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货币战争”搅动全球资本 大鳄围猎大宗商品、新兴市场

2010年10月18日 00:57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字体:

  这一次,全球都在屏息以待。

  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将于美国时间10月15日发表讲话,市场预计其将会谈到支撑疲弱经济的政策选项。

  对于汇率以及全球经济增长失衡紧张情绪在近期大幅升温,在这种情绪下,10月14日,美元跌至触及年内新低。

  美元的疲弱更加增添了黄金的避险魔力。

  10月14日,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COMEX)黄金期货周四连续第二日创出历史新高,COMEX的数据显示,COMEX-12月黄金期货收高7.10美元,报每盎司1377.6美元,交易区间为1371.10-1388.10美元,后者已达历史纪录新高位。

  PFGBest分析师Michael Daly称,数据显示美国上周初申请失业金人数上升,市场对美联储将购买政府公债刺激经济增长的预期升温,投资人因而选择贵金属为安全避风港。

  而这种美元贬值预期下的大宗商品牛市已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与之共舞的是高收益债券市场与新兴市场股市的亢奋,大量的资金也在向这些领域涌入。

  追踪全球基金资金流向机构EPFR Global的最新数据显示,从9月30日-10月6日,流入新兴市场股市的资金规模高达60亿美元,创下33个月高位。EPFR Global表示,在该时间区间,新兴市场股票及债券基金受惠最大,而大宗商品基金则紧追其后。

  事实上,从今年以来的全球主要资产表现来看,也支持这些资本的流动。国联证券的研究显示,从跨资产角度来看,2010年至今表现最好的两大资产分别为黄金和美国国债,黄金今年以来的回报率已高达22.8%,美国10年期国债价格指数的回报率为14.4%,铜价则以近12%的涨幅位居第三。

  此外,从地区的市场角度看,新兴市场资产表现继续好于发达市场,MS新兴市场指数今年以来已上涨11.5%,而MS全球指数则上升3.2%,与之成为对比的是欧洲50指数今年以来下跌6.1%。

  此外,全球商品市场指数上涨4.1%,原油也结束年初的跌势,上涨4.2%。

  “这是很正常的逻辑。美元贬值的预期明显,但在整体经济向好,需求不断上涨的前提下,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的需求依然旺盛的情况下,黄金、大宗商品,尤其是能源和有色在短期内依然拥有继续上涨的动力。而美元贬值,发展中地区本币升值致使发展中国家资产价格上涨,也使得这些新兴市场成为近期内比较合理的标的。”工银全球QDII的基金经理郝康对记者指出。

  弱美元会持续多久?

  各国争相注入流动性,市场惊呼"货币战争"一触即发,而大量资金则闻风而动,涌入股市、债市和大宗商品市场,不仅推高了股指,也推高了大宗商品价格和债券价格。

  伯南克即将的表态背后,是美国11月国会中期选举在即,经济问题已成为选举的中心议题。“目前美国1.7%的经济增长率、9.7%的失业率已成了民主党中期选举的命门。创造就业、推动经济增长已成了美国政府目前最迫切的需求。”郝康对记者指出。

  郝康对记者解释,创造就业机会就必须恢复制造业的竞争力,因此货币贬值就成了增加制造业竞争力的重要政策选择,美联储正在研究推出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通过印钞购买政府债,继续向全球体系注入近万亿美元的资金。

  在美国迫切提高就业率的需求下,全球市场陷入了钞票满天飞的状态,各国纷纷随之而动。

  除美国外,英格兰银行和欧洲央行也正加快实施其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由央行购买政府债向金融体系注入资金。日本央行于10月5日也宣布了新一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将隔夜利率目标降至-0.1%,同时成立5万亿日元基金购买政府债和其它资产,扩张其资产负债表。

  各国争相注入流动性,市场惊呼“货币战争”一触即发,而大量资金则闻风而动,涌入股市、债市和大宗商品市场,不仅推高了股指,也推高了大宗商品价格和债券价格。

  自美联储声明要推出量化宽松政策后,金价已上升近15%,仅在10月5日日本宣布其量化宽松政策当日,金价就飙升了23.5美元。

  “这个是一个整体的逻辑线条,以中国为例,其PMI指数的回升,以及工业生产需求的扩大都说明就需求而言,原材料、能源的需求在四季度将会继续上涨。而原油这些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在美元价格下跌的预期下,其价格走高在短期内依然值得预期。”郝康指出。

  宏源证券(000562)的研究也支持这种看法,其研究指出,黄金、煤炭、原油等大宗商品与美元在大部分时间里保持着反向走势的关系。而大宗商品同时具有商品属性,与经济形势紧密相关,与工业生产需求紧密挂钩。进入2010年上半年,大宗商品的行情受到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抑制而出现下跌,各国普遍存在失业率居高不下的问题,高失业率会严重影响经济的发展。高失业率意味着很多人将失去他们的收入,因而长期下来会表现为消费的疲软,这将直接影响到市场需求。市场需求下降意味着工业生产得不到及时的消化,因此导致生产下降,原材料需求下滑,直接影响到大宗商品的走势。然而紧随其后,出于对经济二次衰退的担忧,三季度各国纷纷再起量化宽松的经济刺激政策,美元大幅走低为大宗商品的上扬带来了空间。

  此外,在未来通胀风险上升、美国政府债务不断攀升的背景下,美国国债价格反而不断上升,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跌到了2.3%。

  “现在已经出现了类似当年日本低息期的套利空间,大量资金涌向利率较高、经济增长较快的新兴市场,如巴西、南非、印尼等,以赚取利差和外汇收益。”郝康指出。

  事实上,巴西的基准利率达10.75%,而南非的基准利率也达6.5%。自6月份以来巴西里尔、南非兰特对美元的汇价上升均超过了10%。

  “投资者操作的手法是这样的,以美元接近零的利率借入资金流入这些国家,这样就可以赚取可观的利差与汇价收益。”郝康解释道。

  因此,大宗商品、新兴市场、通胀保值债券、澳元等或成资金的追逐之地。但这种情况能持续多久?

  “短期内,大宗商品、新兴市场的牛市仍将持续,以黄金为例,至少半年内看不到下跌的可能。”郝康分析。“但美元最终贬值的力度,要看美国经济自身恢复的情况,美国最终的目的是要提高就业率,扭转内需为主的市场。而就今年的美国企业表现看来,其实美国企业个体的表现不错,比如英特尔、苹果等公司的表现一向强劲,但这并没有反映在就业率的提升上,因为目前的美国企业仍处于去杠杆化的过程,其业绩表现良好,更多的是内部效率的提高。”

  产能利用率的数据表现也支持了这一观点。产能利用率即设备利用率,是工业总产出对生产设备的比率,简单的理解,就是实际生产能力到底有多少在运转发挥生产作用。当产能利用率超过95%以上,代表设备使用率接近全部。反之如果产能利用率在90%以下,且持续下降,表示设备闲置过多。

  而2010年6月美国工业产能利用率为74.14%,相比2009年6月危机最低水平的68.34%有较大幅度提高,但仍显著低于2008年6月前三年平均水平80.81%,这表明大量设备闲置,失业率上升。

  “美元贬值的最终程度,要看产能利用率和就业指数等具体指标,一旦美国经济从这些方面正式复苏,则此波贬值可能会告一段落。”郝康指出,“其实我们的配置也对这种预期做出了调整,前期我们加仓的科技股、资源股上涨确实带来了不错的收益。但是现在我们已经开始调整资产配置,开始加配消费类股票。”

  大鳄云集黄金、能源

  艾因霍恩毫不掩饰其对黄金和能源类股票的偏好,其曾表示,目前美国政府的零利率政策持正在制造另一个泡沫,"我将看好并一直买进黄金。"

  亢奋的大宗商品市场更是大鳄云集,这首先体现在今年二季度美国华尔街一众顶级投资人加码黄金、能源股的操作上。

  彭博的消息显示,在信贷风暴时期成功下注沽空美国抵押贷款而一举成名的对冲基金大鳄保尔森,旗下的主要对冲基金在今年9月录得12%的增长率,并成功抹去今年以来录得的损失。

  保尔森公司的对冲基金上个月全线录得上升。该公司的Advantage Plus基金,通过从企业的活动例如兼并或破产中获得盈利,该基金上个月随着标准普尔500指数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反弹而获利。

  此外,彭博消息透露,保尔森的信贷机会基金上个月上涨3.9%,令该基金从今年初至今上涨幅度扩大至9.6%。同时,保尔森旗下的Recovery Fund9月上涨8.5%,今年初至今上涨7.5%。

  而这得益于对冲基金及投资大佬们对大宗商品市场灵敏的捕捉。此外,为抵御通胀,实物黄金和金矿企业股票成了投资大佬的热门投资对象,包括乔治·索罗斯、约翰·保尔森和明迪奇在内的对冲基金大佬们选择了黄金实物和金矿企业股票投资。

  以成功打了翻身仗的保尔森为例,根据其向SEC提交的报告显示,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保尔森掌管的31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保尔森公司持有3150万股SPDR Gold Shares,价值34.3亿美元,是该黄金ETF的最大持有人。今年第二季度保尔森公司持有的SPDR Gold Shares股份不变,为3150万股,截至第二季度末价值38.3亿美元。

  此外华尔街传奇人物明迪奇掌管的誉邦资产管理公司,今年第二季度买入了658万股全球最大的黄金ETF——SPDR Gold Shares(截至第二季度末,价值8.003亿美元),而目前该对冲基金管理资产超过130亿美元,这使得黄金ETF成为其第一大重仓股。

  索罗斯基金截至6月30日持有524万股SPDR Gold Shares,价值6.38亿美元。虽较第一季度末的559万股略减,但却是该基金的第一大重仓资产。由于索罗斯基金清掉不少其他资产,使得Gold ETF占该基金总资产近13%,高于第一季度末的7%。

  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在今年第二季度购买了19.5万股纽蒙特矿业公司的股票,除此以外还增持了巴里克黄金公司、金色田野矿业公司和金罗斯黄金公司。

  著名的伊顿公园基金也成为黄金的拥护者,其在第二季度购入了658万股SPDR黄金信托基金股份,截至6月30日该笔投资价值达到8亿美元,成为该基金的头号重仓股。此外,纽约欧米茄顾问基金当季购入54.2万股SPDR黄金信托基金股份,芝加哥巴亚斯尼资产管理公司购入32万股SPDR黄金信托基金股份以及10.2万股皇家黄金公司股票。

  而能源股也是大佬们大手笔加仓的目标。

  根据SEC的文件显示,超级富豪卡尔·伊坎旗下的对冲基金公司——伊坎联合公司(IcahnAssociates)在二季度重仓了近10亿美元的能源类资产,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操作是抄底漏油事件的主角BP。

  当然,除增持BP外,伊坎联合公司还增持了石油及天然气生产商阿纳达科石油、近海石油开采专家恩斯克公司等能源股。

  同样购入BP和恩斯克公司股票的还有全球著名的对冲基金经理艾因霍恩执掌的绿光资本,其不仅购入了BP的股票和认购期权,同时还买入了钻石海上钻探公司、马拉松石油公司、森科能源公司等能源类股票。

  艾因霍恩毫不掩饰其对黄金和能源类股票的偏好,其曾表示,目前美国政府的零利率政策正在制造另一个泡沫,“我将看好并一直买进黄金。”

  对冲基金饱噬大宗商品

  对冲基金研究机构Eurekahedge的数据显示,8月份对冲基金持续第2个月跑赢环球市场。其公布的Eurekahedge对冲基金指数于该月上升0﹒71%,本年首8个月的累积升幅达1﹒92%。

  除了华尔街的大佬以实际买入黄金、能源类股票下注商品市场外,对冲基金更是通过期货等手段进军商品市场。

  根据EPFR Global数据显示,在10月6日止当周,黄金及锡市场的表现创下纪录新高,使得商品基金表现出色,吸引7.06亿美元资金进驻,为连续第四周呈现资金流入。

  以黄金为例,从2月5日触及年内低点每盎司1043.75美元以来,至今已上涨了29%。而对冲基金早已布局,根据CETC最新公布的持仓数据显示,10月5日COMEX黄金期货的交易中,对冲基金所藏身的多头头寸已到227061万手,对比8月初的167800万手的多单量已上升近35%,其空单量仅为83450万手。而这是今年以来,对冲基金所藏身黄金的多单头寸一直保持的140000万手以上,近期最高在9月28日曾探至231457万手的高位。从去年初以来,对冲基金对黄金的空单量一直维持在70000万手的低位。

  此外,截至10月5日,对冲基金对白银的多单量为52081万手,空单量为4258万手;对精铜的多单量为45546万手,空单量为14037万手,NYMEX(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铂金的对冲基金多单量为22354万手,空单量仅为1157万手;NYMEX迪拜布伦特原油掉期的对冲基金多单量为5643万手,空单量仅为125万手。

  除了在重金属市场的重拳出击,对冲基金业没有放过今年年中以来就呈现牛市的农产品(000061)。以大豆为例,根据CFTC数据显示,截至10月5日,对冲基金在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大豆持仓中,多空对比悬殊,多单量高达138558万手,空单量仅为15838万手。

  与此同时进行着的是对冲基金对美元的做空,今年2月初,当美元尚处于79点附近时,之前一直做多美元的对冲基金开始转向,不再做多。随后至6月初,美元进一步大幅上行至88.71点,涨幅超过10%,但基金却在不断兑现多头获利。至9月底,基金在美元期货市场的战略持仓再度由净多开始转向净空。

  这一策略,使得对冲基金收获颇丰,对冲基金研究机构Eurekahedge的数据显示,8月份对冲基金持续第二个月跑赢环球市场。其公布的Eurekahedge对冲基金指数于该月上升0﹒71% 本年首8个月的累积升幅达1﹒92% ,而可供比较的是MSCI世界指数8月份下跌3﹒69% ,本年迄今及下跌7﹒51%。

  IIF:今年流入新兴市场资金将达8250亿美元

  根据追踪全球基金资金流向机构EPFR Global的最新数据显示,从9月30日-10月6日流入新兴股票市场的资金规模高达60亿美元,创下33个月高位。

  对于投资品种,大鳄们追逐黄金和能源,而对于投资区域,毫无疑问是新兴市场。

  “随着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利率差进一步扩大,资本向新兴经济体转移的趋势是很自然的事情。”郝康指出。

  事实上,在美元疲势加上美国将祭出新一波量化宽松措施的预期下,资金如水银泻地般被投入新兴市场。

  根据追踪全球基金资金流向机构EPFR Global的最新数据显示,从9月30日-10月6日流入新兴股票市场的资金规模高达60亿美元,创下33个月高位。

  事实上,这种资金的流入早已开始,在第三季度,在全球货币贬值的情绪开始高涨时,环球新兴市场第三季资金流入高达229﹒78亿美元,而发达国家市场,包括美国、日本等股票市场同期却遭到基金撤资近441亿美元。其中,美国首三季的资金流出总额达492﹒5亿美元,第三季的资金流出为275亿美元。

  其中,中国A股市场第三季表现一般,但EPFR Global的数据显示,A股市场单季度内却录得资金流入近16亿美元,是新兴市场中吸引资金流入最多的地区。EPFR报告显示,中国基金第三季吸资15﹒82亿美元,短短一个季度,已占今年前九个月资金流入总额27﹒13亿美元的58%。

  “中国市场的反应已经算是后知后觉了,以煤炭资源类股票为例,香港市场的相关股票早在国庆节前就已经大幅飙升,而A股市场则在节后才呈现出上升态势。事实上,我们前期已经注意到香港市场在这种美元贬值态势下呈现的资金流入状况,虽然香港市场近期有所回升,但其与其他亚洲市场在同期的升幅仍不可同日而语。”郝康指出。

  而这种资金向新兴市场流入的趋势在进入10月份后越演越烈。

  EPFR Global的最新数据显示,从9月30日-10月6日,其所追踪的新兴市场股票基金资金流入创下2007年末以来最佳的一周表现。全球新兴市场的基金资金流入高达37.4亿美元,为史上最高纪录。

  南非及俄罗斯等生产大宗商品的区域吸引最多资金流入,而非洲股票市场的基金资金流入单周表现则为史上第二佳。

  此外,尽管巴西于10月4日决定将外资投资国内固定收益债券的税率加倍,但股票买家毫不退缩。从9月30日-10月6日,基金资金流入巴西股票市场的规模创156周高位,为金砖四国当中表现最为突出的一个。

  与此同时,发达国家股票市场则仍旧不受投资人待见。全球股票基金的资金状况在八周来第七度呈现流出,在发达国家中仅有欧洲股票市场吸引到基金资金流入。然而,资金主要是流入到德国、瑞士及英国相关的基金投资中。

  而美国市场也依旧呈现资金流出状态。在10月6日当周,投资人自美国股票基金赎回31.8亿美元,创五周高位。因最新数据显示,日元兑美元改写15年新高,令投资人心存疑虑,日本股票基金的资金情况则更为不妙,15周来第14度出现流出。

  事实上,基金资金对新兴市场的狂热仅仅是热钱态度的一个缩影。热钱涌进以亚洲为代表的新兴市场的态势相当惊人,研究机构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以下简称IIF)预期,今年流入新兴市场的资金达8250亿美元,对比同期大增30%。以亚洲地区为例,其预测今年亚洲地区的私人资本流入额达到 2700亿美元,明年数目也相若。

  而这些涌入新兴股票市场的资金也在此轮“货币战争”中收到了丰厚回报。

  以在香港市场发行的海外投资基金为例,根据香港投资基金公会(IFA)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0月8日,新兴市场基金全线跑赢发达地区市场基金。

  其中,截至10月8日,菲律宾股票基金的一年回报率高达72.08%,而印尼股票基金的一年回报率则为49.14%,泰国股票基金为47.48%。马来西亚股票基金、东盟股票基金、新加坡及马来西亚股票基金、亚太(日本除外)小型企业基金和印度股票基金的一年收益率均高达30%以上。

  而相对比之下,发达地区的股票基金收益率则显得惨淡许多,其中以欧洲地区股票基金最为黯然。根据IFA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8日为止,在香港地区发行的欧洲货币基金一年收益率为-4.52%,欧洲(英国除外)股票基金一年收益率为-1.31%,日本小型企业基金为-1.07%。此外,欧洲单一国家股票基金一年收益率为0.22%。

  从具体基金的表现看来,投资于新兴市场的基金更是表现突出,截至10月12日,香港市场投资于海外市场的基金中,表现最好的前五位基金全部被新兴市场基金囊括。其中,德盛泰国基金以今年至今64.54%的收益率遥遥领先,其仅三个月收益率为34.86%,此外JF菲律宾基金近一年收益率为63.41%,富达泰国基金和东方汇理泰国基金也已近60%的收益率排名前列。

  与之成为对比的是,投资于日本市场的基金全部垫底,其中JF日本小型企业以今年以来20.49%的亏损名列最后,GAM基金/日本小型公司股票、景顺日本小型企业基金和JF日本店头市场基金今年以来的收益率也在-9%到-17%之间。

  而这背后是新的货币形势下,新兴经济的崛起。IIF报告将2010年新兴经济体的增长预期自6.5%上调至6.7%,然而发达经济体2010年的增长预期仅为2.5%。

  IIF指出,“亚洲和拉丁美洲预计将实现较强劲增长,欧洲新兴经济体的增长速度可能慢于此前预期,因欧元区债务危机引发的担忧挥之不去。”

  IIF指出,许多主要发展中国家继续实现惊人的增长率,尤其是亚洲和拉丁美洲地区,其中不少国家已开始上调利率以防止通货膨胀。这些国家几乎毫发未损地摆脱了全球金融危机,这使它们逐渐成为安全且受欢迎的投资目的地。在与成熟市场的极低利率水平进行比较后,投资者们成群结队地涌入新兴市场来捕捉更高的收益率。

  “美元贬值的预期还很大,长期来看,美元贬值对于新兴国家而言也未必不是好事,就中国而言,人民币升值固然会造成出口企业压力加大,但也会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其加速产业结构的调整,这种机构的调整是必须的。”郝康表示。

  “中国目前作为全球制造业中心的地位不会被动摇,中国企业的出口从最早的原材料加工为主,到现在以机电产品为主,事实上中国制造业中心的地位在增强。此外,目前传统产业的竞争力在增强,而且这次金融危机消灭了很多对手,而传统产业本身有升级的概念,所以中国全球制造业的地位在这次金融危机中没有衰弱反而得到增强。”一位北京基金公司的投资总监对记者指出。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