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债务问题:日本政府的“定时炸弹”

2011年08月29日 02:28 来源: 国际商报 【字体:

  巨额债务仍是下一任日本首相面临的棘手问题。一旦日本国债供应超出投资者需求,且海外投资者又不能接受较低收益率的话,日元被抛售的风险将显著加大。

  日本主权债务信用评级遭下调最终成为压垮菅直人的最后一根稻草。本月底,日本下一位首相将诞生。然而,无论是谁接替菅直人的位置,日本政府的巨额债务都会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一旦日本国债供应加大并超出投资者需求,且海外投资者又不能接受较低收益率的话,海外投资者抛售日元的风险将显著加大。

  自3月11日日本大地震以来,菅直人的支持率就一路下滑。但近期穆迪下调日本债务评级无疑催化了菅直人下台的进程。巨额的公共债务已经成为高悬在日本政府头顶的一颗“定时炸弹”。

  针对日本长期主权信用的评级,今年以来,标准普尔将其从“AA”下调至“AA-”、穆迪投资和惠誉国际分别对其前景展望作出由“稳定”至“负面”的评判之后,日本国内的主要信用评级机构格付投资情报日前也表示,可能将在未来数月内下调日本的主权信用级别。日本债市的头顶如同欧美国债上空那样风云骤涌,狰狞毕露。

  作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和最富裕国家之一,日本政府长期奉行着“以新债补旧债”的融资模式。因此,过去20多年里,日本国债平均每年以40万亿日元的速度增长,其公债规模越滚越大,同时国债依存度屡创新高。据日本财务省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6月底,日本的国家债务总额为943.8096万亿日元,人均负债约738万日元,而且这些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达到185%,在发达国家中居首位。不过,与国债规模创出历史记录完全不同,反映日本债务风险指标的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仍保持在1.3%左右,同时20年期和30年期国债收益率分别徘徊在1.79%和1.96%左右,均处于历史的底部。日本短期内发生债务危机的可能性大大降低。

  除了国债收益率这一风向指标外,得出日本国债目前仍然处于“安全期”的判断还基于以下几方面的理由。首先,日本近95%的国债由日本国内的金融机构和个人投资者持有,外国人持有日本国债的比例仅为5.2%。这在发达国家中是最低的。因此,日本政府能否如期偿还债务的问题,不会直接影响到国际金融机构的信用和运营,也不会引发地区性或国际金融体系的连锁反应。其次,日本国内剩余资金规模依旧庞大。和许多亚洲国家一样,日本是一个高储蓄国家,居民储蓄率一直维持在30%以上,日本国民个人资产余额(扣除个人负债后)依然高达1000万亿日元,按照政府目前的国债发行规模,至少可持续发行到2018年至2019年。再次,日本拥有大量的海外资产。资料显示,日本目前的对外资产共有555万亿日元,扣除对外负债,还有266万亿日元的对外净资产,接近GDP的六成。因此,即便日本债券市场陷入危机,抛售海外资产也可作为应急之策。最后,日本债券市场上的长期利率依然维持在1.3%左右的较低水平,这使日本政府的融资成本与风险大大降低。

  但是,从长远看,日本政府债务问题可以被视为一颗非常危险、破坏力巨大的定时炸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近日预测,日本公共债务相对于GDP的比例到2012年和2016年将分别达到232%和277%,日本正陷入1875年以来最严峻的债务危机,日本将成为发达国家历史上财政状况最恶化的国家。的确,日本政府债务偿还负担正在与日俱升。

  资料显示,2010财年日本政府国债还本付息为20.2万亿日元,占整个财政支出的22.9%,而2011财年该指标将达到21.5万亿日元。如果日本政府面临不足以支付其国债利息并为新债发行融资的困境,届时国债收益率将大幅上扬,融资成本将会加大,也不排除日本评级被降至垃圾级别的可能性。另外,随着人口老龄化趋势的加剧,日本财政支出将面临着进一步的重压。

  据2011年度日本经济财政白皮书显示,目前包括养老金公费负担部分在内的政府净负债就已达518万亿日元,如果再加上今年大地震后所要支出的23万亿日元的重建资金,日本财政已经捉襟见肘。更加关键的问题在于,虽然日本政府能够以低于其他发达国家的成本在市场上顺利融资,且目前日本国债的持有者有90%以上来自日本国内,而一旦日本国债供应加大并超出投资者需求,且海外投资者又不能接受较低收益率的话,可能会出现海外投资者抛售日本国债风险。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