腊人民:“我们信任民众,我们相信他们的判断和决定。让我们允许人民作出最终决定,让他们来决定这个国家的命运。”

  民众信以为真。

  “推特”twitter上,一个账号为arkoudos的希腊人被振奋了:“这个事情再一次证明了一件事:你知道作为选民你该做什么吗?看一看我们的这些党派吧。如果你没有找到你想要的,就尽情地问他们要;只要你不放弃这种权利,你作为选民就有意义。”

  事实上,政治精英们心里很清楚,财政紧缩是完全必要的。

  潘卡洛斯这样解释总理“曲线救国”的意图:“我们抛出公投决定后,反对党又说,我们还是同意政策,他们其实不想举行全民公决。所以,反对党最后也对政策表示赞成,这意味着我们将获得270多票,这样我们就可以推行这个政策了。”

  在希腊议会,300个议员席位中,154席归属执政党,右翼反对党占据另外的绝大部分席位。而在3日的议会投票中,80%的人同意了政府的降低工资、养老金和国家的公共开支的决定。

  “有一些钱确实是没有必要花的”

  帕潘德里欧最终赌对了,希腊没有因为内讧而陷入濒临破产的境地。

  他的第一招“以退为进”,提议全民公投,迫使反对党同意10月底欧盟峰会对希腊的最新援助方案;第二招“釜底抽薪”,以自己的下台敦促反对党与之组成联合政府。在潘卡洛斯看来,这两招努力,明眼人都看得出,也足以让帕潘德里欧在下台前能够对欧元区其他国家有所交代。他表示,和反对党达成妥协,这种付出是值得的,危机的规模很大,必须要所有人都出一分力。

  在这样的共识下,希腊终于领了欧盟峰会的情。此前,欧盟峰会上法德两国好不容易达成一致,并联合其他国家拿出一份史无前例的宽容救助方案,减记一半债务,直接解决了希腊1000亿欧元的债务负担。

  尽管如此,希腊却认为自己不是欧盟中的“坏孩子”,没有必要因为愧疚而不得不接受欧盟的施舍。

  “我觉得第一个应该问的问题是:希腊这么小的经济体,发生的危机为什么引起外部这么大的兴趣?”潘卡洛斯提出疑问。他表示,希腊的危机是由财政赤字引起的,但希腊并不是情况最严重的国家,比利时、英国和美国等债务比例更高。

  不过他承认,希腊危机的关键在于几重原因叠加:很高的主权债务数额以及很大的财政赤字规模,这两个问题同时存在。“如果说主权债务本身是个湖,那么财政赤字就是一条河。河如果有很多水,湖就泛滥了——经济濒临破产。”他说。

  这是希腊必须解决财政问题的根本原因。潘卡洛斯表示,我们当然希望一个美妙的制度,对人民来说实实在在的福利,然而这一切需要一个健康的体系支撑。“人们在过去的二十年中,都意识到希腊每年更好。我们做到了这一点。但现在,他们面临的是在未来二十年中,情况越来越糟,这自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他说,“回顾过去,有一些钱确实是没有必要花的。”

  他很能理解两年来不断发生的各种大规模抗议事件。但在希腊这些政治精英的头脑中,安抚人民,收编反对派,才是推动希腊前进的手段。

  “在欧洲,一向倾向于用和平温和的方式改良。”潘卡洛斯表示,“我们答应了反对党,会组成全国联盟的过渡政府。本来定于2013年10月的大选,现在提前到了明年。”

关于希腊公投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