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希腊不排除破产的可能 欧元区不会解体

2011年09月15日 09:17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字体:

  北京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王跃生近日表示:希腊是否会最终破产取决于欧洲央行、欧盟和IMF的态度,而它们的态度又取决于希腊所采取的措施收到的成效。

  9月12日,希腊1年期国债收益率“破百”,表明单从数据上看希腊已经“技术性破产”。对此,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希腊是否会最终破产取决于欧洲央行、欧盟和IMF的态度,而它们的态度又取决于希腊所采取的措施收到的成效。如果希腊自身的经济状况让外援迟迟看不到信心,就有可能因“被抛弃”而走向最终破产。专家还认为,尽管希腊等欧元区边缘国家可能会被迫退出欧元区,但由于有德国等经济状况相对良好国家的支持,欧元区本身不会解体。

  希腊会不会破产

  截至9月13日,希腊1年期国债收益率达到创纪录的114.4%,对冲希腊5年期国债风险的信用违约互换CDS价格盘中飙升至4038点的历史新高,这表明希腊5年内债务违约的可能性大幅升至98%。这一消息再次引发了全球资本市场对欧债危机的高度担忧,使得欧债危机进一步升级。

  希腊副财长萨切尼迪斯9月12日表示,目前该国资金仅可供政府运行至10月。为稳定市场信心并争取国际援助,希腊政府9月11推出补充性财政紧缩措施,宣布将在两年内征收新的房产税,并削减所有经选举产生官员的工资,还要求本国船舶拥有者为摆脱经济危机发挥积极作用。但这没能缓解市场恐慌情绪,希腊或被欧元区抛弃并破产违约的传言沸沸扬扬。

  北京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王跃生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希腊会不会最终破产,取决于能否继续获得欧盟、欧洲央行和IMF的援助,而这三者的态度又取决于希腊政府所采取的政策及收到的成效。对希腊来说,外援只是应急用的“输血”,更为关键的是尽快恢复自身经济的“造血功能”。

  今年7月21日,欧元区峰会曾决定向希腊提供总额达1090亿欧元的援助贷款。希腊则承诺将执行以增加税收、减少政府开支和国有企业私有化为主要内容的经济紧缩和改革措施,但实际上,这些措施一直没有得到实施。目前,由于欧盟、欧洲央行和IMF与希腊政府就该国实现削减赤字和经济改革的目标存在分歧,对希腊改革工作的评估已陷入停滞。希腊能否顺利获得下一笔援款,仍存在很大变数。上周日法国预算部长就曾表示,希腊救助计划中也包括希腊自身的减赤与复苏计划,如果希腊一味依赖外部援助而不自己采取实际行动,法国将停止对希腊的援助。

  王跃生同时表示,过于严苛的紧缩政策可能进一步抑制希腊经济的恢复,尤其会对民生经济造成冲击,进而引起民众的不满,增加社会不稳定因素。据路透社报道,近期希腊爆发大规模的示威活动,上万人走上街头抗议政府推出的紧缩政策。

  德国会不会放弃救助希腊

  作为欧元区的龙头,德国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左右着欧洲的救援政策。希腊会不会被欧元区抛弃,主要取决于德国的立场。

  9月9日,欧洲央行执行委员会委员、首席经济学家斯塔克提出辞职。作为德国的代表,斯塔克一直反对欧洲央行的债权购买计划,他的辞职反映了德国央行和欧洲央行之间的巨大矛盾,并进引发了市场对欧债危机的担忧。9月12日,德国副总理兼经济部长菲利普·勒斯勒尔表示,德国正在筹备希腊发生债务违约情形之下的应急计划。他还表示,为了稳定欧元,不排除让希腊有序违约的可能。如果希腊违约,那么希腊有可能被强行要求退出欧元区。对于以上言论,德国总理默克尔13日迅速做出表态,称欧洲将在自身权限内尽一切可能来防止希腊出现债务违约或撤出欧元区,并警告称,成员国撤出欧元区必将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因此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避免这种灾难的发生。

  对于德国政府看似自相矛盾的言论,王跃生认为,这反映了德国内部对于是否救助希腊存在着巨大的分歧。包括德国在内的欧元区面临的困难越来越多,甚至自顾不暇。尽管从目前来看,默克尔政府仍掌握着决策的主导权。但如果希腊经济持续不见好转的话,德国也有可能放弃救助。奥地利经济部长Reinhold Mitterlehner也表示,解决希腊债务问题的所有可能情景都应加以考虑。

  欧元区会不会解体

  分析人士认为,希腊如果真的违约,就有可能被迫退出欧元区。而当前欧债危机相持不下,并不断升级。除希腊等重债成员国外,欧债危机正由欧元区外围向核心蔓延。由于持有大量的希腊主权债券,法国巴黎银行、法国兴业银行(601166)及法国农业信贷银行的信用评级可能于本周遭穆迪下调。这些必然会引发人们对欧元区未来的担心。

  对此,王跃生表示,欧洲一定会渡过债务危机这一难关,即使希腊等国家违约,欧元区也不会解体。作为欧洲一体化的倡导者和领导者,德国不会坐视苦心经营多年的欧元区解体,默克尔的表态充分说明了这一点。王跃生认为,未来的一种可能性是,边缘国家被迫退出欧元区。边缘国家的退出将优化欧元区的经济结构,使得欧元区主体结构更加稳定。但是,这也会一定程度上带来负面影响:欧洲统一的形象会打上折扣,欧元区未来的扩张也会受到影响。

  经过欧洲债务危机的洗礼,欧元区即使不会走向解体,也必然会进行深刻的制度改革。如建立入建立永久性的援助机制和债务重整机制以及与统一货币政策配套的统一的财政政策。王跃生认为,欧债危机可能会改变欧元区的制度基础,欧元区及区内各国须反省自身的政策,尤其是福利政策,对社会福利制度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关于希腊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