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专家称希腊被“踢出”欧元区可能性很低

2011年09月14日 14:30 来源: 金融时报 【字体:

  希腊再次走到违约边缘

  在部分亚洲国家沉浸在合家团圆的佳节气氛之时,远在万里之外的欧元区国家却在接二连三的坏消息打压下倍受煎熬。除了上周末七国集团(G7)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无果而终之外,法国马库勒核设施发生爆炸、市场风传法国银行业评级或将遭遇降调等,都令欧洲看上去“坏运气”挥之不去。更为糟糕的是,希腊再度濒临违约。数据显示,13日希腊信用违约掉期(CDS)飙升至98%,而一年期国债收益率更突破达到令人吃惊的117%。13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中国社科院欧洲所经济研究室副主任熊厚表示,目前看,希腊违约的可能性很高,甚至从某种程度上看,这是不可避免的。但即便如此,他仍旧认为,希腊被“踢出”欧元区的可能性还是很低。

  近日,欧洲市场也是一片混乱。12日,在法国马库勒核设施爆炸消息传出后,法国CAC40股指暴跌幅度超过5%。而在有关评级机构可能下调法国主要银行评级传闻的打击下,法国巴黎银行、法国兴业银行(601166)和法国农业信贷集团单日内的跌幅高达10%以上。随后有关欧债危机的消息更是重击市场,除了欧洲股市大幅跳水之外,12日欧元兑美元一度触及7个月低点1∶1.3495。13日截至记者发稿前,欧元对美元虽出现回升,但欧洲股市却尚未“放晴”。伦敦时间13日上午9点17分,欧洲Stoxx600指数自开盘大幅下滑1.2%至216.22。与今年2月17日创下的高点相比,该指数累计跌幅已经高达26%。

  “希腊目前的处境,折射出欧债危机解决过程中的一大难点。”熊厚表示,客观地说,欧元区每个成员国都有自己的政治压力和难处。如希腊政府在实施减赤计划时,不仅要看德、法、欧洲央行的“脸色”,也需要考虑自己国内社会各界的反映。德国和法国也是类似。“所以,解决欧债危机的最大难点也就在这里。”熊厚说,虽然希腊等国的确通过并实施了一系列的紧缩方案,但效果好不好,还是很难说。一方面,被救援方因为国内反抗冲突以及政治压力、经济衰退等原因,在实施减赤计划时举步维艰;另一方面救助方对被救助国的援助没有停步,但因为被援助国改革措施落实不到位,效果逊于早先的预期,引发国内纳税人的反对。这就容易导致救援方和被救援方两方都不满意,最后的结果是,市场依然在两方的指责中积累担忧和焦虑情绪。

  随着希腊融资能力出现进一步恶化,希腊副财长萨切尼迪斯12日表示,负债累累的希腊将于下月用完现金,这意味着希腊在完成未来融资目标时仍需要获得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进一步的贷款援助。与此同时,德国和法国在救助问题上却仍旧态度冷峻。德国财长朔伊布勒日前表示,除非希腊满足必要条件,否则想要获得贷款“免谈”。而法国也有官员表示,救助计划中包括希腊自身的复苏计划,如果希腊不能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法国将停止对希腊的援助。德国和法国在救助希腊问题上的强硬表态使得市场担忧希腊违约几乎已是注定无疑。甚至有消息称,德国官员目前正评估处理希腊违约的几种情况,包括继续让希腊留在欧元区,或让希腊退出并重新使用德拉克马。

  然而,无论是希腊、德国还是法国的这些表态,听起来都让人觉得分外耳熟。事实上,在每个希腊还债期来临之前,有关给钱与否或者希腊是否该退出欧元区都已成为欧元区各方“口水战”的一个密集地带。但有趣的是,从最近几次看,无论德国、法国在减赤问题上再如何“苛责”希腊,或者希腊再三高呼资金难以为继高亮“红灯”的时候,欧盟、IMF对希腊最后的救援贷款总能踩着“时点”及时到来。那么,这一次会有例外吗?

  “客观地说,目前希腊违约的可能性很高,甚至从某种程度上看,希腊违约是不可避免的。”熊厚说,但问题在于,应如何控制希腊“违约”的局面。从7月21日希腊新救助方案来看,各方同意让私人投资者参与到希腊救助方案中,实际上已是变相允许希腊部分“违约”。但目前市场担忧大幅加剧,希腊违约局面会否由有序变无序目前可能还很难判断。但可以肯定的是,德法作为欧元区经济实力较强、影响力较大的经济体,他们的最终立场将主导希腊债务危机的最终走势。目前,虽然德国立法已通过希腊新救助方案,但这个方案在其他一些欧元区国家却并未“定锤”,这是否意味着当前充当欧债危机主要“消防员”的只能是欧洲央行?如果是,为了挽救市场信心,欧洲央行是否会孤注一掷不遗余力地救助,还是仍坚持被救援国实施严格减赤计划为“底线”?对于这个问题,熊厚称,欧洲央行在救助希腊和意大利、西班牙等国时可能会采取不同的态度。相比来说,欧洲央行在救助意大利和西班牙上可能会更为主动和坚决。

  随着希腊国债收益率和违约概率的大幅走高,猜测希腊或将被迫踢出“欧元区”的传言再度兴起。“为了稳定欧元,欧洲当局者应当当机立断。”有经济学家表示,希腊已无可救药,它应当退出欧元区,即便这种退出可能只是暂时的。对这种看法,熊厚并不认可。“虽然市场对希腊的担忧情绪已极度恶化。”他说,但从以下三个方面来看,至少从目前来说,希腊被“踢出”欧元区的可能性还是很小的。第一,希腊还不起债以至于国家破产和退出欧元区之间有关联,但并没有直接必然的关联;第二,即便让希腊退出欧元区,并不能让欧债危机能够“就此打住”;第三,让希腊退出欧元区可能会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这些反应包括未来爱尔兰、葡萄牙是否也要退出欧元区?那些手持大量希腊债权的欧洲银行该如何进退等。由此带来的连锁效应将威胁到欧元的前景,这也是德国和法国不愿意看到和无法接受的。

关于希腊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