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欧债危机下的欧美算计

2011年05月31日 06:30 来源: 证券时报网 【字体:

  经历了一年多的政策努力和联合救助,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没有任何改善。近期,美国信用评级机构连续下调希腊、意大利、比利时的主权信用评级,使得新一轮欧债危机担忧正在加剧。欧债危机背后上演的是欧美债务资源的争夺战。只有制造一个比美国国债还烂的债券,才能让市场在坏与更坏之间选择一个较好的。

  欧债危机进一步发酵

  主权债务融资高峰的压力、希腊债务重组概率加大的风险、西班牙银行体系严重坏账,以及欧洲银行体系相互持债导致的连锁反应等风险,使得欧洲债务危机进一步发酵。Bloomberg数据显示,欧洲银行业今年上半年需为约4000亿欧元债务再融资,欧洲各国政府也要为逾5000亿欧债再融资,另外,还有数千亿欧元抵押贷款支持债务亦将到期。欧洲主要债务国家到期债务压力集中在2-5月份和8、9月份。虽然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得以发债,但风险溢价远高于去年同期水平。随着到期债务高峰月的到来,必将给市场迎来更大的融资压力。

  目前,主权信用评级频遭下调,推升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等国的国债收益率及利差均达到历史高点。葡萄牙财政部4月20日进行了4月6日申请金融援助后的第一次国债拍卖,对象分别是金额为6.8亿欧元的3月期国债和3.2亿欧元的半年期国债,其预期收益率相比上次拍卖的同类型国债分别出现了0.643和0.412个百分点的上涨。在次级市场,葡萄牙国债遭受的压力也并未因为申请援助而减缓,10年期国债的预期收益率升至9.127%,创下葡萄牙加入欧元区以来的新高;欧债五国主权CDS价格大幅飙升。希腊的情况更加严峻,国债规模已膨胀至3400亿欧元,用新债还旧债的手段,并不能挽救深陷债务泥潭的希腊,而所需支付的利息代价也越来越高。受债务危机的剧烈冲击,希腊经济已连续3年严重衰退,去年萎缩4.5%。经济失去造血功能,走出债务危机的步履变得更加艰难。卡恩事件更引发了对欧债危机救助机制能否顺利进行的忧虑。

  背后是欧美债务资源大战

  然而,内忧似乎远远不及外患的冲击力大,欧债危机背后掺杂的是更深层较量,那就是美国与欧洲正在展开一场货币主导权与债务资源的大战。事实上,凭着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国依然延续其金融货币霸权所赋予的“结构性权力”。欧元自诞生之日起,就作为全球最有力的潜在竞争对手,全面挑战美元霸权体系。

  首先,欧元削弱了美元在国际贸易中的结算货币地位。对新兴市场国家来说,欧元提供了一种能够替代美元的结算货币选择。例如伊拉克、伊朗、俄罗斯、委内瑞拉等国先后宣布接受欧元计价的石油交易。由于欧元区主要出口商品品种与美国具有竞争性,欧元结算量的上升就必然导致美元结算量的下降。结算量就是定价权,美元结算量的比重下降意味着美国在国际市场上定价权的流失。

  其次,欧元冲击了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国际储备量是世界货币地位的表征。欧元诞生之后占全球总外汇储备量的比重不断上升,而美元则持续下降。根据IMF的官方外汇储备构成数据统计,从1996年到2009年,美元在国际储备中的地位经历了一个“倒U”型走势,在欧元正式成立之前和成立初期,美元在国际储备中的地位不断上升,其占世界储备的比重从1995年的59%上升到了2001年底71.5%。但是,自从2001年以后,美元的比重就开始不断下降,截至2010年已经滑落到62.1%。

  然而,对美国的威胁似乎还不仅仅是这些,还有一个最大的挑战就是美国债券与欧洲债券的资源争夺,这个恐怕是美国最为担忧的。美国是债务依赖型经济体制,政府赤字财政、国民超前消费、银行金融支持是这种体制的全部内容。在借款依赖型体制下,美国长期国际贸易逆差和经常账户逆差能够维持,需要以美元不间断地循环周转运动为保证。而要保证美元不间断地循环周转运动,就必然要依赖其他国家的商品出口换取美元,其他国家又用换取的美元通过购买美国债券投资于美国,于是美元回流至美国,为其债务进行融资。

  进入21世纪以来,海外持有的美国债券规模和所占比重逐年增加,债券发行量占世界的32%。2003年至2009年间,美国外债率分别为62.3%、70.4%、75.0%、83.6%、95.4%、95.2%和95.9%,2009年与2003年相比提高了33.6个百分点,当前美国国债余额已突破14.29万亿美元大关,占全球债务余额的24%左右。

  令美国担忧的是,与美国相似,欧洲国家也基本是债务依赖型国家。根据IMF的数据库,世界外债发行数量最多的前十个国家,包括了美国、7个欧洲国家以及亚洲的日本和澳大利亚,这10个国家对外发行的债券占全球的83.8%,而这其中欧元区各国债券市场加总后规模占到了全球的45%,已经超过了美国32%左右的份额,这无疑是对美国债务依赖体系的最大挑战。

  债务货币化和评级机构成利器

  金融危机以来,美联储已经成为美国债务的最大买家,并且通过量化宽松政策让债务货币化。危机爆发至今,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总规模由2007年6月的8993亿美元上升到2011年5月初的27231亿美元,是危机前的3倍。而今美联储即将在6月停止6000亿美元的国债购买计划,由谁来继续接手如此庞大的债务是最大的问题。在美国货币和财政双双承压的情况下,只有制造一个比美国国债还烂的债券,才可能让金融市场在坏与更坏之间选择一个较好的。

  于是,近期美国评级机构不断调低希腊、爱尔兰、西班牙、比利时的主权信用评级,轮番对欧债危机制造动荡,大举做空欧元,美元利用“避险属性”和阶段性强势,使资本大量回流美国本土,而美国成了这场危机的赢家,包括美国国债、美股及其它机构债券在内的美元资产大受追捧。尽管当前美国国债已经突破债务上限,但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和3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创下5个月低点,美国国债受到超额认购,债务融资得以顺利进行。

  内外夹击之间,欧洲不再是欧债五国的危机,债务危机由边缘国家向核心国蔓延的风险正在进一步加大,等待欧洲的恐怕是新一轮的债务风暴。

  (作者系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副研究员)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