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美债违约大限近在咫尺 两党博弈进入摊牌阶段

2011年07月28日 08:59 来源: 金融时报 【字体:

  从本周民主党和共和党抛出的两个协议版本来看,双方其实都是各有让步,只是这种最后关头的摊牌令两党对立背后的真实政治动机暴露得更加一览无余。

  尽管两党对立很难调和,但是相比之下,防止在任内出现债务违约更是火烧眉毛的任务。从眼下的形势看,奥巴马和民主党可能相对被动,其在最后时刻屈服于共和党“两步走”策略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当然其中可能会有一些具体条款的变动。

  距离8月2日美国上调债务上限的最后期限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了,此前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出的7月22日和7月25日两个达成协议的最后“截止日期”也已先后宣告失效,而民主党和共和党围绕减赤和上调债限的谈判却仍陷僵局。不过,从本周民主党和共和党抛出的两个协议版本来看,双方其实都是各有让步,只是这种最后关头的摊牌令两党对立背后的真实政治动机暴露得更加一览无余。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钱立伟7月27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最后关头达成妥协是美国两党的一贯作风,尽管眼下距离大限之日仅一步之遥,但美国出现债务违约的概率仍然很小。如果说在本周以前双方都在考验对方耐力以争取最大的政治筹码,那么以25日两党分别提出的最新方案为标志,目前双方已经进入最后的摊牌阶段。“从两个版本的方案中可以看出,减赤和增税都是两党权力之争的幌子,是否在明年大选前一次性解决债务上限问题才是两党真正的底线。”钱立伟表示。

  25日,美国参议院多数党(民主党)领袖里德推出了自己的提高债务上限方案,建议把债务上限提高2.4万亿美元,同时在十年内减赤2.7万亿美元。据里德称,该议案中1.2万亿美元的减支计划已经得到共和党方面的支持,余下部分将来自于农业及房市改革带来的收益以及更低的利息支出。另外,该方案还计划从伊拉克及阿富汗军事经费中削减1万亿美元。同日,美国众议院共和党在议长博纳率领下也提出了新版本的提高债务上限和削减赤字方案。该方案提出“分两步走”的提高债务上限策略,即先期提高债务上限1万亿美元,并承诺十年内减赤1.2万亿美元,之后在明年初就提高债务上限问题再次进行谈判,并且制定第二步规模达1.8万亿美元的减赤计划。

  从这两份方案中可以看出,民主党的版本没有提及增加税收,这是此前共和党强烈反对的,也一度被视为是致使谈判陷入僵局的一大死结;与此同时,共和党的版本里将原来要求十年内总计减赤4万亿美元的规模降至3万亿美元,等于也向民主党让了关键一步。然而,各让一步并没有让双方减弱攻击对方的火力,这就让人们对两党的真实动机有了更清楚的认识。

  里德称,博纳的方案注定无法在参议院通过,因为“两步走”不会给金融市场提供所需要的安抚。民主党参议员约翰·凯利也认为,如果众议院通过了博纳的提案,则将“向全世界释放一个非常恶劣而愚蠢的信号,那就是美国的无能,并将因此拖累美国走向衰落”。里德周一甚至放话称,评级机构已表示其提出的更长期上调债限方案不会导致美国信用评级被下调。不过随后标准普尔公司即发表声明,称尚未对任何一个版本的协议方案置评。

  共和党方面对于里德的让步也并不买账。博纳明确表示不会支持民主党的方案,称这其中“充斥着各色把戏”,而造成预算赤字的主要推手如医疗补助计划、联邦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障等问题并未得到解决。美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瑞恩甚至在该方案推出当日即斥之为“1万亿美元的骗局”,理由是里德方案中关于伊拉克与阿富汗战争的军费开支减少可以节约1万亿美元的假设并不准确。“实事求是的预算不会把没有要求和不会支出的费用计入节省的金额之中。”瑞恩说。

  民主党领导的奥巴马政府在两个方案面前立场十分鲜明。奥巴马周一表示,尽管里德的方案没有涵盖增税内容,但相比较而言是一条“更好的解决途径”。与此同时,他严词批评博纳的计划只不过是继续在玩“踢罐子”的游戏,即把现在就能解决的问题推迟到几个月以后。白宫管理与预算办公室在对博纳方案表示“强烈反对”的同时,表示如果这一方案在国会上获得批准,将建议总统否决该提案。

  事实上,里德和博纳在其自己掌控的议会中也都面临挑战。据称,要避免方案被否,里德至少还需要几位共和党参议员的支持;而博纳的方案目前遭到以茶党为首的激进派议员攻击,后者反对任何上调债务上限的方案,同时要求更大幅度的开支削减。因此,要在未来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找到一条中间路线难度并不小。不过到目前为止,白宫方面仍然没有丧失两党在余下几天内达成妥协的希望。事实上,美国一份最新民意调查亦显示,70%的美国人认为两党会在最后时刻达成一致,尽管最终方案可能不会令任何一方感到满意。

  钱立伟认为,时至今日,两党纠结的利益点已非常清楚。当政的民主党宁肯放弃增税要求,也希望能一次性解决债务上限问题,至少要拖过明年大选,避免影响竞选成绩;而在野的共和党虽然在意实际减支规模,但其真实底线却是继续为民主党“使绊”,正如共和党议员迈康奈尔去年中期选举时曾说过的,“一定要在2012年大选时将奥巴马拉下马”。事实上,算上去年的减税谈判和2011年预算案谈判,此次债限谈判可以说是共和党给民主党下的第三个“绊”,而马上还有2012年预算案。如果可以在大选前再加上一次债限谈判,可想而知,奥巴马和民主党的日子将会非常难过。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两党对立很难调和。”钱立伟表示,“但是相比之下,防止在任内出现债务违约更是火烧眉毛的任务。从眼下的形势看,我认为奥巴马和民主党可能相对被动,其在最后时刻屈服于共和党‘两步走’策略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当然其中可能会有一些具体条款的变动。”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