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美鹰鸽两派激辩中国投资挂钩论

2011年06月24日 00:47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6月21日,在前美国驻华大使芮效俭的主持下,美国鹰派和鸽派的意见领袖就“美国是否应向中国对外直接投资(FDI)大开方便之门”展开激烈辩论。

  鹰、鸽之间的最大分歧在于,美国对中国FDI的态度,是否应该与美国其他对华诉求相挂钩。

  作为鸽派代表,纽约咨询机构Rhodium Group创始人丹尼尔·罗森认为,美国应该欢迎中国投资,利用中国投资创造就业,美国对中国FDI的态度不应该与美国其他对中国的诉求挂钩。

  美国传统基金会的中国研究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是鹰派的代表,他坚持认为美国不能轻易放松对中国FDI的限制,要以此作为谈判工具,来谋求中国在资本账户开放、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的合作。

  丹尼尔·罗森曾担任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高级顾问,而史剑道从1999年就开始跟踪中国对外投资,多次出席美国国会针对中国的听证会。目前二人都针对中国对外投资发布研究报告,是美国这一领域最有影响力的意见领袖。

  中美FDI“风水轮流转”

  30多年前,芮效俭全程参与中美建交谈判,中国向美国打开国门之后,美国资本迅速涌向中国,中国很快成为全球第一大FDI流入国。

  而今天,在中美FDI流动上芮效俭见识到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句中国谚语。根据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中国对外FDI从2003年开始飞速增长,其中非金融类FDI从当年的28.5亿美元飙升至2010年的590亿美元,8年间翻了超过20倍。中国商务部投资促进事务局局长刘作章最近甚至预测,未来几年中国对外FDI将突破1000亿美元,中国有望成为FDI净输出国。

  根据中国商务部数据,到2009年底,中国对美国直接投资存量已达33.38亿美元,美国已成为中国第六大FDI输出目的国,剔除香港、开曼群岛等“资金中转站”,美国吸收中国FDI规模仅次于澳大利亚。

  丹尼尔·罗森的研究表明,美国50个州中至少有35个已吸引了中国投资,创造了上万个就业机会。2010年中国对美投资就超过50亿美元。他还预测,中国对外FDI将在未来10年内达到1万亿-2万亿美元,而美国能够吸引到数千亿美元的中国投资,创造70万就业岗位。

  基于这一期待,丹尼尔·罗森呼吁美国尽快放松对中国投资的限制。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中东石油美元和日本投资大量涌入美国也曾引起恐慌,但事实证明这些投资并未产生严重问题,罗森认为美国的外国投资审查体系有足够的能力来应对伴随中国投资而产生的各种挑战。

  丹尼尔·罗森说,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IFUS)的审查仅仅是一个开端,中国投资进入美国之后,还将面临美国相关法律的监管,确保美国利益不会受损。

  美国偏爱“国家安全”模糊定义

  目前鸽派和鹰派哪方对白宫和美国国会影响力更胜一筹?

  对于本报记者的质疑,罗森说,他相信自福特政府以来白宫就一直奉行市场开放的理念,因为美国是全球第一大FDI输出国,市场开放符合美国的利益。

  不过他也警告:如果鹰派的观点更有影响力,中国企业家们得更加担忧。因为他们耗费大量时间和金钱达成的投资项目,却可能突然因为“威胁美国国家安全”而落空,而这实际上是因为美国政府要保护可口可乐、GE等美国企业在华利益而玩出的政治游戏。

  而史剑道则表示,美国国会更加认可他所代表的鹰派观点,是因为国会一直在强调要在与中国的谈判中取得回报。

  目前CIFUS负责评估涉及“国家安全”的外资并购,但“国家安全”的定义过于宽泛,多名中国企业家都曾向本报表示对投资美国遭遇审查非常担忧,期望美国出台明确的审查标准。

  华为今年试图收购3Leaf部分资产,这个交易金额200万美元、仅涉及十多个员工的收购项目却被CIFUS以威胁“国家安全”的理由阻止。这为很多中国企业敲响了警钟。史剑道承认,2009-2010年中国对美投资增长迅速,但今年的增长趋势却因这一事件而产生波折。

  但史剑道对本报表示,美国政府就喜欢这种模糊性,不会对“国家安全”的定义和范围作出具体解释。即便一些政府官员与国会意见相左,赞同优待中国FDI,也更愿意利用“国家安全”的模糊定义在中美之间进行的其他谈判上取得优势。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