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警惕新兴市场区域性风险

2011年02月21日 02:46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字体:

  美国量化宽松政策已促使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及内地通胀不断升温而加息,新兴市场加息虽有助控制通货膨胀和楼市泡沫,防止经济过热,但也难免对股市带来一定负面影响。目前国际资金开始出现从资产价格相对较高的新兴市场回流发达国家的迹象,虽然流出的资金与过去两年资金流入的规模相比仍相形见绌,但新兴市场持续加息可能引发的国际资金外流、区内资产价格大幅调整的风险值得警惕。

  部分新兴市场持续加息

  金融危机后,美国和其他主要发达国家的量化宽松政策导致国际资金泛滥,并大量流向受金融危机冲击较轻的新兴市场,加上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尤其是粮食价格大幅上涨:联合国粮农组织公布的全球食品价格指数连续7个月上升,至2011年1月达231点,是1990年该组织开始监测食品价格以来的最高水平,促使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和地区通胀不断升温。

  例如巴西于2011年1月的CPI同比上升6%,远高于4.5%的官方目标;韩国1月CPI同比上升4.12%,亦超出目标区间;印度尼西亚1月的CPI升幅亦在20个月来首次冲破7%;印度、俄罗斯及土耳其等国的通胀率也达5%至10%。为应对日益严重的通货膨胀和资产价格泡沫膨胀的压力,印度、巴西、南非等国家中央银行已多次宣布加息,例如巴西央行在1月20日宣布调高指标利率0.5%至11.25%,是去年 7 月以来首次加息;印度央行1月25日宣布将基准利率上调25个基点,是去年3月以来第七次加息。

  2月8日中国人民银行也宣布加息,这是自2010年10月20日启动本轮加息周期以来的第三次上调利率,平均不足两个月就加息一次,以速度计,是15年来最进取的收紧银根行动;加上自2010年初以来8次调高金融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大型银行的准备金率已达19.5%的历史高位,显示中国面临的抗衡通货膨胀和楼市泡沫的形势较为严峻。

  目前中国央行连续加息的累积效应开始显现:存款的实质正利率有助鼓励居民叙做较长年期的存款;加上加息提高了资产投资的资金成本,将有助缓和甚至逆转存款活期化及大量流向资产市场的态势,进而有助减轻通胀预期,及缓和居民对股票和楼宇等资产的投资性需求,降低因流动性过剩而形成的楼市泡沫风险。目前内地房地产市场观望情绪再度笼罩;上证综合指数2010年全年下跌14%,跑输亚洲其他市场。其中自2010年11月11日上证综合指数反弹至3186点的高位以来反复下跌,在很大程度上与中国连续加息及提高存款准备金率的累积效应逐步显现有关。

  香港股市也出现调整。自2010年11月8日恒生指数创出24988.6点的金融危机后高位以来,至今已经出现约9%的调整,而同期道琼斯工业平均价格则持续上升约12%至金融海啸前水平。自2010年11月中以来,港元对美元汇率持续偏软,显示有部分资金流出香港。

  警惕区域性市场风险

  理论上,加息有助进一步吸引资金流入,但近期则出现部分国际资金流出新兴市场,回流发达市场的迹象。

  根据研究机构EPFR Global统计,在截至2月9日的三周内,新兴市场股票基金分别有30亿、70.2亿和30亿美元的资金净流出;而发达国家股票基金则连续六周出现资金净流入,其中美国连续9周出现资金净流入。今年以来至2月2日,发达国家股票基金的累计资金净流入额为334亿美元,扭转了2010年全年共录得180亿美元资金净流出的态势,显示市场焦点转向通胀和资产价格较低的发达市场。这导致今年以来至2月11日,衡量发达市场股市表现的MSCI世界指数累计涨幅为4.76%,而MSCI新兴市场指数累计跌幅为5.23%;MSCI金砖四国指数下跌了5.13%。

  究其原因,首先,由于一些国家和地区已纷纷将堵截热钱的资本管制措施升级,以防止本币持续升值影响出口。例如中国台湾地区于2010年12月下旬规定,银行承做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NDF)及新台币汇率选择权两者合计的头寸限额,从占外汇头寸总限额的1/3缩减至1/5;自2011年1月1日起,对境外投资者的新增存款准备金率从9.775%大幅提升至90%。韩国继2010年6月调降银行承做外汇远期头寸之后,拟再将本地银行承做外汇远期头寸从目前占资本的50%调降至40%,外资银行从250%调降至200%。巴西自2011年4月起,对当地银行的美元短仓设定60%的准备金率等等。

  其次,虽然新兴市场经济的长期增长前景看好,但经过两年多来国际资金流入的追捧,新兴市场国家和地区的资产价格估值已相对偏高,一旦通胀失控而需持续加息,引发资产泡沫爆破的风险增大。

  第三,由于不满政府腐败、物价上涨、失业率高企和两极分化等问题,埃及、突尼斯、阿尔及利亚、也门等国发生了社会事件,市场担心有关事件会引发骨牌效应,导致政局不稳。

  第四,美国近月经济数据反映复苏的步伐加快,占GDP比重70%的消费支出已连续6个月上升,失业率已下降至9%,市场憧憬企业利润正在改善。因此开始出现部分国际资金获利回吐而流出新兴市场,回流资产价格相对较低的发达市场的迹象。

  虽然目前从新兴市场流出的资金与过去两年资金流入的规模相比仍相形见绌:据国际金融协会(IIF)估计,流入新兴经济体的私人资本2010年有9080亿美元,比2009年高出50%;预期2011年和2012年将进一步增至9600亿美元和10090亿美元,意味中长期新兴市场股市仍然向好。但短期内,新兴市场连续加息可能会进一步加剧国际投资者“班资回朝”的态势,从而加剧新兴市场股市继续调整及跌幅加深的风险。

  此外,《华尔街日报》最新调查显示,接受调查的51名经济学家预计,2010年第四季度美国GDP同比增长3.5%,是2003年以来的最快增速;2011年首季GDP同比进一步加快至3.6%;2011年底美国失业率将降至8.6%;美国因担心第二轮定量宽松导致通胀回升而要求提早加息的呼声也日益高涨。有关市场预期可能导致美元大幅反弹,资金回流至美国的态势进一步强化,也会加剧新兴市场股市继续调整及跌幅加深的风险,值得各界关注和警惕。(作者系中银香港高级经济研究员)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