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IMF选战:资历难抵资源

2011年06月17日 00:13 来源: 中国证券报 【字体:

  按照二十国集团曾达成的共识,IMF高层职位遴选有三原则:公开、透明、择优。但在当前“选战”中,瘦弱的法国女财长拉加德一马当先,粗壮的墨西哥央行行长卡斯滕斯步履蹒跚,胜负大局已定。决定胜负的,肯定不是上述“三原则”,而是政治资源。但政治决定一切,却也可能成为新摩擦的滥觞。

  IMF“选战”本应是“三驾马车”共行,除拉加德和卡斯滕斯外,还有前以色列央行行长费希尔。如果简单遵循“遴选”三原则,结果还很可能是费希尔胜选,卡斯滕斯第二,拉加德列第三。其中道理也很简单,拉加德虽为法国财长,经验丰富,但她律师出身,缺乏关键的金融学历。而费希尔和卡斯滕斯都是业内的顶尖人物,都曾担任过IMF副总裁之职,有经验,有资历。

  尤其是犹太人费希尔,更被誉为经济学界的泰斗,他担任过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担任过IMF的第一副总裁,在任以央行行长期间被《欧洲货币》(Euromoney)授予过“年度最佳央行行长”奖项。而当今美国财金界的两大掌门人——财政部长盖特纳是他的后生晚辈,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的博士论文也是在他指导下完成。

  我看到有朋友在评论费希尔出马时曾感叹,“费希尔出手,谁与争锋”。从金融学上可以这么说,但IMF选战是国际政治。因此,费希尔的资深,并不就是他竞选IMF总裁的资本;反之,最不具有专业素养的拉加德胜券在握,就在于她拥有独特的政治优势。

  三人中,拉加德是法国人。而IMF总裁一职,按“传统”都属于欧洲,且过去66年中,一半以上时间又都归属于法国,这是拉加德的先天优势。费希尔虽有以色列和美国双重国籍,但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两大机构中,美国人按惯例掌控了世行行长职位,因此历来也遵循默契,只取IMF第一副总裁位置。

  在政治上异想天开的费希尔,2001年也曾竞逐过IMF总裁一职,就因为“越位”,而未获美国支持。以欧洲和美国在IMF过半的投票权,得不到两者支持的候选人,再有能力,也只能望职位而兴叹。更何况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的宿怨,也让费希尔很难取得后者的支持。于是,在日前遴选候选人时,IMF执董会顺理成章地以年龄因素(费希尔现年67岁,超过选战规定的65岁门槛),将他首先剔除在外。

  如果从国际格局演变来看,在最终入围的拉加德和卡斯滕斯中,卡斯滕斯其实更有竞争力。毕竟,他来自新兴经济体,“皇帝轮流做,今朝到我家”,凭什么IMF总裁就一定得是欧洲人?“金砖五国”不久前联合发表的一份声明就直言。2007年卡恩获任IMF总裁时,欧元集团主席让―克洛德·容克明言:“IMF下一任总裁肯定不会是由欧洲人来担任了。”

  但事实总是胜于雄辩,容克所言,不过是忽悠人的空话而已。多位欧洲领导人已明确表示,欧债危机需要欧洲人继续出任IMF总裁,由此,拉加德振臂一呼,欧洲各国是“赢粮景从”。如此一边倒的形势,让沦为“陪衬”的卡斯滕斯也慨叹,按道理IMF总裁不应该让欧洲人继续担任,但从事实看,“拉加德胜出的可能性更大”。

  三驾马车中,看似最不靠谱的,竟然笑到最后;看似最有能力的,却是第一个出局。从表面看,似乎也不违背“遴选三原则”。但其中的政治博弈和猫腻,却是不言而喻,并可能为IMF日后的摩擦埋下伏笔。

  拉加德的协调领导能力毋庸置疑,但她非专业人士的出身,就让人不由想起世界银行前行长沃尔福威茨。作为美国鹰派的代表性人物,时任美国防部副部长的沃氏,在一片反对声中被美国强行送至和国防毫无相干的世行行长宝座。但结果呢?沃氏因小有瑕疵被群起而攻之,最终不得不选择辞职。被欧洲送上台的拉加德是否会重蹈沃氏的覆辙呢?或许她更聪明些!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