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美股评论:美国为何债台高筑

2011年05月17日 21:31 来源: 金融界网站 【字体:

  导读:MarketWatch专栏作家纳廷(Rex Nutting)认为,尽管时下共和党方面强调巨大的预算赤字是开支无度的结果,但是实际上,本世纪的最初十年,乃至未来十年当中,美国赤字和国债增长的主要原因却不是政府的开支,而是战争、减税和疲软的经济。

  以下即纳廷的评论文章全文:

  如果我们没有经历两场战争,没有经历两场衰退,没有采取愚蠢的减税政策,联邦政府的财务状况原本要比现在好得多。

  共和党人总希望我们相信他们的故事,即当前的赤字全是因为奥巴马总统毫无节制的开支,但是这样的说法,甚至经不起最简单的数学的检验。

  事实是,我们在过去十年当中所累积起来的债务,以及将在未来十年当中累积起来的债务,都是由于衰退,战争,以及一些愚蠢的决定——在奥巴马入主白宫之前就已经做出的愚蠢决定。

  假如一定要说开支没有节制,那也是因为我们要面对战争,要与衰退搏斗,要为老人们支付处方药物的钱。

  共和党方面咬牙切齿要削减的各项政府开支,比如奖学金、环境保护和癌症研究等方面的投入,在过去十年中其实几乎就是原地踏步。非国防类可自由支配开支并不是过去十年赤字的罪魁祸首,而且实际上未来五十年都不会导致赤字,但是共和党就只会把眼珠钉在那上面。

  这么说不是出于政治考虑,也不是为了把被指责的目标从奥巴马变换成别的什么人,比如小布什、拉登、格林斯潘或者克林顿。这么说都是为了一个最简单又最重要的道理:我们只有知道了债务到底是怎么来的,才谈得到去控制它。

  在未来二十年、三十年,乃至五十年的时间当中,我们都将遇到若干预算方面的挑战,这主要是因为人口逐渐老龄化,那些老人必须得到他们被许诺的医疗保健和退休等方面的福利,这是他们当初缴税换来的。如果我们之前没有给自己挖下17万亿美元的大坑,这些财政挑战原本也没有那么难以应对——170万亿美元是预计将在2020年到期的美国国债的规模。

  博纳(John Boehner)和其他的共和党人都宣称,在平衡预算这件事情上,增税谈都不要谈。下面这个简单的事实应该让他们哑口无言了。

  2001年以来,几乎所有增加的国债都可以被归结为一个单一的因素:收入减少。

  2001年至今,美国国债增加了6万2400亿美元。同期之内,联邦政府的收入比预计的减少了6万2200亿美元,两者几乎是相等。国会预算办公室不久前发布的报告收入的减少主要应该归咎于减税和两场衰退。

  我们背负沉重的债务负担,不是因为政府恣意开支,而是因为经济状况糟糕。疲软的经济直接影响到了政府的财政状况,为了应对失业救济、食品券和公共医疗补助等,在收入自动减少的时候,开支自动增加了。如果政府试图通过减税或者有意增加开支来与衰退斗争,衰退的财政成本还要来得更高。

  要说我们今日债台高筑最重要的单一原因,首先还是我们在过去十年当中遭遇了两场衰退。

  那些共和党人宣称,是大规模的债务导致我们的经济陷入疲软,这根本就是本末倒置:是疲软的经济,以及对疲软经济的应对,才导致了我们的联邦债务增加。

  上一个十年结束的时候,仅仅大衰退本身估计就让我们的联邦赤字增加了5万5000亿美元。这当中不但有收入减少、开支增加、刺激计划和救援行动等,而且还包括2010年的减税,以及为所有额外债务所支付的利息。

  2001年的衰退也让我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而这主要正是因为衰退打开了政治上的方便之门,使得减税成为了之后十年的主流。

  今天说起来可能觉得无法想象,但是十年前的现实就是:议会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正是该如何处理预计中将出现的5万6000亿美元财政盈余。当时新当选的小布什总统宣称,这些盈余应该返还给那些纳了太多税的人们。民主党方面的意见则是,这些盈余应该用来支撑社保和医保的需求。

  小布什的减税计划能够于2001年获得参议院批准,其实也是机缘巧合。计划按说难以通过,但恰在此时,经济陷入了衰退,减税政策被重新包装为一种帮助刺激经济的手段而暗渡陈仓。2002年和2003年的进一步减税,同样是披着反衰退药方的外衣。

  按照最初的设定,减税到2010年年底就自动到期了,但是历史是惊人相似,这一次,又因为经济疲软的缘故,推动者得以说服足够多的民主党人批准了其期限的延长。许多人都预计,目前的减税架构2012年到期之后还将继续延长,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到这个十年结束的时候,减税,以及由减税造成无法偿付的债务的利息,将让财政部再损失5万亿美元以上。

  赤字的另外一个来源,是无休无止的反恐战争。根据预算与政策优先事务中心提供的数据,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使得防务开支大大增加,目前估计已经让美国多支出了1万3000亿美元,而到这个十年结束时,开支增加总规模将达到2万5000亿美元。

  总而言之,到2019年,经济的疲软,减税和战争三者的合力将给美国造成12万6000亿美元的债务,这是非常现实的预期。

  长期角度而言,医保开支确实将是推动国债增长的一个重要因素。这是我们必须解决的问题。可是,站在当下,我们要扭转赤字局面,当务之急其实是:结束战争,让减税政策不再延期,以及修复我们的经济。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