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美联储不要的东西不能要”

2011年03月12日 02:41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字体:

  太平洋(601099)投资管理公司(PIMCO)创始人、有“债券大王”之称的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本周表示他所管理的总回报债券基金(Total Return Fund)已经于今年2月份清空了旗下基金的全部美国国债。

  格罗斯在一年之前就已经预测“美国国债的好日子已经到头”,并开始逐渐降低美国国债在投资组合中的比重。去年9月时,该基金持有的与美国政府相关证券的比例为三分之一,年底时这一比例降至22%。直至今年2月份,格罗斯认为有必要从投资组合中剥离美国国债的成分。

  格罗斯称他之所以抛弃美国国债是出于对目前美国政府债台高筑外加巨额预算赤字的现状心存疑虑,他认为这种情况将促使美国国债的风险陡增。

  “一旦一个国家的债务达到某一水平,市场对这个国家偿债能力的信心将直线下降,而美国的债务量已逼近临界点。”他曾这样说道。

  此外,更让格罗斯担忧的是美联储即将在6月底停止2万亿美元的国债购买行动,而这将给未来12个月内的国债市场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在3月份的投资展望中,格罗斯用三张分别名为“谁买过?”、“谁在买?”以及“谁将买?”的图表,分析了这种不确定性存在的根源。

  图表显示,量化宽松政策实施之前,美联储对国债的持有比例是10%,外国投资者,也就是一些主权国家持有其中的50%,而例如债券基金、保险公司和银行等私有部门持有其中的40%。但自从量化宽松政策实施以来,美联储对新增部分国债的持有比例上升至70%。

  由于认为美联储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的可能性不大,因此格罗斯认为一旦第二轮量化宽松结束,当美联储不再购买国债将导致一个严重的问题出现:大份额的美国国债将由谁来接盘?

  对于这个问题,格罗斯指出,在一些主权国家以每年5000亿美元的规模继续购买美国国债的情况之下,债务必须从公共部门转移至私有部门才能给未来的国债市场带来支撑。如要做到这一点,私有部门就必须在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结束之后,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来接过这个沉重的债务包袱。

  格罗斯称无论是华盛顿还是华尔街都在等待着出现结果的这一天。因为量化宽松的政策不仅影响着利率而且同样影响着股市以及所有的投资工具,量化宽松之后货币和金融市场是否可以维持稳定也十分的关键。在格罗斯看来,私有部门还需要创造一些职位用来缓解失业率,并以此来重塑全球投资者对美元的信心以及维持美元汇率的稳定。否则,随着美国经济通货膨胀的压力越来越大,那么“弱美元时代”出现就将是大概率事件,而量化宽松政策对于美国来说就是一个彻底的“滑铁卢”。

  他甚至把6月30日比作了1944年的6月6日。这一天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盟军在诺曼底登陆的日子。他形容,这两天美国人民将会拥有同样的心情,对胜利满怀希望,同时也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忧心忡忡。

  对于国债市场的未来,格罗斯虽然也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但在他眼中,量化宽松政策更像是一个“庞氏骗局”。他认为银行现在已经不再购买债券,而债券型基金的净资金流入也在持续下降。因此,格罗斯得出了一个这样的结论,为了吸引其他买家,美国国债收益率必须上升。而且根据历史数据,在GDP以5%的速度增长的情况之下,目前美国国债的基准收益率比历史的统计水平低150个基点,也就是价格被高估了1.5%。

  然而,对于格罗斯来说,他完全可以找到比国债更具投资价值的资产。格罗斯在本周四接受美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采访时表示:“长期国债在当前通货膨胀大背景下已经被错误定价,价格因美联储的购买行为而被大大高估,已经不具备投资价值。基于对未来美国经济的一个乐观的看法,市场上不乏更好的替代品。”

  格罗斯将资金更多地转向了巴西和墨西哥,甚至是西班牙,他认为西班牙的资产负债表甚至要好于美国。虽然它们的安全程度不如美国国债高,但是这些债券的好处在于收益率并不由美联储来决定。他预计企业债券、高收益债券以及新兴市场债券的收益率会达到5%~6%。

  “总之对于PIMCO来说,我们不会为了吃某种东西而去看服务员的脸色。”格罗斯总结道。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