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药价虚低比药价虚高更危险

2011年03月07日 02:36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字体:

  2011年,新一轮深化医药改革进入既定第一阶段的“收官”年,公立医院改革仍然在攻坚阶段,而基本药物制度建设中存在的问题也开始逐步显现,亟待更深入的调整和突破。

  药价是基本药物制度实施中最敏感的神经。而在国家基本药物制度政策框架中,对基本药物和补充药物统一招标采购的规定是最重要的部分之一。但制度实施一年多以来,对于招标价格的争议似乎从未平息。在基层医疗机构抱怨药价虚高的同时,制药企业也在叫苦。在他们看来,有些基本药物的价格实在是压得太低了,甚至超过了成本价。实际上,各省参与基本药物招标的制药企业,从投标之始就感受到了价格压力。而一味的价格虚低就有可能伤害到药品的质量安全,毕竟,药品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那么,基本药物价格到底该定多高?怎样的价格才能让制药企业和患者都能接受?一年多的时间,似乎尚未有一个两全的答案。

  因此,延续上年对新医改中基本药物制度的集中讨论,今年“两会”时,基本药物制度推进过程中的招标采购这一最现实的问题,继续成为代表委员们热议的焦点。

  第一财经日报:在2009年底正式开始至今的一年多时间里,基本药物的生产供应目前究竟如何?入围供应的企业有何感触?

  全国人大代表、步长集团总裁赵超:

  为什么大企业在基本药物招标过程中不断退出?

  我们有20多个品种的基本药物品种,但是在考察了各地的招标价格后,我们最终决定不去参与。

  事实上,不只是我们,行业里不少大企业,在简单核算成本和招标价之后,都慢慢地暂停了基本药物的供应,因为这个价格不可能做出来,也不可能长期供应,这是个不正常的现象。如果超成本长期供应,要么就是减低物料投放,要么就是长期赔本供应,这对已经成熟的品牌企业来说,都是难以为继的做法。

  尤其是在中药行业里面,在目前的招标压价体系下,出现了“此药非彼药,彼药非此药”的行为,即从药品检测中发现,同一个药品,含有不同的成分。

  我更担心的问题是,一旦行业竞争走入了简单的价格竞争,小企业违规成本低,往往就在市场竞争中对大企业形成不公平竞争,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长此以往,对行业的发展会带来很大伤害。

  全国政协委员、科伦药业(002422)董事长刘革新:

  国家基本药物制度是一个意在普惠的制度,是从国家层面推进的民生工程,现在的问题在于执行。

  坦率地说,国家基本药物现阶段的执行情况,已经导致了基药生产的碎片化,现在基本药物生产的主流企业很多都觉得很困惑,这是很好的市场和政策,但现实中超低价中标价格的混乱,确实也已经成为影响制约行业发展的重要根源之一。

  以安徽和山东基本药物招投标过程为例,60粒/瓶的复方丹参片只有0.95元,甚至不高于市场上任何一瓶饮料,这样的价格是否能保证足够的药物投料和长期质量稳定。

  更应该思考的问题在于,为什么企业明明知道价格已经严重超出成本了,还要陷入低价争夺,是不是我们招标的制度设计有需要修正的地方,我们非常希望政府能够全面介入调研。

  全国人大代表、浙江康莱特集团董事长李大鹏:

  浙江省基本药物目录中的丹参注射液定价,是按照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物价水平定的标准;业内众所周知的大输液不合理定价,甚至低于一瓶普通矿泉水,这些现象发生在治病救人的药品身上,就是很危险的事情,长此以往,企业能撑多久,质量怎么能有保证。

  企业发展需要一个良好的环境,特别是政策环境。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辅仁药业董事长朱文臣:

  招投标平台必然是低价,这是一个规律,但是现在的价格已经低到企业接受不了,甚至低于成本价。这种情况下,如果还以这种价格作为导向,那怎么保证质量?

  在招标过程中我们感受特别深刻,因为企业品种多,每一次做招投标,一般都会有几百个品种同时参与投标,除了基本药物的招标,还有非基本药物和医保药物的,往往我们一个政府事务部四五十人全部工作都忙不过来。而且,药物中标之后,品种实际的生产配送保障又是一个大问题。

  日报:在社会各界还在讨论药价虚高问题的时候,为什么今年“两会”代表委员更多地呼吁政府关注“药价虚低”?

  全国人大代表、石药集团董事长蔡东晨:

  现在的基本药物招标中唯低价是取的倾向直接导致了不正常的“药价虚低”,事实上,在行业内,大家心里都很清楚,药价虚低比药价虚高更危险,因为它在造成药品长期发展不可持续、影响基本药物供应的同时,还隐藏着更大的质量安全风险。

  以头孢曲松在安徽和山东两个省的招标结果为例,安徽中标价是1.25元,山东中标价1.22元,这是成品药的价格。而原料药的价格就已经在每公斤1000元上下,正常分装一瓶是1.1克,就是1.1元,瓶子8分钱、丁基胶塞0.13元,其余的纸盒、标签全都不算,最低成本就已经超过了1.2元,按照中标价怎么可能做得下来,又怎么能够保证供应?

  我认为,基本药物制度本身是执政理念的体现,就是让最广大的人民享有最基本的医疗服务。药品首先保证它的安全有效,安全是第一位的,有效是第二位的。如果招标体系变成了一味压价的过程,不看重质量,只是让价格最低的进入,这样靠低价取得的药品,对公众和制药行业来说,都不是最理性的选择。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羚锐制药(600285)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熊维政:

  药品招标完全靠低价是不行的,也是很危险的。

  我们做过调研,中标的60片/瓶的复方丹参片中标价是0.95元,可它的成本是3.59元。我们就要问问,怎么能生产出这样的产品,这样严重违背价值规律的东西能放心使用吗?

  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神威药业董事长李振江

  国家制定基本药物制度是很正确的,我们也都非常拥护这个政策,但是在各个省招标方面,我们企业就因为价格没有优势,被一些小企业靠低价抢走,有的可以说是以低于成本价的代价抢单。

  我们担心的是,长此以往,这样的做法不仅对企业信誉会产生影响,也会对行业信誉造成损害,更会对公众健康产生危害。

  日报:为什么今年在向“两会”提交的建议和提案中,中药界代表委员对招标问题的看法更为集中?

  全国人大代表、河北药都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晓恩:

  近一两年来游资在中药材市场的炒作非常明显,暴涨十倍的三七并不是个案。但药物的国家定价还并没有实现原材料的联动,企业只能想办法维持,国家给一瓶100片的丹参片定价6元,但实际上仅药材成本就已经在5元左右了。

  建议国家制定药物招标上限和下限的合理平台,搞好基础调研,科学计算药物的合理价格,究竟市场上的药材制造成本多少钱,设一个合理的平台招标价格和指导价,对于中药这种高度依赖原材料的行业,对这一点的体会也特别深刻,需求也更加迫切。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宛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孙耀志:

  中药的恶性竞争非常严重,以六味地黄丸为例,全国2000多家中药厂就有一半都在做这个产品,同类品种多直接导致的最典型的恶性竞争就是压价。

  这种情况下,各地招标过程中的压价竞标就更加雪上加霜。中药行业非常讲究药材产地和疗效,不同产地的同一种药材价格就可能相差几十倍。为了品牌,大企业在这块的成本不可能一味压缩,但现在的问题在于,招标价格确实已经远远低于实际的成本价格,中成药的品质和疗效都很难保证,对中药这一民族产业和民族文化的保护恐怕都会带来影响。

  全国人大代表、哈尔滨葵花药业集团总裁关彦斌:

  一边是中药材价格翻番增长,另一边是招标采购不断压低药品价格,这种局面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是降低药品投料标准或者质量标准;要么就是主动放弃,退出这个行业。而且这种情况如果不改变,将会愈演愈烈。

  中药材的种植是市场经济,因为粮食作物现在政策优惠,政府给补贴,价格也比较合理了,所以很多过去种药材的药农,现在都改成种粮食了,这也导致了中药材越来越紧缺,野生资源越来越少。

  药品必须有疗效,在讲究药材的中药行业尤其如此,再便宜的药品,如果没有疗效,不仅没用而且贻误病情;其次,药品也是商品,也有自己合理的价格。

  我建议,国家应该遵守、尊重药品的两个属性,应该提高药品检验标准,然后放开价格,实行优质优价。这样才能促进祖国传统的医药工业、健康有序地发展。如果不是这样做,那一定是越用越糟,对传统的医药工业所造成的伤害是非常巨大的,事实上现在已经是这样了。

  日报:那么对于低价招标,有什么改进的建议?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研究员岳秉飞:

  形成一个科学合理的药品定价体制非常重要,优质优价,而且要随着物价的上涨有一定的变化幅度,这样才能体现出药品的真实价值。

  一直以来,医药行业内都强调药品是一个特殊商品,其实从我们技术角度来说,药品更是一个高科技产品,特别期望政府主管部门能够形成一个科学合理的价格体系,保护并促进我们国家医药产业的发展。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辅仁药业董事长朱文臣:

  我建议,能不能把限制价格的要素多关注一些,特别是在技术标准这一块,能不能多增加一些东西。在这一方面,如果增加了一些东西,有很多企业不能入围,如果在大企业之间进行竞标的话,这个价格报的时候不会报得过了。大家都按规则去报,如果每个企业都能突破技术标,不会形成下一轮的恶性竞争。

  View 专家观点

  中国医药(600056)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认为,对中国医药行业来说,现在确实是一个关键的时期:“我们需要资金、需要技术、需要人才,但是我们最需要的是良好的政策环境。”

  首先,医改要重点改“医”,医改三年实施的五项任务,前四项完成得非常好。现在我们面临的形势是要在第五项任务上展开一个攻坚战,那就是为解决看病贵、看病难问题而进行的公立医院体制改革,体制和机制的变化是最根本的变化。要想实现公立医院改革的胜利,最需要的措施首先要管办分开,只有管办分开,院长和医生们才有可能成为改革的主体,焕发出更大的积极性,医疗服务投资的多元化和竞争机制才会逐渐建立起来。

  其次,药品价格管理的改革,希望更多地采用市场机制,管好。对于当年实施过程中的一些情况,比方说招标采购的问题,我们积极地主张政策招标要推行有底招标。而不是选最低价格中标,要积极探索制定医保的给付价,因为医保的给付价是非常有利于建设一个新的市场机制的措施。

  最后,科学监管,重实效。监管是必要的,严格监管也是我们发展的需要,也是发展的动力。但是在制定加强监管的政策中,一定要重实效。有一些政策希望更深入的进行调查研究、讨论,把可能发现的问题消灭在萌芽。比方说在对药品使用的安全监管方面,生产的监管、流通的监管,应该和临床使用的监管同步重要。同样加以严格化,现行推行医药商品电子码制度,不管怎样它是一个推动安全的有效措施,有提高监管效率的作用。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