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美国债务博弈向世界提示了什么

2011年08月02日 04:40 来源: 上海证券报 【字体:

  美国和欧洲的债务危机,或许是个让世界回归基础共识的契机。美国有识之士希望,鼓励和利用民间直接投资和国际直接投资,特别是新兴市场经济体来直接投资实体经济。这是个战略性新思维。新兴市场体要挣脱被“美债”和“欧债”绑架的困境,就该支持发达国家回归实体经济的战略。

  美国债务上限问题搅动了全球。所有人都在讨论不提高美债上限对全世界,特别是对美国自身带来的灾难性结果。不过,世人相信美国国会一定会最终达成妥协。果然,美国东部时间周日晚间,奥巴马为这场危机解除了警报。他在白宫发表声明说:“参众议院的两党领袖已经达成协议,将缩减赤字以避免债务违约。”

  美国和世界暂时避过一劫。

  应该注意的是,美国两党博弈的是提限的条件,对于是否提限不存分歧。奥巴马总统面对的是如果不再次提高债务上限继续扩大债务规模,就有一部分依靠社保基金生活的人,依靠政府补贴生活的退役军人,政府公务员,将直接受到伤害。美国国债50%的外国持有人,可能血本无归。换句话说,不发债,不扩大债务规模,美国将部分停摆了。

  可是,50年来,美国债务已78次提限,平均每8个月一次,靠借更多的债和央行印更多钞票透支来维持的经济,说明美国国债赖以生存的经济实力的基本面变得非常脆弱,借债——支付失业金——消费——再借债的经济增长模式,与庞氏骗局几乎没有本质区别。由此不能不引出世人的担心:在布什总统8年任期内美国债务增长5万亿,奥巴马总统就职至今债务增长4万亿,难道美国国债上限可以无限提升吗?

  实际上,靠发新债还旧债的增长模式会有什么结果,欧债的前例已够能说明问题了。从根本上来说,欧洲的债务依赖透支未来发展的经济增长模式走到了尽头。

  一年前,欧洲的危机震撼了世界。围绕拯救危机的过程,世人发现,欧洲的债务依赖透支未来发展的经济增长模式已撞上了南墙。为什么经济大幅衰退的欧洲债务危机国家的拯救方式,都是紧缩财政?因为这些国家已别无选择,货币政策已极度宽松,国债危机实际上是财政危机,是国家资产负债严重失衡的危机,且已完全丧失了减税空间,而债务危机的爆发实际上堵死了发新债还旧债的老路,紧缩财政是避免短期国家破产的唯一出路。

  欧洲银行们正在尝试从自己设计的债券依赖的庞氏陷阱中全身而退。在拯救欧债过程中,世人注意到,评级公司利用“评级”垄断的话语权不断与政府债的恢复再发债条件博弈,各危机国的债券再融资遭遇庞大银行系统的博弈。机构的博弈旨在阻挠政府恢复发新债还旧债的运作,以使银行避免用自己的钱还自己的债,另一方面,更残酷的是,欧洲债务依赖发展模式已偷偷被利益相关群体抛弃。欧盟最近达成的所谓长期拯救方案,按照德国强烈要求安排银行参与,增加了用新债换旧债的变相重组债务长期化的内容,而不仅是欧盟各国政府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出钱的新拯救方案,就是要让那些企图逃脱制造金融循环陷阱的庞氏骗局设局者共担过度债务化的损失。

  债务依赖增长模式使欧洲经济陷入了恶性循环的怪圈。庞氏骗局终有败露之时,债务依赖模式的崩溃和一些国家的濒临破产,已让全球金融市场险象环生,让全球经济剧烈震荡。欧债危机还远未结束,美国债务风险又把尚未从危机中复苏的全球经济推到了再次下滑的边缘。

  美国和欧洲的债务危机,或许是个让全世界回归最基础共识的契机,国债与金融工具应是资源向实体经济优化有效配置的媒介。国家经济被发债或者被纯粹交易性的金融工具主导,甚至成为维持经济运转的主要支撑,就有可能被空心化的风险,而一旦国债和印出的货币失去价值和购买力,靠债务支撑的经济可能轰然坍塌。

  债务依赖发展模式理该被全世界抛弃,全世界不能继续活在靠发新债还旧债,不断堆砌违约风险增长的“一纸空券”的担惊受怕的险境中。

  当前,提高短期债务上限,减少政府支出,缓解债务危机是各国的当务之急。不过,紧缩财政的方式只能降低赤字和国债规模,是各国政府为缓解债务膨胀压力不得已采取的短期过渡性调整方案的权宜之计。短期内,对于恢复经济的正常增长的负面影响可能更大些。如果紧缩的尺度与经济恢复程度不同步,带来的经济和社会问题会非常严重,部分国家再破产也不是不可能。所以,在避开短期违约风险以后,美国以及欧洲各国,增长方式的转型刻不容缓。

  为了世界经济的重新振兴,新的增长方式的核心应转向实体经济,重新夯实经济基础增强经济实力。在国家债务已频频触顶的情况下,需要鼓励和利用民间直接投资资本和国际直接投资资本,特别是来自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的直接投资来投资实体经济。

  最近美国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与伍德罗·威尔逊国际研究中心基辛格中美研究所发布的特别报告“敞开美国大门?”,就“充分利用中国海外直接投资”重振美国经济的问题做了全面分析,笔者认为,其中有关利用新兴市场国家的直接投资发展实体经济,转变发达国家依赖新兴市场国家购买国债的发展模式,是个战略性的新思维。美国,欧洲各国敞开大门,接纳新兴市场国家的直接投资,发展实体经济,可能是跳出“债务陷阱”,从根本上走出危机,恢复全球经济平衡增长的根本途径。

  笔者以为,新兴市场国家要挣脱被“美债”和“欧债”绑架的困境,就该支持发达国家回归实体的经济发展战略,推动所持有的大规模外汇更多作为直接投资流入发达国家。中国正在酝酿的《新兴产业国际发展规划》应被纳入全球发达国家的直接投资战略。

  在新的全球经济格局中,资本从发展中国家流向发达国家,创造发达国家的就业机会,发达国家通过实体经济修复虚拟经济的危机重整旗鼓,发展中国家变劳动力比较优势的出口顺差增长方式为直接投资资本输出方式,实现全球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或能创造全球经济再平衡的新模式。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