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欧美国债违约风险“发酵” 日元套利回流潮起

2011年06月15日 06:23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6月13日,标准普尔(Standard Poor`s)将希腊评等连降三级至“CCC”,使该国评级成为全球最低,标普称希腊如果债务重组就可能被认为是违约。

  然而,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美国悄然面临比希腊更加危险的国债违约风波。

  此前,美国财长盖特纳明确警告,如果美国国会不能在8月2日前提高举债上限,那么美国国债将可能违约。

  然而,在对冲基金看来,围绕着欧美国债的不同程度违约风险,他们却谋划着自己的“火中取栗”套利策略。

  日元套利被迫“回流”

  只是,越演越烈的美国巨额国债违约风波,却令上千亿美元的日元套利交易“如坐针毡”。

  截至6月14日19时,美元兑日元汇率回到80.18附近时,美元指数却徘徊在74.43附近,但在三个月,美元兑日元汇率一度逼进80.18时,美元指数则处于76.50。

  在多位外汇交易员看来,日元套利交易新一轮回流潮,无疑是造成日元兑美元汇率前后关联度相差偏大的重要推动力。

  “尽管近期日本经济数据同样不够理想,但日元套利交易者更担心美国国债违约风险带来的投资收益大幅波动。”一位外汇交易员透露,“从上周起,日本保证金散户交易者与企业已开始将持有的美国国债转为日元,某些日元套利交易者一次性就回流上亿美元资产。”

  这股日元套利回流潮,同样引发一波买涨日元、沽空美元的浪潮。

  据CFTC最新数据显示,6月7日当周以事件驱动型与外汇投资型对冲基金为主的外汇投机客的美元净空仓规模较上周大幅增加72.5亿美元至229.8亿美元;而他们的日元净多头寸则较上周增加19279口 (12,500,000日元为1口) 。

  太平洋(601099)投资管理公司(Pimco)负责人格罗斯对此认为:“由于美元长期维持低利率导致美国国债收益难以跑赢通胀率,持有美元的外国投资者最终会质疑美国国债、票据等的信誉。”

  不过,比起质疑美元与美国国债信誉更急切的,是日元套利交易必须尽早应对美国国债违约的潜在风险。

  通常日元套利交易的具体操作模式,是日本机构与散户借入低息日元,换成美元并投资美国AAA评级国债或具有保本功能的货币基金,并以上述国债与货币基金份额作为全额抵押物“融资”,以放大杠杆融资倍数并投资美国股票等高收益资产。

  但是,从美国财政部警告美国国债可能出现违约风险后,部分美国商业银行已要求日元套利交易者必须增加一笔现金,作为美国国债“违约”的抵押资产额外保证金,令日元套利交易者担心国债抵押物已无法支撑原先的投资收益模型。“很多日元套利交易者不得不缩减日元套利的杠杆融资规模,回流部分投资资金回到日本。”

  如今,日元套利交易的另一项杠杆融资抵押物——货币基金份额,同样遭遇美国国债违约风险的冲击。

  “部分美国投资银行与经纪商正对货币基金抵押风险重新估算,有些认为短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上涨300-400个基点,货币基金才会跌破保本的面值(净值跌破1美元),而有些则认为150-200个基金就会导致货币基金面值跌破1美元。”上述外汇交易员透露,“这将影响到400亿-500亿美元的日元套利交易资金能否延续原先的高杠杆投资策略。”

  不过,围绕美国国债违约风波,外汇市场同样不缺乏火中取栗者。

  债券大王的算盘

  如果欧洲、美国国债违约风险属于“两权相害取其轻”,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负责人格罗斯(Bill Gross)决定选择欧洲国债。

  6月13日,格罗斯(Bill Gross)指出:“将所有美国为实现未来的授权计划而欠下的债务加到一起,美国的财政状况要比希腊和其他欧洲负债国家更加糟糕。除了美国14.3万亿美元公共债务。还有医疗保健、医疗补助和社会保险计划金额加在一起,接近50万亿美元。”

  然而,格罗斯沽空美国国债的投资策略,却没有收到预期效果。

  2月起,格罗斯清空2430亿美元规模总体回报基金(Total Return Fund)所持有的全部美国政府相关债券,甚至在5月将沽空美国国债的资产比重提高至4%,转而将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资产比例从31%提高至37%,但是同期美国国债价格上涨3.2%,美元指数则跌去3.9%。

  “但今年以来,他管理的基金业绩依然跑赢约60%的美国债券基金。”一位总体回报基金(Total Return Fund)出资人透露,Pimco总体回报基金过去一年回报率为7.66%,超过76%的同类债券基金。

  在他看来,围绕欧美债券违约风险,格罗斯的投资策略是另辟蹊径。除了增持德国、加拿大等高息债券,他今年最大的赌注是重仓买进Ginnie Mae、房利美提供担保的债券,“他看好的是美国国债违约风波对金融市场造成一系列冲击后,所衍生的债券套利机会。”

  在本月初美国两党未能通过“无条件”调高美国国债发行上限方案前后,美国大型商业银行悄然对美国国债违约风险“未雨绸缪”做准备,这恰恰是格罗斯期望看到的。

  “现在,部分投资银行或经纪商开始将美国短期AAA级国债的抵押率从100%降至95%。”一家美国期货经纪商透露,以往,美国AAA评级公债在隔夜现金贷款市场一直被投资银行和货币市场基金看成最安全的资产抵押物,通常上述公债的抵押率基本等值于票面价值,“但很多对冲基金与机构投资者为了维持现有的杠杆融资倍数与投资模型,不得不寻找更加稳定的债券品种用于全额抵押。”

  上述总体回报基金出资人透露,“在近期Pimco举行的投资者会议上,格罗斯已表示美国国债违约风波将可能波及其他类型债券。”

  在上述美国期货经纪商看来,6月13日格罗斯进一步放大美国国债违约风险额度,似乎是给他重新调整资产配置做准备。随着美国近期一系列疲软经济数据导致股市大幅下滑,吸引投资资本重新涌向美国国债市场,格罗斯披露美国国债违约额度“巨大”,反而会促使部分资本转而流向欧洲一些财务稳健国家的债券市场“避险”。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