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当当上市:李国庆“搬箱子”网事

2010年11月19日 01:05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美国时间11月17日,当当网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IPO(首次公开招股)申请,拟在美国发行不超过2亿美元美国存托股份(ADS)。当当网提交的文件显示,其股票交易代码为“DADA”,计划融资2亿美元。

  “当当曾经被人诟病为‘搬箱子’的公司,而不是互联网公司。当当能上市是将‘搬箱子’进行到底的结果。”当当网联合总裁、共同创始人俞渝不久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道。

  正望咨询首席分析师吕伯望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互联网使“搬箱子”的公司上市,是互联网的胜利,证明了互联网技术对传统公司的再造能力。

  博弈投资者

  北京市东二环边的第五广场,俞渝从当当网总裁办公室里向外望,可以看东二环对面的保利大厦及港澳中心。第五广场是去年刚刚完工入住的豪华写字楼,几个月前,俞渝的办公室还在北京安定门外的三利大厦四层,楼层老旧,办公室狭小。“当当就要上市了,要换个面貌了。”搬家时,俞渝对员工们这样说。

  夕阳西下之际,俞渝有时候喜欢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思考当当的未来,偶然回首过去。当当不仅即将登陆纽交所,更重要的是,她与丈夫李国庆仍然对这家公司拥有着控制权。

  招股书显示,当当网CEO李国庆持股38.9%,担任联合总裁的俞渝持股4.9%,夫妇两人持股总计43.8%。

  实现这一点并不容易。1997年,俞渝与丈夫李国庆一起创办当当网,做图书零售。与一般的互联网业务不同,图书零售需要仓储、物流,从供应商那儿拿货也需要一大笔现金。刚刚创立的当当需要融资。

  1997年,当当获得700万元创业基金,1999年获得来自IDG、卢森堡剑桥、软银等第二轮共计8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

  惊险的博弈出现在第三轮。2003年,老虎基金准备投资当当1100万美元,按照第二轮融资的口头承诺,IDG、软银、卢森堡剑桥答应当当网若能成功上市或进行第三轮私募时,李国庆、俞渝为首的管理团队将增持18%股份。

  IDG、软银、卢森堡剑桥三家投资方一致拒绝。李国庆、俞渝为首的管理团队则态度坚决:如果拒绝老虎基金,高管将辞职做一家类当当的公司,资金则为老虎基金投资的1100万美元;或者将当当卖给亚马逊。投资者最终屈服,老虎基金进入,李、俞二人为首的管理管队持股增至51%。

  2006年,DCM、华登国际等4家风险投资机构联合注入当当网3000万美元,管理层股权基本不变。

  此轮融资形成了当当目前的股权结果。吕伯望预估,当当市值会超过10亿美元,李因庆、俞渝身家因此将超过4.3亿美元。

  书中自有黄金

  李国庆与俞渝始终相信,书中自有黄金屋。当当招股说明书显示,其2007年、2008年、2009年第四季度的销量同比分别增长66%、71%、77%。

  净营收方面,2007年约为4.47亿元,2009年为14.57亿元(约为2.18亿美元),复合增长率约为80.6%。2010年前9个月约为15.71亿元。今年前9个月,当当网的销售额增长了44%,达到1.976亿美元。

  更重要的是当当网实现了盈利。2007年当当网净亏损7050万元,2008年净亏损8180万元,2009年实现净利润1690万元(约为250万美元),2010年前9个月约实现净利润1600万元(约为240万美元)。

  当当招股说明书摘要显示:截至2010年9月30日,当当网站提供图书约59万本,是中国最大的图书零售商。当当网同时销售母婴用品、小家电、服装、化妆品等,向“网上沃尔玛”转型。

  李国庆认为,从图书商店向“网上沃尔玛”及“平台B2C”转型之后,当当的想象空间更为巨大。当当网招股书称:借助本次融资,其将扩大产品门类,同时拓展物流能力、改进底层技术。

  第三方调查公司OpenBook提供的数据显示,中国图书市场(不包括报刊、杂志及教科书)规模在2005年约为234亿元,2009年达到313亿元。而互联网用户的增加则带动网上图书零售增加。

  网络“搬箱子”

  夫妻创立,没有什么背景,面对的对手却是新华书店这样的庞然大物。当当创立之初,很多质疑它就是搬箱子的公司,不是互联网公司。

  李国庆并不这样认为。他此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用互联网搬箱子,就能搬得不一样。“是互联网给他们提供了赶超巨人的可能。”吕伯望说。

  拥有如此市场份额,当当面对上游内容提供商时,就拥有了更大的议价能力。俞渝告诉记者,对于很多出版社,当当网上的销量占据了其15%-25%的销售量,当当成为其最大渠道之一,因此出版社都愿意把最新的书以最优惠的价格给当当。

  在互联网上“搬箱子”成就了当当,但它仍然是个苦活,物流、仓储、配送伙伴管理等,都是苦活。招股说明书显示,当当在中国拥有1000名供应商,有遍布全国的支付网络及配送服务能力,能在全国750个城市提供货到付款的服务。

  “搬箱子”利润也不高。当当招股书显示,今年前9个月净营收15.71亿元,净利润仅1600万元。

  当当的遗憾是没有做成“中国亚马逊”。而这正是其当年向风投讲的故事。今天的亚马逊依靠遍布全美的IT基础设施与服务能力,已经向云计算迈进,站在产业最前沿,与微软、谷歌等全球互联网巨头同台竞技。

  而当当的核心竞争力仍然是“搬箱子”,比如面对上游(出版商)议价的能力,对合作伙伴(仓储、配送、物流服务提供商)的管理能力,公司内部对成本的控制能力。

  很显然,“搬箱子”与“云计算”相去甚远。一位业界人士就此评价说,“技术能力的缺失,是中国互联网公司最大的痛,何止当当。”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