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减赤乃是解决欧债问题关键

2011年09月13日 07:16 来源: 金融时报 【字体:

  特邀嘉宾:德国商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约尔格·克雷默 博士

  由于投资者担心欧债危机扩散至意大利等国以及美国经济可能陷入二次衰退,最近全球股市尤其是欧洲股市坐上了“过山车”:9月5日,欧洲市场全线暴跌,德国DAX股指单日跌幅甚至超过5%;9月7日,受德国最高法院判决支持德国向欧元区边缘国家提供救援的消息刺激,市场大涨,德国股市涨幅逾4%;9月9日,市场再次暴跌,德国股市跌4%以上。值得注意的是,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时类似,银行股本次继续领跌。就欧洲目前面临的主要问题、解决欧债危机的关键所在,以及全球金融危机会否重演、发达国家债务危机是否将加快全球金融重心的转移步伐等问题,本报记者与特邀嘉宾进行了独家对话和探讨。

  主持人:日前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在北京与中外记者见面时谈到欧洲现在面临三个问题,即主权债务、银行业以及竞争力问题。您同意这个观点吗?这三个问题之间存在着怎样的关系?

  约尔格·克雷默:我同意。欧洲主权债务问题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而银行业问题可以说是它的附属问题。如果欧债危机继续升级,就会给银行业带来更大的压力。如果一些大国出现债务违约的话,可能出现类似2008年雷曼兄弟垮台时的巨大不确定性冲击,必然会对全球经济造成很大的影响,包括中国。但是我们认为,欧洲各国政府会尽一切所能保持欧洲货币联盟的稳定,如通过扩大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的范围和规模,这应该可以避免欧债危机进一步升级。

  主持人:有分析家认为,尽快通过对希腊的救助新方案是解决欧债危机的关键。您对此怎么看?

  约尔格·克雷默:此前我们对希腊已经有救助方案了,但事实证明这并没有解决危机。我们也推出了其他的救助方案,但危机仍然在继续。我认为根本的原因在于,市场对于欧元区富裕的核心国家是否能够长期对疲弱的边缘国家提供救助担保存疑,因为其知道富裕国家的选民对于救助是犹豫不决的,同时那些深陷债务危机的国家也不愿自己的经济政策被评级更高的国家所左右。因此,投资者的谨慎完全可以理解。EFSF这样的财政救助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债务危机,只是为解决危机赢得了时间。我认为解决危机的关键在于那些欧元区边缘国家本身,他们必须做好功课,将政府赤字降下来。惟有如此,财政救助为他们赢得的时间才能说是得到了很好的利用。

  而从边缘国家的表现来看,去年只有一个国家达到了其所承诺的减赤目标。今年,大部分国家可能都无法达成减赤目标。在减赤问题上,这些国家只是勉强地执行改革方案,包括希腊。

  主持人:最近市场的惨烈表现特别是金融股的表现令人们不禁想起了2008年底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德意志银行首席执行官阿克曼日前敦促政治家们行动起来以避免金融危机重演。您觉得危机会重演吗?

  约尔格·克雷默:从目前的市场价格来看,现在的某些情况和2008年的危机确实有一定类似。但是,因欧洲各国政府已经从上一次的危机中吸取了教训,相信他们将尽一切努力来避免危机重演。根据我们的预测,欧洲央行将继续购买政府债券,并通过EFSF提高借款的数量。今年9月底之前,欧元区国家很可能就EFSF2.0版本达成一致,从而使基金规模达到4400亿欧元。如果情况继续恶化,欧洲决策者们还可能会推出EFSF3.0版本,使基金规模增至7000亿欧元,至少足以对意大利实施救助。

  针对意大利的情况,我认为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的行为风险很高。他先是表示意大利没有问题,后来他采取了正确的措施,推出了一个清晰的财政紧缩方案。但是在该方案的执行上他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并未对高收入人群提高个人所得税。因此,市场对他这种行为的反馈是负面的。

  尽管9月9日传出不赞同通过购买政府债券来应对危机的欧洲央行理事、首席经济学家斯塔克辞职的消息,我们预计欧洲央行仍将继续大量购买欧洲边缘国家的债券,救助方案将继续实施。不过,因斯塔克将是今年第二位辞职的德国籍欧洲央行理事,此举令欧洲救助方案在德国更加不受欢迎,也降低了救助方案在投资者心中的可信度。

  主持人:作为一个普通的纳税人,您是否愿意德国对希腊施以援手呢?

  约尔格·克雷默:从个人的角度来讲,相信没有人会乐意这么做,我们是在为过去的错误买单。希腊加入欧元区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他们不应该通过操纵一些指标加入进来。但是,我们或多或少也应该理解现在的问题。不过,如果这些国家不好好利用我们为他们赢得的时间来解决问题,我想没有人会乐意继续这么做。

  主持人:那么,希腊退出欧元区是一个好的选择吗?

  约尔格·克雷默:欧洲央行前任首席经济学家易辛曾建议希腊退出欧元区。我能理解他的观点。但是,我们要明白这也将带来风险。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重新推出其货币,人们都会涌向银行把他们的存款换成现金,以避免货币贬值,这可能导致银行破产等诸多问题。

  主持人: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等新兴经济体依靠投资和消费,填补了发达经济体所留下的巨大需求缺口,对世界经济走出经济衰退功不可没。在欧债危机扩散风险上升、美国面临二次衰退的当下,新兴经济体是否还能继续“风景这边独好”?

  约尔格·克雷默: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中,新兴市场所经历的情况的确与以往完全不同。过去,如果发达国家陷入危机,对发展中国家经济造成的冲击非常大。但在这次危机中,新兴市场,特别是中国,对危机有了较强的免疫力。中国政府依靠大规模的刺激经济方案,成功地率先走出危机,保持了经济的高速增长。当然,大规模刺激经济方案也带来了一些问题,比如不良贷款率的升高等。因此,我们现在无法确定,中国这次是否也能幸免于发达国家的影响而独善其身。如果欧债危机加剧,这将对世界经济,包括中国经济造成影响。中国应该对发达国家的主权债务问题提高警惕。

  主持人:国际金融危机导致世界金融重心出现了从西方向东方转移的趋势。您认为欧美债务危机会否加快金融重心转移的步伐?

  约尔格·克雷默:我们现在进入了一个新阶段。负债率较高的西方国家将继续面对投资者的审视,他们的容忍度也在下降。新兴市场相对来讲处于更好的位置,投资者对其政府债务占GDP比重的容忍度更高。这种金融重心由西向东的转移,我们认为是常态,并且将持续下去。亚洲市场充满活力和机会,我很喜欢这样的活力。

  当然,亚洲新兴市场也并非安全港,只是与西方相比他们所处的位置更好。

关于减赤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