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亚洲治理通胀需“步步为营”

2011年02月22日 08:28 来源: 金融时报 【字体:

  虽然此前不少经济学家预计,在马来西亚、泰国等国家增速放缓的同时,亚洲经济体面临的通胀压力或将减轻,但泰国、马来西亚最新出炉的超预期GDP数据却为这种预测泼上一瓢冷水。2月21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左小蕾表示,对于不少亚洲国家来说,由于食品价格上扬是事关国内经济政治稳定的重大因素,因此,其在治理通胀问题上需采取谨慎态度。虽然近期出于对亚洲通胀以及经济增长的担忧,国际资本流向有一定程度逆转,但短期内会否出现大规模逆转仍需综合考量。

  2月21日,泰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局表示,得益于出口持续表现良好以及私人消费的增长,泰国去年第四季度走出短暂的技术性衰退,GDP季比增长1.2%,年比增长为3.8%。无独有偶,上周末的数据也显示,马来西亚经济第四季度取得了4.8%的增长,而全年则取得了平均7.2%的高增长,不仅远高于2009年的增速1.7%,也大大高于马来西亚政府和经济界人士预期,创近十年来新高。泰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局秘书长埃克弘2月21日表示,受全球经济复苏影响,泰国经济“增长势头将在今年持续”。这一表态使得市场预计,为控制通胀,泰国央行今年的加息幅度或将高达100个基点。而穆迪驻悉尼经济学家查德拉表示,马来西亚央行将在下次利率会议上加息。这或多或少与市场此前的预计略有差别。上周初不少分析人士预计,因为制造业产出增长放缓,泰国和马来西亚等亚洲经济体上季度经济增长将放缓,这可能会降低该地区进一步加息的压力。

  今年以来,在印尼、印度、韩国等纷纷采取加息等紧缩措施之后,有关亚洲通胀或将放缓的猜测此起彼伏,而有关紧缩措施或将伤及经济增长的担忧也不断增加。不过,也有不少经济学家认为,前一阶段亚洲采取的紧缩措施远非足够,应当在治理通胀上更进一步。“关键问题在于,亚洲通胀以及增长高峰应当给予该地区决策者信心,他们在应对通胀问题上仍有空间。”汇丰驻新加坡经济学家维利安预计,亚洲的通胀压力难以在短期内消失。“经济进一步增长很可能促使亚洲央行在今年采取更多措施遏制通胀,加息只是迟早的事情。”资本国际驻新加坡经济学家卢士毕也如是表示。

  “包括亚洲在内的新兴经济体在对待通胀问题上应当保持谨慎。”左小蕾表示,毕竟食品价格上涨对这些经济体经济政局稳定具有非常重要的影响。有数据显示,随着食品价格走高,发展中国家食品在家庭支出中的比例已经上扬至75%,而欧洲和美国的该比例仍旧维持在10%和12%的较低水平。“中东、俄罗斯等石油输出国受到通胀负面影响可能相对较小,毕竟国际油价在推动通胀走高的同时,也会给这些国家带来收入,从而减弱高通胀对国民生活的艰难程度。”左小蕾表示。但韩国、印度、越南、马来西亚、印尼等亚洲国家的情形则不同,一旦其忽视通胀的潜在风险,不仅可能加大未来经济运行的风险,更会埋下社会政治动荡的“祸根”。

  但另一方面,左小蕾也指出,新兴经济体通胀走高并非由于经济快速反弹,而与美国等国的宽松货币政策密切相关。在超级宽松政策带来美元贬值效应、助推商品价格走高的同时,全球廉价资金的泛滥更是使得投机力量加大了对商品市场的炒作力度。“因此,美元贬值带来的输入型通胀也是当前不少新兴经济体通胀走高的重要原因。”左小蕾说,从这个角度说,新兴经济体单方面采取的加息能否有效缓解甚至解决通胀问题尚未可知。

  在亚洲通胀走高以及市场对该地区紧缩预期升温的背景下,今年以来,市场对亚洲经济增长前景的担忧有所加重,出现了部分国际资金撤出亚洲市场、回流发达市场的现象。有经济学家担忧,随着发达国家复苏加快以及新兴经济体复苏减缓,短期内亚洲或将存在国际资金大幅逆转的风险。

  “亚洲新兴经济体的确要关注国际资本短期逆转的风险。”左小蕾表示,但在分析这个问题时应综合考量。一方面,目前的确出现了欧美经济复苏超预期的论调,但这并非金融危机以来的首次。早在2009年第三和第四季度时,这种论调曾一度甚嚣尘上,但最终结果却令人失望。

  另一方面,国际资本逆转不仅取决于欧美复苏,也与亚洲地区经济增长状况密切相关。左小蕾说,历史显示,在每次亚洲出现大规模资本流出之时,一般都伴随着经济状况出现较大问题。她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说,如果经济不出现较大问题,资本平稳流出亚洲并非一件坏事。但是,如果亚洲在治理通胀问题上不够谨慎,而出现高通胀导致经济大幅下滑,这时候可能存在国际资本大幅逆转的风险。总而言之,她认为,通胀问题在亚洲远非小事,决策者在应对这个问题时需小心谨慎,步步为营。

关于亚洲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