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适时微调宏观政策 防范经济骤然转冷

2011年10月18日 01:59 来源: 中国证券报 【字体:

  适时微调宏观政策 防范经济骤然转冷

  范剑平:货币政策应总体稳健,存准率可适当下调 王建:政策或今年底明年初转向

  欧美经济复苏持续乏力,一系列刺激政策已在酝酿,而多个新兴经济体顶着高通胀压力断然降息,全球新一轮宽松货币政策迹象日渐明显。中国经济增速回落趋势显现,通胀拐点已现但仍处高位,宏观调控在保增长、控通胀之间又将如何抉择?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范剑平指出,目前宏观政策由控通胀转向保增长的基础并不存在。若贸然再宽松,对物价的刺激力度将远大于经济的刺激力度。考虑到对中小企业的信贷支持,存款准备金率可适当下调,但货币政策总体仍应保持稳健。中国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建则认为,中国经济有可能在今年底明年初出现急速冷却,宏观政策届时将会出现转向,可能增加信贷规模。不过,新一轮的再宽松政策将呈现强烈的结构调整特征。

  全球降息潮涌 中国通胀拐点显现

  中国证券报:欧美经济复苏乏力,亟需再宽松政策刺激,而新兴经济体如土耳其、巴西、印尼都宣布降息。全球经济体是否将迎来降息潮?全球再宽松是否会增加中国的输入性通胀压力?

  王建:再宽松是为应对“二次衰退”威胁。目前欧美经济体“双底”衰退征兆明显,因此必须再宽松,包括增加货币供应量、减息、减税等政策。美国和日本的利率已降至最低,欧洲央行也在酝酿降息。尽管美国政府4470亿美元的就业刺激计划被否,但在失业率高企背景下,下一步仍会有相关计划出台。

  一些依赖出口的新兴经济体在发达国家货币供应量增加的背景下,本币面临升值压力,为推动出口,必须通过降息对冲升值。未来降息的国家会越来越多。

  范剑平:海外经济体再度释放流动性将会增强中国的通胀预期,但只要中国宏观政策不再转向宽松,通胀不会再度高企。

  中国证券报:9月中国CPI上涨6.1%,尽管如期回落但仍处于高位。对我国四季度通胀形势能否持乐观态度?

  范剑平:物价温和可控。7月CPI6.5%的增幅是本轮物价上涨最高峰的判断比较明确,未来物价涨幅仍会缓慢回落。物价回落有稳健货币政策的功劳,国际因素的作用也很大,国际经济形势转淡、大宗商品价格回落是我国物价回落的主要原因。不过,回落趋势较缓,而国际流动性宽松的局势使通胀预期挥之不去。但在国际经济趋冷影响下,今明两年物价向上的可能性不大。

  货币政策宜稳中有变 存准率可适当下调

  中国证券报:物价仍在高位,而国内经济增速回落趋势确立。宏观政策是否有调整的必要?我国是否会加入降息潮?

  范剑平:今年物价水平比预想的高,经济增长也同样高于预期,三季度GDP增幅将在9%-9.5%之间,预计四季度仍会高于9%。尽管经济增速在回落,但并未出现大幅度下滑,因此宏观政策由控通胀转向保增长的基础并不存在。

  在经济和物价均平稳回落的背景下,我国总量矛盾将有所缓解。一般而言,控通胀意味着紧缩,保增长意味着宽松。但目前,我国宏观政策紧缩和放松都无空间。一方面是物价回落但仍在高位,另一方面是经济增长速度并不慢。

  再宽松空间很小,货币政策不会走回头路,也不具备相应条件。理想状态仍是维持稳健,在力度上不必大调整,而要把工夫下在结构调整上。比如,对中小企业信贷给予定向宽松;调节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比例,对企业正常发展所需要的发债、上市和再融资等需要给予支持。

  至于加息或减息,都无必要。存准率方面,由于表外业务依然存在,社会融资总量并不紧张,下一步需把一些表外业务纳入存准金基数。在基数扩大的背景下,存准率可适当下调以对冲扩基效应。同时,由于需要扩大对中小企业的信贷额度,存准率也应适当下调。但货币政策总体仍应保持稳健。

  王建:目前通胀仍在高位,货币政策不敢轻易放松,但也不会再度收紧,否则会加快衰退。一些中小企业已出现资金链、信用链崩溃的现象。不过,由于三季度GDP预计仍将在9%以上,此时政策未见得会有调整。

  政策转向预计会发生在今年底明年初。9月M2增速为13%,创下2001年10月以来新低,但通胀仍在6%以上。紧缩政策的影响仍在显现,紧缩之下不少中小企业只能靠高利贷度日。中小企业依靠高利贷度日,最多只能挺半年,也就是到今年底明年初,那时这些中小企业再扛不起高利贷时,倒闭潮将会出现,中国经济会出现急速冷却。

  如果政策放松的话,首先应增加贷款规模,加大对中小企业信贷支持。如果经济衰退更加明显,降息和新的万亿刺激计划出台也不是没有可能。

  全面放松得不偿失 深入推进结构调整

  中国证券报:我国是否存在再宽松的条件和基础?

  范剑平:需要明确的是,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主要任务是培育经济自主增长能力,而不是刺激经济增长。面对2008年的金融危机,我国出台一系列的刺激政策,在经济增长的同时,物价和房价上涨压力陡增。如果贸然再宽松,其对物价的刺激力度将远大于经济的刺激力度,这与美国搞第二轮量化宽松无本质区别。温和止步的通胀可能再次被刺激向上,前一轮调控将前功尽弃。

  此外,在上一轮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双宽松中,地方融资平台风险也逐渐积累。现在必须控增量、减存量,如此才能使风险可控,平台贷款还本付息的流动性风险才能有效化解。但若再宽松、再刺激,债务失控的可能性就会上升。在我国一些地方,财政治理控制的能力并不比欧洲那些国家好。因此,靠总量调控,再宽松走回头路,得不偿失。

  中国证券报:我国经济正逐步进入低增长周期,应如何应对以熨平波动?

  范剑平:下一阶段的任务是深入推进结构调整,这是一段历史阵痛期。因为结构调整中必须有一些落后企业、落后产能被淘汰,一些中小企业死掉也是必然的。政策上要创造条件支持创业,但对一些落后中小企业和落后生产力的淘汰也应不留情,这样才有可能实现结构升级。

  财政政策实现结构调整的效力要比货币政策有效得多。下一阶段,实施积极财政政策,不是靠政府唱独角戏,不是再刺激投资,而是财政扶持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服务业,支持有前途的中小企业和创业型企业。

  如果说上一次是财政集中力量办大事、搞大项目,这一次应该是千军万马办大事,全方位培育经济自主增长能力。充裕的财政资金应支持代表先进生产力的企业,应用来补贴消费,这比刺激投资更有迫切性;对于结构升级中遭遇下岗的农民工应给予就业培训,对低收入人群应增加低保等。

  王建:我国经济内生性问题突出。生产过剩遭遇需求不足,而个人收入分配不合理的问题短期内难以解决,使生产过剩的矛盾进一步积累。此外,上一轮经济刺激政策引发的产能释放将集中在2012年-2013年。这在外需紧缩的情况下,会进一步加剧生产过剩。

  因此,如果经济衰退明显,需要再宽松的话,将具有很强的结构调整特征。上一轮刺激是在我国原有产业结构基础上的平面扩张,并未触动结构。如果再宽松,则要着力调整结构,有进有退。一方面要保护新的生产力,另一方面要扩大内需,通过城市化来释放需求。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关于宽松货币政策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