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革命之后:无能的力量

2010年12月25日 00:57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5年,一场自由民主意识形态下的狂欢,散场后一切照旧。

  改换门庭的政治精英目标仅为夺取政权,基本无涉政治和社会结构改革。只是因为广泛的公众参与度和大国博弈的外力,使得"颜色革命"的染色和褪色,看上去像是不同体制间的胜负之争。

  2010年《经济学人》发布的最新全球民主指数中,乌克兰、格鲁吉亚和吉尔吉斯斯坦三个国家均只在"选举进程和多元主义"及"公民自由度"两项指标中得分超过5分,其中乌克兰在"选举进程和多元主义"上的得分更高达9.17(满分为10);但在"政府运转"、"政治参与"和"政治文化"三项指标中,三国均小于等于5分,格鲁吉亚和吉尔吉斯斯坦在"政府运转"上的得分更分别只有2.14和1.14。

  世纪初欢呼美式民主胜利的西方,在冷静下来后,最终将乌克兰定义为"部分民主国家",而格鲁吉亚和吉尔吉斯斯坦则依然被视为过渡政体。

  上海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赵司空认为,公民社会的作用在"颜色革命"国家中均发生错位。

  由于走上街头的民众大多出自对贫困和政府无能的不满,缺乏真正的民主和参政意识,部分掌握资源的政治精英会把持公民团体,并进一步背靠公民社会的力量取得政府权力。

  接下来,因为政府职能不健全和运转低效,取得政权的政治精英无力控制政局,就会对公民社会团体进行压制,最终形成新的极权主义政府。

  但毕竟在"颜色革命"国家,自由民主的意识形态已深入人心,且都曾成功通过街头政治实现过改朝换代,控制和压抑在这些国家的效力有限,终会迎来新一轮爆发。

  "公民社会的庞大并不必然意味着民主化进程的实现。"赵司空强调,公民社会只能是政治制度和实践发展的补充, 不能是它们的替代者。

  无法预测"颜色革命"国家是否会平稳渡过下一个5年。

  吉尔吉斯斯坦的两次骚乱更像是南北势力的互相报复,民意惨遭裹挟,新政府上台后的头等大事都是清洗前政要。吴宏伟担心,通过暴力解决南北轮流执政恐怕将成为未来一段时间内吉尔吉斯斯坦的常态。

  季莫申科仍然是乌克兰反对派中的领军人物,与亚努科维奇分别代表产业、宗教、语言等文化政治背景相异的西部和东部。目前季莫申科和亚努科维奇的支持者泾渭分明,若两人仍延续5年前的不合甚至敌对,极可能导致乌克兰再限政治危机。

  三个经历了"颜色革命"的国家目前都在法律上确立了国家为议会制度,但总统特权得到限制的同时,也有可能形成反对派占据议会并于总统互相扯皮的局面。

  目前来看,"颜色革命"最大的功劳是普及选举。尽管厌倦了一个寡头取代另一个寡头的现实,2010年1月,乌克兰大选第二轮投票率仍达到69%。在政局仍然动荡的吉尔吉斯斯坦,今年6月27日临时政府举行的新宪法草案全民公投,投票率也高达72.3%。

  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有勇气面对俄罗斯进兵南奥塞梯,却在一度被示威民众逼迫辞职时,只能通过提前大选重回权力中心。

  一个对"颜色革命"最低限度的评价是,至少它让政党明白,要靠选票说话而不是靠掀起一次又一次革命。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